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白濯作死记

    *

    翌日。

    太阳升起的一瞬间,墨九是赫连家小姐的事情,再次被推上另一个高潮。

    而当事人苏九,完全不知道这一切的发生。

    穿的还是以往的男装,抹额又重新系在额头。

    身材被盖住,再次一马平川。

    墨无溟昨晚去了南幽大陆,早上回来,拎着不少四九城的早点和小吃。

    苏圣早早地就起来了。

    掌柜和店小二跟前跟后的看着他,生怕他伤好之后有后遗症。

    一群人吃了早饭,还是挺和谐的。

    当然也有那么一两个存在。

    虞儿还在生闷气,看见苏九就哭。

    虽然他外形跟以前一样,但昨日的形象已经深深地刻在她脑海里了。

    虞珺只能哄她,但是心里却很开心。

    这事情说开了之后,就不用急着离开了。

    虞儿年纪小,很容易受到环境的影响,留在这里,无疑是最好的。

    在他们安安静静吃早饭的时候。

    拍卖场的一众兄弟,还在鬼哭狼嚎。

    他们昨天吃完喝多了,早上醒了在厉旻苍那得知了昨天的事情。

    险些当场入土为安!

    这不,这会兄弟们都四角八棱的躺在拍卖场。

    厉旻苍去买来的早饭都不香了。

    “墨老大竟然是女的,他竟然是……赫连家的大小姐……赫连九居然是个冒牌货!

    “唉……我听说、墨老大昨天穿了女装……”

    “呜呜……我去什么雀云楼啊!去赫连家不香吗!”

    众兄弟们后悔的扼腕不已。

    厉旻苍拿出自己那一份,慢慢吃。

    经过一夜的消化,他早就平静了。

    墨九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有足够强大!

    强大到他们连人家的尾巴都看不到,他有什么资格说人家是女的呢?

    对比厉旻苍刚开始对姬芙蓉的反应,这段时间他的性格也是改变了不少。

    再说角斗场的麟霄,听见这些事的时候,气得差点从床上蹦起来。

    狗师父害他错过一个这么重要的场合!

    阿嚏——

    远在南幽大陆的白濯狠狠地打了一个喷嚏。

    他揉着鼻尖,不耐烦看着五个堂主:“我跟你们讲,这个继承人是我从神武大陆挖来的。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她那个人精明的很,你们要不是真心臣服的话,到时候吃亏是你们。”

    五个堂主在第一次听闻白濯把白家的一切交给一个外姓的姑娘的时候,就极其的不满。

    现在又跟他们说什么,对方过几日就来南幽大陆露脸了。

    一个小姑娘,好好的待在神武大陆的角斗场不好吗?

    非要来着南幽大陆这种地方,碍他们的眼!

    几人脸色又黑了几分。

    大堂主道:“家主,麟霄分明不错,还是你一手带出来的,你怎么就认真不把白家给他?

    白濯直接怼回去,“麟霄是她的手下败将。

    大堂主一闷。

    二堂主接着道:“就算麟霄输了,可在别的方面,女人终究是抵不过男人的!”

    白濯只要一句:“麟霄是她手下败将。”

    二堂主:“……”

    没法沟通。

    白濯才不想跟他们废话,“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给骗来南幽大陆的,你们务必拿出十二万分的真心!”

    三堂主开了口:“强者为尊,适者生存,若是她没本事的话,我一定会把她踢出去!”

    白濯瞥了他一眼,“你咋这么会吹牛逼呢?有本事把我踢出去啊?”

    三堂主脸一垮:“家主,咱不是在讨论、继承人的事情吗?”

    白濯哼了一声,瞥了一眼其他四堂主跟五堂主:“你们俩要说什么一并说了,省的我烦!”

    并没有打算开口的四堂主和五堂主:“……”

    这就是传说中的躺着也中枪吗?

    “我这段时间都会藏在总堂这里,除了每日送饭菜之外,谁都不许打扰我。”

    白濯摆摆手,让他们赶紧走。

    五个堂主只好离开了。

    对于那个还未来到南幽大陆的继承人,充满了敌意!

    *

    墨无溟陪苏九吃完早饭,又回了南幽大陆。

    苏九去拍卖场,就看见的一片东倒西歪的人。

    “你们昨晚偷鸡摸狗去了?”

    清冷的声音响起。

    众人倏地扭头,面露惊喜。

    扭头过去的瞬间,忽然不想要这颗头了。

    没有穿女装!!

    啊啊——!

    众人发出了土拨鼠的尖叫声。

    “……”

    神经病。

    苏九转身去了麟霄的房间。

    此刻他两眼无神,歪着头,要不是还有起伏的胸膛,就跟死了差不多。

    苏九抄着双手,眉头微蹙:“做什么?”

    麟霄幽幽地眼神看过去:“为何不叫我去赫连家?”

    苏九眼神一冷,忽然就有点手痒。

    这一个个的都欠的不得了!

    麟霄瞬间坐直:“呃,恭喜你认回亲身父母。”

    苏九白了他一眼,“你有濯叔在南幽大陆的势力分布图吗?”

    听见这句话,麟霄开心的头发差点竖起来。

    强压下兴奋,皱眉:“我可以画给你。”

    苏九点头,“行。”

    麟霄明明开心的嘴角都要翘起来了,还用手压着,担心的:“师父应该不会有事吧?”

    苏九不善安慰人,也不想浪费时间,回道:“有时间想这个,不如把分布图画出来。”

    麟霄:“……”

    果然不能用寻常的招式去套路她。

    麟霄也不瞎逼逼了,下床拿纸笔,将五个堂主的所在位置画出来了。

    这一画就是半个时辰,毕竟要标注的东西有很多。

    苏九去了拍卖场。

    麟霄画好之后,就送了过去。

    坐在房间里,颇为认真的给苏九指点上面的位置。

    苏九面上平静无波,只是问:“你半点线索都没有?在这五个里面你怀疑谁?”

    麟霄佯装思考状,摇了摇头:“没有,大堂主跟二堂主比较严肃,平时对师父也是很恭敬的。我实在是想不出来是谁……”

    苏九微微眯眼,“你确定跟抢夺神兽血脉的势力无关?”

    麟霄重重的点头:“我确定,因为抓走我师父的人,身上有白家的标记!”

    千万不能让她路走偏了,不然有危险不说,师父肯定要找他算账。

    ——这叫个什么事啊!

    苏九略作沉吟,将分布图收进了空间。

    麟霄暗暗吐了一口气,希望一切进行顺利。

    “墨老大——!”

    房门外传来声音。

    苏九跟麟霄已经谈完了,起身走出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