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3章 变态的人教出来的都变态

    鲍老爷昂着脖子,双手陷入了泥里面:“我都说了……我没有御土之术,我生来就是钻泥的……我当然会控制沼泽地了……”

    烂泥夹杂着水,缓缓地覆盖在他的鱼尾上。

    没有人说话,但是对方行动,就是在刑讯逼供。

    鲍老爷本就是品种特殊的鱼,不论在水里还是在泥里,他都是能活的。

    像这种被烂泥覆盖,伤口也不会过度疼到哪里去。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平常没有感觉的烂泥,此时就像是被撒了盐巴,疼得他差点晕过去。

    “我……我真的不知道……”

    他尖叫着,浑身颤抖,脖子绷起青筋,隐隐就要显出原形了。

    嗤——

    一道戾气逼近,横扫掠过半空。

    噗通!

    鲍老爷猛地往后一仰,脑袋落在地上。

    脖子上的束缚没了,下身被好似被盐水冲洗的感觉,也没了。

    苏九提着剑,垂眸:“你没事吧?”

    鲍老爷抬起眼,差点就哭了:“我差点一条老命没了……”

    “放心,还没死。”

    苏九迈脚走到他后面,一片空地,除了泥什么都没有。

    嘀嗒、

    水深落地。

    苏九眼神一冷,手腕一转,横劈出去。

    噗嗤!

    一剑下去,将泥劈成两半。

    烂泥落地,并无异样。

    然而,苏九很清楚,刚才那一剑,她是结结实实劈中东西了。

    她抿唇,脚尖碾了碾地上的烂泥。

    故意引她过来,难不成是为了让她救人?

    鲍老爷撑着半边身子,吐了一口气:“有什么发现?”

    苏九斜眼看去,“一些普通的泥。”

    普通的泥?

    普通的泥能差点要了他的命吗?

    鲍老爷揉着脖子,一脸郁闷,可是也确实没有发现敌人侵入的对象。

    “你不是今天要走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来跟你道别。”

    苏九张嘴就是谎话。

    鲍老爷左右看了看旁边的泥帘子,仿佛才发现一样,嘴巴张的老大:“这这这……怎么回事?”

    苏九没心情跟他解释这些,只是问:“到底出什么事了?”

    鲍老爷脸色一沉,把这件事的始末说了出来。

    原来前段时间,他老是做梦,有人问他要御土之术。

    他心里不安,总觉得会被什么坏人利用,就在苏九出现之后,果断的给他了。

    苏九听完之后:“……”

    靠爹,没卵用。

    她从来靠的手是靠运气!

    “反正我没告诉对方,你应该很安全!防止对方再过来,我躲一段时间就好了!”鲍老爷昂着脖子,一脸很骄傲的表情,他刚才被虐的那么惨都没有说出来,值得骄傲。

    嘀嗒、

    苏九耳廓微动,淡淡的开口:“不用了,对方应该不会来找你了。”

    “为啥?”

    “……”

    因为对方已经知道她是拿得了。

    苏九眸光一冷,手中归魂剑一甩。

    嗤——

    剑气破空,直穿泥帘。

    啪嗒。

    又是一片泥掉落地上,溅出一朵泥花。

    苏九微微抬手,归魂剑又轮回手中,“跑了。

    “这,这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大胆?”鲍老爷骇然的瞪大双眼,该是何等能耐才能悄无声息的来去自如啊。

    苏九冷着脸,眼神有些烦躁。

    她比任何人都好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显然不会有人告诉她答案。

    “你好好养伤,我走了。”

    鲍老爷张了张嘴,“那个,你回去不要跟你娘说啊。”

    苏九回眸,不解的看着他:“什么?”

    鲍老爷面颊微红,有些尴尬:“呃……你娘以为我是龙鱼,我,我是肺鱼……”

    苏九挑了挑眉,“我娘很聪明,应该早就知道了吧。”

    鲍老爷愣在原地。

    好像……也有可能。

    苏九已经挥手走了。

    鲍老爷刚想要跟过去,被掀起来的泥帘忽然散落,哗啦啦的落下,

    猝不及防,鲍老爷就被埋住了,其他小妖也是。

    苏九上岸,墨无溟搂住她的腰,往远处掠去。

    回到分开的地方,祁绍他们坐在地上等着呢。

    看见两人回来,忙道:“九哥,发生什么事了啊?”

    苏九吐了一口气,摇头:“没什么,走吧。”

    墨无溟拉住她的手,指腹摩挲,似乎在无声的跟她说“我在。”

    苏九眼底的烦躁,都因此褪去了几分。

    一行人往妖界外面走。

    轩辕欢走在最后,望着前面的一对璧人。

    她怎么就这么惨,喜欢的人,是一对儿。

    明明知道不该动心,这这么优秀的两个人,她怎么可能不动心。

    祁绍瞥了他一眼,步伐放慢了:“九哥跟冥大,那是天生一对,你就别瞎想了。”

    轩辕欢瞥了一眼,没什么表情。

    谢忱走在前面,听见后面嘀咕声,他警惕的眯了眯眼睛。

    快速后退两步,站在祁绍的身边,“在聊什么?”

    看着谢忱一脸防备姿态的轩辕欢:“……”我眼光有差到看上祁绍吗?

    她嘁了一声,快步走上前。

    你们俩自己去玩蛋吧。

    祁绍摸了摸鼻子,“我说句实话,她有什么好气的呀。”

    心知肚明的谢忱:“……”双脚朝前,啥也不说。

    *

    四九城,墨家。

    虞儿看见苏九回来开心坏了,冲过去就要抱住她。

    当然,墨无溟拎住她的后领,就扔到了一边。

    虞珺站在旁边,露出温和的笑:“回来啦。”

    苏九走过去,直接把绿霜灵草拿出来。

    虞珺面色一喜,“真的找到了?”

    她找了这么多年,也才只是在她的拍卖会上遇到青霜和紫霜。

    惊喜之余,还不忘问:“三步凝丹,你尝试了吗?”

    苏九直言还未。

    虞珺有些惊讶,但还是贴心的告诉她,三步凝丹要勤加练习。

    苏九只是点头。

    她准备回学院好好炼丹。

    这个决定祁绍听了有点伤:“我跟谢忱都退学了!”

    苏九点头,语气淡淡的:“可我没退啊。”

    “……”

    祁绍感受到了人世间的险恶。

    墨九回学院的消息,自然又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本来以为墨九在四九城名气这么大,他肯定不会再回学院了。

    没想到他居然还回来,而且还是首先来到丹系!

    丹系的长老们简直快要开心疯了。

    根本都没管她不请假就离开学院的行为,光是嘘寒问暖就是一大堆。

    强大的好处,能将规矩握在掌心。

    苏九前世就知道这个道理。

    接受了一众长老们的慰问之后,她就把自己关在了炼丹房里。

    这一关,就是半个月。

    银律坐在空间里,无聊的扯着小妖的腿,一下又一下。

    还很嫌弃:“你都来这半个月了,什么都没想到吗?妖界怎么会有你这么笨的小妖!”

    “……”

    小妖干巴巴的看着小殿下。

    它感觉自己好惨,明明是被人刻了字,现在又被人关起来了!

    本来以为还有小殿下这个盟友,谁知道他根本就对那个少年唯命是从!

    银律歪着头,“主人这都关了小半个月了,怎么还没有动静啊?”

    南星飘过来,“据我的观察,再过半个月,差不多就能出关了。”

    小灵根缩进水里,正在调教旁边的小花妖。

    “不是你那样的!全部进去!我在旁边,还能把你弄死啊!”

    小花妖:“……”

    我觉得我生不如死。

    小灵根又道:“对,就是这样的,再过几天你的叶子就会重新冒出来了!”

    小花妖:“……”

    你半个月前你也是这么说的!

    银律抬眼看过去,“他怎么跟小花妖这么投缘?”

    南星嘁了一声,“哪是投缘,就是看小花妖好欺负。”

    银律又扯了扯小妖的腿,“南星,你说我们把这条腿砍下来,会不会线索藏在里面?”

    小妖惊恐脸。

    南星:“……你什么时候这么变态了?”

    银律:“……”他有吗?他没有!

    小妖暂时逃过一劫。

    趴在地上,生无可恋。

    它第一次觉得一刀砍断脖子挺好的,至少不用担惊受怕!

    彼时,炼丹房里。

    桌上到处都是丹药,若是炼丹师进来,下巴绝对掉一地。

    三品初期丹药一堆,三品中期丹药一堆,仔细一看有些是超过了三品中期的品阶,但又够不到三品后期。

    药鼎里的丹药凝丹成功。

    苏九勾起手指,将丹药收入掌心。

    垂眸一看,却用力捏碎了:“还是够不到。”

    苏九双手撑在桌面,浓重的黑映在眼下,带着淡淡的暴戾。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叩叩——

    门口传来敲门的动静。

    这是半个月来,第一次有人敲门。

    苏九有些诧异的走过去。

    拉开门,就看见轩辕亦然嬉笑着站在门口,“嘿嘿,想不到是我吧?”

    苏九靠在门上,微仰着头,舒缓疲惫:“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回来的。”

    轩辕亦然背着双手走进去。

    远远地同学们看到,都快羡慕死了。

    他们也好想看看墨九同学炼丹的手法啊!!

    然而,他们哪里知道,轩辕亦然进门的那一刻,就差点吐血了。

    桌上,地上,到处都是丹药。

    一开始她还以为是废掉的,靠近了才发现,这他妈都是三品丹药!

    “你……你……暴殄天物啊!”

    轩辕亦然双目圆睁,像是见了宝贝似的,不停地捡丹药。

    苏九关上门,走过去:“别搞的跟没见过似的。”

    轩辕亦然跪在地上捡,还不忘反驳:“我特么就是没见过这么多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