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8章 离开前夕

    拍卖场一众兄弟们堵在门口。

    苏九问:“何事?”

    一将挠着头:“呃……墨老大,你真的是女的吗?我们绝对没有别的意思!我们就是好奇!你怎么……没胸。”

    苏九挺平静的回:“嗯,我回去让墨无溟来跟你们说。”

    一将头皮发麻:“不用!我滚!”

    当场表演了个就地打滚。

    二将跟着上:“墨老大……”

    苏九抬下巴:“我扛不动刀了?”

    二将:“我滚!”

    三将:“我滚!”

    众兄弟:“……”

    你们能不能拿出一点勇气!

    前方寒冽如冰的眼神,犹如两把利箭射,忽地过来。

    众兄弟:“我们滚!”

    苏九:“……”一群弟弟!

    麟霄忍俊不禁:“你这群手下可真有意思。”

    苏九语气挺冷:“再有意思,不忠不义我一样剁成肉渣。”

    麟霄莫名地替五个堂主捏一把冷汗。

    按理说在修为上,苏九觉得不是五个堂主的对手。

    可她身上就是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仿佛只要她想、只要她乐意、就一定会把你搞的生不如死!

    希望五个堂主不要因为她是女子,或者因为她年纪不大而轻视!

    否则,那就……自求多福吧。

    因为苏九的身份公布,角斗场的人比平时多了数倍。

    可惜苏九并没有现身,从后面的侧门离开了。

    白濯的事情耽误不得,她要迅速去把没办完的事情办完。

    狄子凡和聂席霖听见苏九的话,都有些不敢相信。

    狄子凡:“没有晶石,不用这么急吧?”

    聂席霖:“跨大陆的阵法,风险会不会太大了?万一晶石不够呢?”

    苏九把一张卡递过去,淡淡的开口:“晶石的下落我有了,你们不用考虑这个,先把看中的地方都买下来。”

    狄子凡拿着卡,感觉有点烫手,“这个卡是?”

    “他们帮我在角斗场办的卡,你先拿着用。”

    苏九的语气太随意了,随意到狄子凡和聂席霖都在想,可能这卡里也没多少钱。

    直到某天他们去买房的时候,被里面的余额险些吓晕过去!

    苏九给卡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这卡带到南幽大陆也刷不出去,空间里的金银财宝又被她塞得满满当当。

    不如把卡留给他们当做建立传输阵法的资金,让他们放开了去干。

    狄子凡和聂席霖这段时间也确实看中了好几个地方,价位都很高,但是特别适合立阵法。

    狄子凡激动地的嘴都瓢了:“九爷…爷……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聂席霖跟着还补了一句:“对!你就是咱爷爷!”

    苏九:“……”

    我生不出来你们这么大孙子。

    *

    四九城,茶馆。

    “今日说的乃是真假千金,话说那赫连家真千金被掉包……”说书的大爷,手里拿着小醒木,敲得咚咚响:“再说那真千金乃是那名声远扬、出自神龙学院,双修天才墨九!”

    声音此起彼伏,把人说的热血沸腾。

    吃茶的客人,都在齐声都在呐:“说的好!”

    “滚!哪来的小乞丐!”

    门口进来听书的客人,踢了一脚靠在门边脏兮兮的“乞丐”。

    头发凌乱,浑身脏兮兮的中年乞丐,半条腿废掉了,手里端着一个破碗。

    他看向踢他一脚的人,不甘心的问:“墨九是苏九……苏九是赫连家的小姐,这是真的吗?”

    客人忽然被拽住袖口,顿时恼怒的一脚把他踢下了茶馆的台阶。

    破碗也因此摔成了几半。

    乞丐的趴在地上去捡碗。

    却看见一双满是污渍的鞋子。

    乞丐惶恐的瞪大双眼,就要往后缩。

    然而那双满是污渍的鞋子已经踩在了他的手背上,用力的碾压几下:“老东西,你再跑啊?”

    “啊……骞儿,爹是迷路了,没逃跑啊。”欧阳耀趴在地上求饶,再无往日光辉。

    他的腿是被欧阳骞打断的,那次之后,他们还打过几次,欧阳耀终于被打怕了。

    欧阳骞身上的旧伤虽然好的差不多了,前途却全毁了。

    神龙学院把他开除了,欧阳家败落了。

    他把欧阳家老宅卖了,想要出去做生意。

    但是因为曾经狗仗人势欺负了太多人,处处遭奚落,还被人坑骗了钱财。

    总之,过生不如死。

    谁知又传出墨九真实身份的消息,他既震惊又愤怒!

    他心爱的赫连九死了,还要被污蔑是小姑母杀的。

    是的,他认为虎毒不食子。

    肯定是赫连夫妇把赫连九杀了,还要嫁祸给欧阳锦。

    可他又没办法替赫连九报仇,只能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到亲爹身上。

    欧阳耀被打的半死,半夜趁着欧阳骞睡熟了才爬出破庙的。

    眼下只要想到回去还要挨打,他就恨不得一头撞死。

    但是欧阳骞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抓住他的领口,就跟拖牲口一样,离开。

    欧阳耀想要大喊,却又忍住了。

    放荡的大半辈子,现在看他们父子变仇人的好戏,他做不到。

    至于被拖走的下场,究竟是生还是死,那就未可知了。

    街道边。

    苏九单手负背而立,身边站着赫连聿。

    两人当然认出了拉扯离开的欧阳家父子。

    赫连聿叹了口气:“养而不教之过。”

    苏九脸上没什么表情。

    对于欧阳家的人,她没亲手都弄死,已经是看在欧阳蕴的面子上了。

    两人漫步在街道上。

    天气较热,路上的行人不多。

    也没多少人留意到四九城舆论中心的主人公在这闲逛。

    赫连聿:“你真的要离开这?”

    苏九:“公布身份,自然要做到极致。”

    对于公布身份的理由,赫连聿也是知道的。

    他有些失落:“有墨无溟照顾你,我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苏九没吱声。

    虽然已经没有以前那么排斥他这个哥哥的角色了,也没有让他跟自己走的太近的想法。

    选择公布身份的原因之一,她是想把事情闹得更大,引起更大的关注力。

    但只有她自己知道,最大的原因,如她所言,是想给墨无溟一个名分。

    如果他为了她做了那么多,而她却连一个家都不认,给不了他明确的身份,那她都会鄙视自己的!

    两人一路上回了赫连家。

    欧阳蕴提前就得了消息,让人准备好了一桌子的饭菜。

    苏九一直都没多说什么,直到吃完饭,才把决定告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