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带你去见老丈人

    苏九顺势搂住他的腰,半点也没有觉得不自在,反而带着挑衅般张嘴,在他脖子上啃了一口:“我也想你啊。”

    她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因为她的挑衅,而变得格外僵硬,温度也变高了。

    苏九推了推他肩头:“诶,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我半个月没洗澡……”

    墨无溟俊脸微微一黑。

    这个关键时刻为什么要煞风景?

    他郁闷的将她抱起来,往外走。

    苏九挑眉:“哟,要把我丢到门外去吗?”

    墨无溟长睫低垂,冷冷地:“带你去洗澡。”

    跨出门的时候,就撕开了一道空间裂缝。

    而后,就出现在那个熟悉的瀑布下。

    苏九嘴角抽了抽。

    她有点想把这个开启墨无溟狼性的地方给炸掉。

    就因为那次之后,他就特别乐忠于那档子事,因为不想憋着,就找了各种奇怪的姿势,缓解他的欲念。

    结果,倒霉的当然是她了!

    或许,你能明白腰被折起来……咳咳……

    苏九甩了甩头,从他身上下来。

    “那什么,我自己洗,你回去睡觉吧。”

    回去睡觉?

    墨无溟单手负背而立,沉黑的眼眸藏着狼一般馋嘴的光。

    语气正经的像个老干部:“我就在这站着,不动你,快去吧。”

    苏九眼睛一眯,觑了他一眼,仿佛在说“我听你在鬼扯!”

    但身上确实难闻,她也不矫情,脱了衣服,就跳进了水里。

    白天虽然热,夜里的水却很凉。

    苏九却没什么感觉,哪怕是冬天里的冰窟窿,她也下过。

    这点凉意不算什么。

    噗通——

    重物落水的动静。

    一双手给缠住缠住了苏九的细腰,将她揽入怀中,耳后春来对方温热的气息。

    苏九挑起眼尾,转头看去:“这就是不动我?”

    四片唇瓣,近在咫尺。

    说话之际,甚至擦过了。

    墨无溟喉结滚动了一下,下巴搭在她的肩头,冷声道:“搂着不动。”

    “……”你就继续胡诌吧。

    苏九没有理会他,捧起水,洗了把脸。

    两人一前一后。

    前面的人洗澡,后面的人紧贴着。

    起初还挺和谐的,这渐渐地某人就压不住枪了。

    过分到苏九已经忍无可忍的问了句:“敢问兄台,抵在后面的东西,可以收敛一点吗?”

    话音一落,背后的男人终于忍不住。

    平静的水面因为他的动作,一下又一下的荡漾开。

    他的手也开始往上滑,肆无忌惮的索取这段时间寂寞的补偿。

    苏九也不是圣人,再加上身后人无师自通。

    她偶尔都在想,若是以后成亲,彻底发生关系,自己的腰会不会断掉?

    似乎是察觉到了怀中女人的不专心,他大手顺着白皙的脖颈往上滑,握住她的脸转回头,封住了她的唇。

    苏九被他的热情被冲击到了,很快便被他带入另一个境地。

    瀑布的声音很大,盖过了两人各自发出羞人的声音。

    明月当空,两人的影子照在水中,紧紧地交缠在一起。

    ……

    苏九是在墨无溟的床榻上醒过来的。

    睁开眼的时候,就见对方手撑着头,朝着她露出一抹潋滟的笑容。

    苏九伸手,搂住的脖子,上去就是吧唧一口。

    半眯着眼睛,发出叹谓:“唔……墨墨嘴巴很甜。”

    墨无溟被她逗笑了,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问:“昨夜突然回来可是炼出三品后期丹药了?”

    苏九松开他的脖子,支着下巴,“嘶,我就不能是想你了,回来看你吗?”

    墨无溟因为她的这句话,眼眸闪过一抹柔光:“你既然这么问了,我姑且当你是想我才来的。”

    苏九挑了挑他下巴,“我家墨墨这么乖,我越来越喜欢了怎么办呢?”

    墨无溟低下头,在她手上亲了一下,才道:“欢迎领回家。”

    快了!

    苏九眉眼染笑:“修复丹炼出来了。”

    墨无溟毫不意外的,“嗯,我家九儿就是厉害,不置可否赠送为夫一颗?”

    苏九不吝啬的给了他三颗,追问:“我记得你身上有内伤,可好了吗?”

    “早在步入元尊等级的时候,就全部恢复了。”

    “元尊?元皇七阶不是最高的啊?”

    苏九有些愕然。

    墨无溟勾起她一缕黑发,耐心的解释:“原本我也以为元皇是最高的,后来机缘巧合之下突破了元皇,才知道后面还有其他的等级,目前我遇到的元尊高手,还没有超过五个。”

    苏九微微颔首,“没想到,我跟我男人还差了那么一大截。”

    墨无溟额角一抽,“你还没到二十岁,就已经是元皇等级了。放眼望去,有谁的天赋比你还高的?”

    苏九撇撇嘴,“那倒是。你要修复丹,难道是……二战的伤没好?”

    毕竟上次墨无溟离开正是因为战流云受伤了。

    既然丹药炼出来了,墨无溟就没有在隐瞒了,“我用了你给我的丹药,在给他吊着命。”

    苏九拧着眉头,眼神很冷:“谁干的?”

    需要到吊命的程度,就说明受伤不是一般的严重!

    墨无溟把战流云受伤的始末说了出来,当然也包括他后来去捅了第五瀛几刀。

    苏九没吱声。

    对于墨无溟的做法,她自然觉得不够狠,但也不会去怪他。

    她坐起身,捋了捋抹额两端,扭头:“走了,带你去见老丈人。”

    老丈人?

    墨无溟动作特别快,掀开被子下床,伸手把苏九抱了下来。

    “我让人去把之前准备提亲礼物都带上。”

    “其实……修复丹也未必见效,等他好了,再去也不迟。”

    苏九心里有些不安的。

    墨无溟压下了心里的迫不及待,点头:“好,听你的。”

    两人洗漱之后,就出发了。

    门口的护卫看到墨九从里面出来,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

    向来半夜只有他们家主去对面翻墙头的份,对面的主子晚上从来不过来!

    这段时间对面主子都不在,莫非是跟家主吵架,冷战了?

    所以,对面的主子昨晚潜入他们家主房间哄人了?

    啧啧,两个大男人还挺情趣的。

    门口护卫一边脑补,一边目送他们坐着马车离去。

    马车飞奔,最后停在赫连家的门口。

    赫连家的护卫都认识苏九,对她极其恭敬:“您来了,里面请!”

    苏九颔首,朝着里面走去。

    可能跟要救苏圣有关,她的步伐都比平时轻快了很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