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章 不成亲也可以给你名分

    并不知这师徒俩所作所为的苏九,已经让人把神武大陆翻了个遍。

    事实证明,他们在神武大陆隐藏的很成功,任何痕迹都没有。

    另一边,墨无溟接到南幽大陆传递的消息。

    白家在南幽大陆的各处势力完全没有表现出异常,不太像白濯出事的样子。

    两人都陷入了奇怪之中。

    “我爹说他追踪到两个大陆,会不会是别的大陆?”苏九问道。

    墨无溟微微摇头:“不一定,可按理说白濯他们轻易不会离开神武大陆,毕竟他是知道他随时都会处于危险之中的。况且,消息不是麟霄传回来的吗?比起通知你,难道不是通知南幽大陆那边更有力。可白濯的部下完全没有得到消息。”

    苏九手扶下巴,陷入了沉吟。

    就在两个想不通的时候,角斗场再次传来了消息。

    麟霄重伤回来了!

    当下,苏九和墨无溟就赶去了角斗场。

    麟霄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面色苍白,胳膊上有剑伤。

    “小迟,墨九来了吗?”

    角斗场的小迟,凑到床边,正准备给他处理胳膊上的伤,“已经让人去请了,你先别动,把伤口处理一下。”

    伤口处理好了,他还要墨九来干嘛?

    麟霄心里腹诽,面上很痛苦的甩手,“我的伤不重要……快去把墨九找来!”

    小迟手里的药都差点被麟霄给打掉了,“少主,属下已经让去请墨少了。”

    麟霄迷迷瞪瞪的,安静了下来。

    小迟又伸手,还没等落下……

    麟霄啪叽一巴掌甩在他手上,把他手里的清理伤口的给打掉了。

    开玩笑,墨九来之前处理好伤口,那他岂不是白挨了两刀?

    小迟很着急,“少主,你身上的伤口有点深,再不处理只怕……”

    麟霄翻着白眼,疼得直想骂人。

    伤口深不深他能不知道吗?

    所谓的刺激,就是他娘的砍他两刀,让他回来做戏!

    想到这个,他就想吐血!

    苏九来的很快。

    麟霄的血却是没白流,一眼看过去,他几乎躺在血泊里,显得情况特别严重。

    苏九脸色微沉:“干什么吃的?废物吗?”

    快步上前,扯开跪在床边束手无策的小迟。

    听见苏九的声音,麟霄抬起头,气若游丝的:“师父……师父大劫……”

    噗通,倒在床上。

    这下真是不省人事了。

    苏九冷着脸,给他喂了一颗修复丹,然后快速处理了伤口。

    麟霄这死心眼,也得亏是苏九炼成了修复丹,要不然这次恐怕真有生命危险!

    不过,也正因为他这一点,苏九才没有多想。

    麟霄是晚上才醒过来的,整个人还有点懵逼。

    卧槽,我怎么还真的晕了?

    他这般想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醒了?”

    苏九声音让麟霄后背一僵。

    他扭头看去,才发现对方坐在桌前,清冷的看着自己,“你……”

    开口方才发现,嗓子快要冒烟了。

    苏九已经端着一杯茶走了过去,递给他:“喏。”

    麟霄接过茶杯,咕嘟嘟喝完,才感觉嗓子好了点。

    苏九抄着双手,站在床边,神色冷然的看着他:“到底发生何事了?濯叔怎么了?”

    麟霄低着头,声音很沉:“我跟师父原本是去南幽大陆办事的,去的途中出的事。”

    苏九嗯了一声,示意他继续说。

    麟霄捏着杯子,语气很愤怒:“我一开始以为是对方是冲着白家血脉来的,匆匆给你留下信就追了过去。谁知道,等我追过去了才发现,原来是白家出了内鬼!”

    苏九微微皱眉:“不是说五个堂主都是白家老臣吗?”

    麟霄低着头,眼梢不经意间抽了抽,抬起头,还要装作痛苦:“我相信白家老臣是不会背叛我师父的,我只是怀疑……五个堂主身边有什么内鬼。我现在深受重伤,我不能去南幽大陆调查了,小妹,你一定要去找到师父,替师父清理门户啊!”

    苏九没有怀疑他的说辞,只是摊手表明:“你只是失血过多,吃了修复丹伤口很快能恢复的差不多了。”

    咔嚓!

    麟霄被雷劈的焦黑,只剩下两个眼睛眨啊眨。

    早知道让师父再砍两刀了,现在怎么办?

    在他着急无措的时候,苏九刚好低头思考,没看见他那副做贼表情,要不然绝对穿帮。

    停滞了片刻,苏九才道:“濯叔的下落我会让人去找的,你先养伤吧。”

    麟霄佯装虚弱的点点头:“小妹……师父就拜托你了。”

    苏九平静的嗯了声。

    妈的,早知道麻烦来的这么快,这狗屁的角斗场我就不要了!

    银律:“……”

    青龙:“……”

    南星:“……”

    小灵根:“……”

    主人经典语录get√

    以后一定要避免做吃亏的买卖!

    麟霄见苏九脸色不好,也不敢多提南幽大陆的事,生怕多说多错。

    *

    墨无溟得知这些事之后,也没有多想。

    人性是最难掌握的事,何况白家老臣已经几代了,更别提他们都有不小的成就。

    若是想要脱离白濯的掌控,暗中搞一些事情,也不是不可能的。

    “这件事交给我,我会好好调查的。”

    苏九靠着桌子,语气有些冷:“不用了,反正我爹醒了,我在神武大陆也没有太多的牵挂,刚好可以去濯叔清理门户!”

    墨无溟眼底浮起一丝骄傲与自豪。

    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已经猜到答案了。

    这就是他小女人,坚韧的让人又爱又恨!

    苏九看见他的表情,心里还挺惊讶的:“神奇,你居然没有娘们唧唧的跟我说,要让我依赖你。”

    男友力十足,到她嘴里就成娘们唧唧了。

    墨无溟伸手,把她捞进怀里坐下:“不论何时何地,只要你需要我,我都在。”

    这句话,差点把苏九的心都给融化了,搂着他的脖子,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我应该给你一个名分,对吧?”

    墨无溟清隽的脸上,爬上一丝绯色,语气挺可惜:“若非白濯出事了,要不然我们先成亲该多好,一天不把你娶回家,我就一天不放心。”

    苏九眨了眨眼:“就算不成亲,我也可以给你名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