第699章 想得还挺美

    这个女儿是什么心性,赫连夫妇早已在半年的接触中一清二楚了。

    她既然提出来了,那就只是通知,而不是征求意见。

    两人只能让她保护好自己,有什么危险一定要通知家里人。

    听到家人的时候,苏九还是有点触动的。

    “爹娘,你们也好好照顾自己。”

    欧阳蕴和赫连歌顿时喜极而泣。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听见女儿喊他们爹娘呢。

    赫连聿则有些吃味,但是他看得出这个妹妹对于哥哥似乎挺抗拒的,估计跟她以前的经历有关系。

    苏九没过多久就走了。

    赫连聿目送着她离去的背影,沉默着跟着爹娘走回去。

    走进前厅之后,他忽然沉声道:“爹,娘,我决定了,我也要去南幽大陆闯一闯!”

    欧阳蕴和赫连歌一怔。

    三秒后,猛地点头。

    欧阳蕴:“好好好,你去了之后,娘还放心一点呢!”

    赫连歌:“你需要什么跟爹说,人手还是钱?你说!”

    赫连聿:“……”

    不是,他们就不挽留一下?

    *

    晚上,苏家。

    苏圣叨了一个鸡腿给苏九:“吃饱点,好上路!”

    苏九:“……”

    这话怎么听这么别扭呢?

    众人也是嘴角狠狠一抽。

    苏圣没觉得哪里不对,继续道:“等你混的出人头地,爹再去找你。”

    他没有自不量力的要跟她一起去。

    以他的修为,跟过去也就是添麻烦。

    同桌的其他人,何尝不是这个想法。

    虞珺喝汤的动作顿住,抬起头:“小九,你是要去南幽大陆是吧?”

    苏九抬眼:“是。”

    虞珺点点头,没有说话,又低下头,继续喝汤。

    虞儿红着眼睛,偷偷的抹眼泪。

    戴思绮也低着头,叭叭的掉眼泪。

    “……”

    苏九有那么一瞬间还以为自己已经命丧黄泉了。

    祁绍抬头,甩开情绪:“祝你一路顺风,半路……呃,差点刷说瓢嘴了……祝你早点闯出来,然后带我们去浪!”

    谢忱举起酒杯,却是保证:“我们俩一定会过去找你!”

    苏九:“??”

    让她一个去打江山,到时候他俩去享福?

    想的还挺美的!

    苏九压下吐槽,举了举酒杯,仰头饮尽。

    祁绍和谢忱心里酸溜溜的,还不能表现出来。

    这顿饭吃的,除了苏九之外,大家都很伤感。

    *

    天色麻麻黑,鸡都还没打鸣呢。

    苏九挨个进了祁绍和谢忱的房间,一人给了一脚。

    直接踹下床。

    “美梦做完了吧?赶紧收拾走了。”

    十分不耐烦的语气。

    祁绍和谢忱一夜都没睡,这会刚刚闭上眼。

    哗的一下!

    两人就跟鬼上身了一样,也不说话,收拾东西,穿衣服。

    搞定!走起!

    两人头发都没梳,随便捞了两把,束起。

    苏九带着两人离开,到了城外之后,直接撕破空间。

    把祁绍和谢忱丢了进去。

    她之前问过墨无溟南幽大陆的具体方位,所以并不担心定错地点。

    由于墨无溟最近一直在调查独孤霸业的事,且这两日有些转折点。

    她心疼他,不想让他来回跑,毕竟撕破大陆空挺耗力的,

    所以没告诉他自己去的时间,准备来个爱的惊喜。

    此刻的她,还不知道,惊喜变成了惊吓!

    *

    墨九变苏九,少儿郎变女儿郎,正牌赫连家大小姐,苏九与墨无溟定亲。

    一条条炸裂的消息,是两日后传进神龙学院的,把修元系和丹系的学生,炸的外焦里嫩。

    赫连聿所在的学生会,到处都是学生。

    比每年加入学生会来排队的学生多了不止不止一倍!

    一年级到四年级的,几乎都过来了。

    学生会史无前例的画面!

    墨九,那可是双系争抢的大宝贝啊!

    那时,大多数人都以为他二十岁左右

    倒不是墨九显老,而是他修为强悍,谁敢去想一个十六岁的元皇?疯了还差不多!

    再者,他不仅是元皇高手,还是个炼丹师,在炼丹方面的天赋,秒杀丹系所有学生,本命火种更令人垂涎三尺,再加上他还是四品中期的品阶!

    在这种种的一切之上,突然爆出真实身份乃是赫连家被掉包的——女儿!

    但凡换个人,都是引起别的羡慕嫉妒恨的!

    可偏偏苏九在四九城混的风生水起,其成名度不低于赫连家之下!

    曾经以为他是个男子,他们还能安慰自己。

    现在得知她是个女子,他们除了喊牛逼之外,恨不得把膝盖送上去!

    “从今天开始墨九就是我的择偶标准!少奋斗五十年!”

    “滚,人家现在叫苏九!你奋斗一百年都达不到!”

    “从今天开始苏九就是我的择偶标准!少奋斗一百年!”

    “……”

    我可去你妈的吧。

    众人等了很久,结果没等到赫连聿,反而等到了赫连聿退学的消息!

    “卧槽?赫连学长还没到三十岁,他怎么可能英年退学!”

    卫帆无语的看着这群学生,“赫连学长就是退学了,从今日开始,我担当学生会的副会长!你们要是没事,别都在学生会堵着路!”

    一听见对方现在是副会长,众学生们立马闭嘴了。

    他们以后还得赚金币,不能把学生会以后大佬给得罪了。

    万一给他们穿小鞋怎么办!

    众人没看到赫连聿,都失望的离开了。

    卫帆擦了擦额角的薄汗,转身,往副会长的书房走去。

    赫连聿还在那里收拾东西,听见脚步声,淡淡的道:“解决了?”

    卫帆翻着白眼,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你真的要退学啊?我顶不住啊。”

    赫连聿手上动作不停,一边收拾边道:“这两个狼毫笔给你留着,抽屉里的朱砂挺好用的。”

    卫帆皱着脸,烦得不行:“你说咱们学院的正会长都多久没人了?怎么学院还不设立啊?”

    赫连聿不急不缓的:“我看过正会长的名单,一直处于在位状态。说明一直是有人的,但是没有出现过。”

    卫帆:“……”

    这可能吗?

    他怎么从来没见过?

    赫连聿收拾好之后,没有留恋的走了。

    对比自家妹妹的经历,他的确是有点养尊处优,像是笼子里的金丝鸟似的。

    所以这次去南幽大陆,也不单单是为了妹妹,更为让自己脱离赫连聿的身份,好好历练历练。

    *

    南幽大陆。

    祁绍坐在谢忱的脸上,脑袋有点晕乎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