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白家血脉陷入危机

    墨无溟只是恭敬地颔首,“伯父谬赞了。”

    苏圣突然就来了精神:“不谬赞不谬赞,我家小九脾气是有点古怪,但是人好。”

    一看见他大有坐起来,跟墨无溟长谈的姿态,苏九起身,“您多休息!”

    拉住墨无溟就往外走。

    苏圣抬了抬手,“这丫头……真是……我是管不了了。”

    掌柜和店小二凑到床边,顿时就哭了。

    “老板,你终于醒了……”

    “你说你年纪都那么大了,还去冒什么险?”

    苏圣叹了口气安抚了他们两句。

    欧阳蕴走到床边坐下,瞪着苏圣:“你这人真的是……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

    可以想象,如果不是苏圣把他们女儿带走了,他们女儿可能已经没了,又或者成为了敌人手中棋子。

    苏圣看着他们俩,再次叹了口气:“小蕴,我好歹也是你大哥,小九也是我亲人。”

    赫连歌后退两步,却是抱拳跪地:“苏大哥,从今往后,你就是我赫连歌的亲哥!”

    苏圣微微一惊,“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赫连歌跪在那,一动不动。

    他有多骄傲,苏圣比谁都清楚,除了跟欧阳蕴低过头之外,他还跟谁低过头?

    苏圣伸手:“你还是叫我梳子吧,你叫我大哥,我瘆得慌。我们之间不必谈什么谢不谢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顺应本心的,无怨无悔的!我也是把小九当成亲生女儿看待的,你要是再不起来,我可就生气了!”

    赫连歌无奈的起来,千万句的感激的装进心里。

    “可否与我们说说,你当年究竟是怎么把小九救走的?”

    夫妇俩都坐在床边,对于当年的事情十分好奇。

    提及当年的事情,苏圣仍然铭记于心,娓娓道来。

    苏圣所说,基本上跟他们了解的也差不多。

    “对了,你们怎么会跟小九认识?你们不是还有一个女儿吗?”

    提及赫连九,赫连夫妇的表情都闪过一丝哀伤,简洁明要的叙述了遍。

    苏圣听完之后,感觉人生无常:“没想到我昏迷的这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你们俩也不要太难过了,小九不是无情的孩子,假以时日,会认你们的。”

    若她当真无情,也不会把自己救活了。

    赫连夫妇点头,“我们知道,也不强求她。”

    苏圣摆摆手,“害,你们认回亲生女儿,哪能算是强求呢?”

    他是真的通透,通透到掌柜和点小哥都想打他了。

    真是不知道他图个什么!

    *

    离开赫连家之后,苏九就去了角斗场。

    墨无溟跟在她身后,两人走进去的时候,十分引人注目。

    “九弟!”

    颜花犯怒不可喝的声音。

    原本拍卖那天,他就不该因为墨无溟而不现身,结果导致这一个月都见不到她的人影!

    苏九抬眼望去,“作甚?”

    颜花犯很郁闷:“你这一个月去哪了?”

    苏九白了他一眼,走到护栏跟前。

    墨无溟冷睨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的打算,站在苏九身后,双手撑着护栏,将她揽在怀中。

    颜花犯一过去,就被迫吞了一口狗粮。

    他抿着唇,幽幽的问:“你真的拜了那老奶奶为师啊?”

    苏九侧目:“怎么?你那天还真在拍卖场?”

    颜花犯心头一梗。

    他哪里好意思说,自己买了个三品丹药,结果没有钱拍卖的这事!

    多丢人啊。

    颜花犯:“我当然没去,我那天有事。”

    苏九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行吧,你说没去就没去。”

    “我本来就没去……”

    颜花犯站在旁边,小声嘀咕了一句。

    墨无溟沉黑的眼眸闪烁着冷淡的光泽,轻轻往旁边扫去,冷冽的:“你去拍卖场了?”

    “我没去!”

    颜花犯脾气上来,胆子都变大了。

    墨无溟漠然的收回视线,声音挺淡:“没有就没有,这么大反应,显得很心虚。”

    “我……”

    颜花犯磨了磨牙,不想理他。

    彼时,角斗场工作人员走了过来,递给苏九一封信件。

    苏九认出信封是白濯专门传信用的,心里生出一丝疑惑。

    微微抬眼,看向二楼某个包间,那里经常有微弱的光,今天却没有。

    她压着疑惑,打开信封,抽出里面的信纸。

    白家血脉陷入危机。

    ——麟霄。

    苏九捏着信,手指在纸上掐出白痕。

    “白濯出事了。”

    这是她得出的结论。

    墨无溟眼皮一跳,拿起他手里的信看了一眼,缓缓地竖起眉头。

    最近没听说白濯不见了啊?

    怎么回事?

    墨无溟站直身子,“我先让人四处找找。”

    苏九点头,语气很冷静:“我也去问问角斗场的人。”

    颜花犯看见两人突然要走,不有奇怪的:“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苏九没有时间理他,“你无聊就去拍卖场,我暂时没时间跟你玩。”

    说着已经走了。

    墨无溟也闪身离开了,不仅让神武大陆的势力找,还让南幽大陆的势力去找。

    苏九把角斗场所有人都问了一个遍,没有人知道他们师徒俩去了哪里。

    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联系到苏圣醒来说的话,很难不做最坏的打算。

    白濯若是神兽血脉,那必然是被那些人抓去了?

    *

    南幽大陆,某家酒馆。

    麟霄黑着脸,有些无语:“你确定那个幼稚的法子能有用?”

    白濯吃着花生米,挑眉:“你别看苏九那丫头看着没良心,但是我觉得她很讲义气,正好可以考验考验她。”

    麟霄翻了个白眼:“万一她因为我们俩‘出事’而陷入了危险,你良心能安吗?”

    白濯把筷子一丢,挺烦的:“那不然你说我怎么办?她不愿意涉及其他的事,我必须得把她拉下水,不然我心里不踏实!”

    麟霄没吱声,这么坑一个小姑娘,太无耻了。

    白濯仿佛没有羞耻心,端起酒杯,“我跟你讲,这个继承人我等了太久了,必须要白家的人,认可她!”

    麟霄瞥了他一眼,“你就作吧,那丫头的脾气你不是不清楚,玩过火了,倒霉的是你自己。”

    白濯咬着杯沿,认真思考状。

    少倾,他点点头,“你说的对,所以我们还得来点刺激的,顺利的把她骗到南幽大陆来!”

    麟霄:“……”鬼迷心窍了解一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