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5章 唯一的赫连小姐

    众人还没来得及从赫连歌的话刺激之中回神,突然又被砸了一榔头。

    直接冲着脑门砸的,眼睛都在冒星星了。

    有人好不容易回神,吞咽着涂抹:“你,你别瞎说!”

    也有人捂着嘴,瞳孔逐渐放大:“好好好……好像真的……真的是墨九啊……”

    造成这种局面的罪魁祸首,俨然跟没事儿人一样经过他们桌边。

    近距离一看,那张美艳不可方物的脸,不是墨九还是谁!

    曹尼玛!

    他胸前两团是怎么回事!

    塞的什么进去?怎么跟真的一样?

    众人抱头,感觉自己疯了。

    又有人喃喃的:“凤……尾尾尾……花花……”

    “……”

    众人瞪大双眼,脑袋像是被龙卷风席卷而过。

    赫连九额间也有凤尾花,可赫连家主刚才说苏九是他们的唯一的女儿,且她额头也有这朵凤尾花!

    苏九……墨九……苏家……苏——?

    卧槽!

    墨九就是苏九!

    本年度最大的的——毒瓜!

    随便吃哪口,都他妈的要命!

    对比其他人的反应,主桌上众人已经震惊的失了声。

    他们呆呆的看着苏九跟墨无溟入座,然后朝着他们打招呼:“你们好,我是苏九。”

    清冷的声音未变,搭配这身女装,却不显得违和!

    “……”

    主桌还是一片寂静。

    全部都是张着嘴,目光呆滞,愣愣的看着那个自我介绍的少女。

    酒菜早已摆满了桌面,却吸引不了任何人的注意。

    祁绍率先打破沉默:“恭喜九哥,全家团圆!”

    谢忱也举起酒杯:“恭喜九哥!找回父母!”

    淡定的声音,就跟捅别人心脏的小刀子一样。

    “谢谢。”

    少女随意扬了扬酒杯,鲜明的五官,惹眼的不像话。

    颜花犯第一次看见苏九穿女装,两眼发直,心里发酸。

    这时,虞儿昂着头,张着嘴,崩溃的大哭:“呜呜呜……啊……我的九哥哥怎么变成女的了……呜呜……啊……”

    贼伤心。

    可却又平添了几分喜感。

    戴思绮巴巴的看着面前的大美人,怎么也无法跟之前的墨九联系到一起。

    颤着声:“你,你真的是女的?”

    苏九挑眉,“不够明显吗?”

    没有护身禁,她的身材好让人喷鼻血。

    不是那种无脑大,而是凹凸有致。

    戴思绮无言以对。

    姬芙蓉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不论她是男是女,都是她九爷。

    但是东方异脸颊抽搐,感觉自己呼吸都不顺了,指着苏九:“你……你是赫连家的小姐?那,那赫连九呢?”

    不得不说,他这句话问出在场所有人的疑惑了。

    欧阳蕴的神色有过一瞬的伤感,声音很气愤:“赫连九是我妹妹的女儿,半年前,我们得知她将我女儿与她女儿掉包,且利用诡秘之法将我女儿身上的天赋偷过来放在了自己女儿身上。若非是我女儿福大命大,恐怕已经命丧黄泉了。最令我痛恨的是这些时间我那生父也牵连在其中!算计自己亲外孙女!”

    哐当!哐当!

    一个又一个的巨瓜砸中脑袋。

    只是这瓜,吃的人心里恼火。

    欧阳家一直仗着赫连家的名声享受各种好处,居然还在暗中动手脚!

    怪不的欧阳蕴跟欧阳家划清界限了,原来欧阳家居然如此无耻!

    活该他们家破人亡!

    停滞了片刻,赫连歌开了口:“今日不但是要认回我赫连家的女儿,还要告诉大家一个喜讯,今天是我家九儿跟墨无溟定亲的之喜!”

    众人一惊。

    所以墨……呸!苏九跟墨无溟他们俩是一男一女,两情相悦,天作之合的神仙眷侣!

    尼玛!

    众人深深的感觉自己被欺骗了。

    说好的断袖呢?

    怎么变成阴阳相合了!

    轩辕院长呆呆的,耳边回放着苏九的声音:“我是女的。我是女的。”

    连续两次,那么坦然的告诉他。

    可他怎么说的来着:说她发烧了!迷怔了!

    原来迷怔的是他自己啊!

    轩辕老院长和东方家主也被这个消息冲击半响没吱声。

    普通的小家族,根本不知道他们有多忌惮墨九!

    一个把四九城搅得天翻地覆,天不怕地不怕,看谁不爽就搞谁的少年,突然变成了一个少女。

    这其中的反差,着实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的。

    主桌:“……”

    保持着一片寂静。

    厉旻苍,狄子凡,聂席霖三人有点想哭。

    他们一口一个九哥,一口一个九爷喊着的人,突然变了性!

    而且只有十六岁!十六岁……

    他们以前还以为是二十岁呢!

    轩辕亦然啪的拍了下桌子,后知后觉:“怪不得你跟赫连聿走的那么近!搞了半天是因为你是她亲妹子,那赫连九是个冒牌货!”

    苏九的性别她早就知道了,只是惊讶她的身份。

    轩辕欢唇瓣发干,面色发白的,脱口问道:“那赫连九呢?”

    此话一出,再次吸引众人注意力。

    他们甚至想要拍掌叫绝。

    什么叫有眼力劲儿,看看这就是!

    他们好奇什么,这些人就问什么!

    提及赫连九,赫连夫妇有短暂的沉默,赫连聿也是。

    到底是在身边养了那么久,实在是难以轻易地忘怀。

    赫连歌轻叹了一口气,“半年前,我那疯狂的小姨子就亲手把她杀了……”

    说着,他眼圈还有点红了。

    众人皆是一静。

    我靠!

    还有什么暴风雨请一起来吧!

    让给我们沐浴在冰冷的暴风雨中——好好地静一静!

    赫连聿吐了口气,“今日公布这些事,只是想要还我妹妹一个公道,以及恢复她的身份。其他的都不重要!”

    众人纷纷看向那红衣少女。

    他们很想想要心疼这个被掉包的赫连家大小姐。

    可偏偏……人家这位,元皇高手,四品中期炼丹师,容貌,都他娘的是一绝!

    心疼她,还不如自己呢!

    总之,认回苏九这个女儿,赫连家那是捡了大便宜了!

    魏深用脚踢了踢旁边的东方异:“天赋容貌气质都不如赫连九哦?”

    东方异:“……”

    有没有老鼠洞,让我钻一钻?

    轩辕老家主恢复了常态,调侃道:“小丫头,藏的可真是深呐!”

    苏九淡笑着起身,敬了他一杯酒。

    这一杯酒也是给足了老爷子面子。

    轩辕老家主笑着问墨无溟:“婚期定在何时了?到时候可别忘了请我这个老人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