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2章 沼泽地的灾难

    赤烟儿脸色微白,红着眼睛看着他。

    他从未对她如此凶过……

    赤炀低下头,不想看她。

    若是能重新来过,他第一件事就把白卿杀了!

    不是她,他跟阿政就不会产生那么多误会。

    哪怕是养着银律和银严,他们俩也是一起的。

    至于赤烟儿这个女儿,根本就不会存在。

    他讨厌自己之前做过的一切,包括这个精心养出来的女儿。

    赤炀捏着书页良久没有动弹。

    赤烟儿心里很痛,就这么望着他的脸,直到发现他额头被太阳照得泛着一层光泽。

    “爹爹,你的脸?”

    她伸手便要去触碰。

    啪!

    赤炀反应极大,反手就将她手打开,“滚!”

    无情又冰冷的一个字。

    赤烟儿双眸蓄满了眼泪,深深的望了他一眼,而后起身离去。

    赤炀目送她离开的背影,缓缓地吐了一口气。

    他往旁边一靠,冰凉的身体,根本察觉不到墓碑被晒得有些烫。

    牵起嘴角,动了动唇瓣,继续开始读起书中的内容。

    读着读着,他的声音变哽咽了。

    因为他发现这本书是表达思慕之情的。

    可他却觉得跟念经似的,还嫌他很烦。

    “下次,下次换我先喜欢你。”他苦笑了一声,闭上眼:“可惜……我们没有下次了。”

    *

    之后,苏九他们没再见过赤炀,只知道他一直在银政坟前。

    这次妖界一行,找药材的事情,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

    还意外找到了一株绿霜。

    苏九炼丹品阶,也在每日努力之下,终于突破到了三品初期。

    但是离三品后期,还是有很大的一个跨越度。

    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妖界的时候,却偶然发现一件事。

    在一只快速奔跑的小妖身上,苏九看见了一串数字。

    当即就追了上去。

    看见苏九忽然掠身走了。

    墨无溟自然行动迅速的跟上了。

    两人一前一后。

    祁绍挠头,“这是去干嘛啊?比赛吗?”

    众人皆是不解。

    而离开的苏九已经将那只小妖抓住了。

    那是一只速度型的小妖,但是没什么杀伤力,很适合传送消息。

    苏九将它的右腿提起来,果然看见了那串数字。

    她垂眸,冷冷的:“这是什么?”

    小妖咯吱的叫了叫,只道:“我也不知道,醒过来的时候,腿上多了这个东西。好疼的!”

    苏九眼神一冷,捏紧他的右腿,“再不说实话,我废了你。”

    小妖差点哭了:“……我说的是实话啊,真的是实话啊!”

    苏九冷着脸,“那你刚才为何跑?”

    “你,你追我我就跑了。”

    “我一开始没追你。”

    “我一是只奔跑形的小妖,没事锻炼腿脚啊……”

    “……”好像也没毛病。

    小妖很委屈,“我说的都是真的啊,腿上无端被刻上东西,我已经就很惨了!”

    苏九冷睨着他的右腿,“你说你不知道谁刻得,什么时候刻得总该知道吧?”

    小妖重重的点头:“知道!大概是五天前,我去鲍老爷附近的时候,忽然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墨无溟站在苏九身侧,垂眸看了看小妖兽的右腿:“964612987……这是什么意思?”

    苏九耳廓微动,暮然想起什么,“走,去找鲍老爷!”

    墨无溟没去过,只能跟着苏九走。

    两人刚到地方,就听见一阵杀戮的声音。

    “师父……快走啊!”

    “师父,保护师父啊!”

    角戈沼泽地上面,泥泞翻涌,能看出鱼形状的物体,在里面翻来覆去,惨叫着。

    此处沼泽地极大,单凭元气飞上去,也支撑不了很久。

    苏九还没来得及研究御土之术,站在岸边就问:“鲍老爷呢!”

    “是你……是你,快救命啊…师父在下面!快救救我师父啊!”

    下面的小妖认出了苏九是前几日来过的少年,连忙出声求救。

    苏九眉心微皱,就要运转元气,下去。

    墨无溟往前一步,拦住了她的动作,“我来。”

    淡淡的两个字,却带来极大的安抚。

    苏九被那串数字,搅的有些心神不宁。

    现下望着男人宽阔的后背,渐渐地就平缓了下来。

    墨无溟站在岸边,右手微凝,紫阳剑出现在手里。

    只见他举起长剑,便汇聚了一股黑白相间的元气,

    “九儿,看好了。”

    他冷淡的提醒了句,便将长剑置于半空。

    双指结印,猛地往下一压!

    紫阳剑带着一股巨大的威力。

    呼哧——!

    沼泽泥泞被一劈为二。

    这还不止。

    墨无溟快速换手势,又道:“斩断容易,似断而非断,却极难。”

    哗的一声响。

    紫阳剑再次逼近,元气仿佛将平劈开的沼泽泥地,当成窗帘,缓缓地掀开。

    这一招来的突然,藏在沼泽里面生活的小妖们,全部都惊呆了。

    原本看见长剑劈下来,它们心道完蛋了。

    谁知道,第一剑没有伤到它们半分!

    第二剑下来,它们又道果然他娘的躲不过一死!

    谁知道,第二剑不但没伤到他们,还把沼泽地给掀开了。

    “这……这是什么有毒的招式啊?有点厉害!”

    “那男的是谁啊?我现在都没衣服,太尴尬了!”

    “滚吧你就,一身泥,人家能看见什么?你的小泥鳅吗?”

    “草,你才是小泥鳅呢,老子的是巨蟒!”

    “都给我闭嘴!什么关头了,还有心思说笑!”

    “……”

    小妖们坐在地上,昂头看着越掀越开的泥泞。

    苏九将刚才的技能谨记于心。

    由衷的赞叹了句:“我家男人果然厉害!”

    墨无溟被心爱的女人夸奖之后,小心脏险些飞舞起来。

    面上绷着,闷騒的回了句:“去吧,你家男人给你撑腰。”

    苏九也不废话。

    一把抽出归魂剑,纵身一跃,急速掠去。

    长剑冒着寒光,沼泽地下面泥是硬的,被她划出一道很深痕迹。

    “师父就在前面,快快……”

    有小妖再喊。

    这片沼泽地不是一般的大。

    鲍老爷真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扼住了喉咙,下面半截身子都化为了原形。

    长长的鱼尾,满是伤痕。

    旁边小妖往前冲,却都被沼泽里面的烂泥给掀飞了。

    这种古怪的状态,着实把所有的小妖都吓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