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1章 给老子死

    众人抬眼望去,

    赤烟儿此时有些狼狈,眼睛通红,还微微有些肿,脸色也有些苍白。

    “我爹爹在哪?”她又问。

    “这个时辰,他在我爹的坟前吧。”

    银律很乖的回了句。

    赤烟儿眼神恍惚,倒退了一步,而后匆匆的离开了。

    银律挠着头,有些摸不着头脑,“大哥,她不是喜欢你,要跟你成亲吗?干嘛找赤舅舅啊?”

    众人一静。

    轩辕欢忽地看向苏九,想起她之前的话。

    “你早就猜到了?”

    苏九淡淡点头:“从始至终,赤烟儿的眼神都在赤炀身上。”

    众人:“……”

    这个瓜稍微有点大,难以消化。

    银严却抿唇,“那你觉得他们俩……”

    “没可能。”

    苏九打断了他,轻抿了一口茶,神色淡漠。

    银严叹了口气,“罢了。”

    虽然赤炀这几日表现得没有任何异常,但是他总觉得他身上蔓延着死气。

    不经意间的那种。

    所以他才会想到这一茬。

    “对了,这几日又给你找了许多药材。”银严拿出几个盒子,里面药材品种很多。

    苏九挑开看了看,惊讶的发现里面有一个一品绿霜灵草。

    “可以啊,你们妖界简直是药材库。”

    银严冷硬的脸上扬起笑,“有用就好。”

    苏九捏着药材,扬了扬,“这边的几株还有多少?”

    “好像挺多的,等会带你过去?”

    “嗯。”

    两人聊着天,轩辕亦然走到床边,弯下腰,下巴搭在桌面:“你们两个要避嫌。”

    一个是她喜欢过的女人,一个是她现在喜欢的男人。

    不管是哪个,她心里都酸溜溜的。

    苏九无言。

    银严也揉了揉鼻尖。

    当初自己吃错什么药,非要对苏九负责了!

    挖了个大坑,一不小心就埋自己。

    *

    墨无溟刚到妖界,就听见小妖们议论纷纷。

    都在讨论赤狐归顺的问题。

    他略微挑眉,便找了一个小妖,带他去妖王宫。

    有了前几个人类的前车之鉴,妖界的小妖们看见人类之后,变得特别的谄媚。

    一个劲的攀关系,毕竟之前那几个人类跟妖王和小殿下关系匪浅,他们当时没有抓住机会。

    这次的绝佳好机会,他们一定要抓住了。

    于是乎,跟苏九他们进来的结果相反,他顺顺利利的就来到了妖王宫。

    近卫队长带着他进去,态度也挺好的。

    墨无溟忽然有些不高兴了。

    他出去处理一下事情,就没有赶上有趣的事儿。

    一想到他家九儿美好的回忆,可能是跟别人一起经历的,他就觉得很郁闷。

    怎么就没把第五瀛给弄死呢。

    要不是他,二战不会受伤,他也不会走。

    想想就很气。

    男人冷着脸,身上的气息森寒如冰,让人不寒而栗。

    近卫队长心里发毛,对方明明说是找人的,大殿下小殿下还有墨公子的姓名,说的一字不漏啊。

    怎么现在感觉像是来报仇的?

    不会吧?

    近卫队长心里犯嘀咕,悄悄地攥紧佩剑。

    万一对方真是来报仇的,他就冲上去拼死搏斗,也算是戴罪立功。

    希望妖王大人不要怪罪他的家人!

    如是想着,他就带着人进去了。

    然后,他就瞠目结舌的看着对方,大步走上前,一把将墨公子搂进怀里。

    “……”

    这剧情跟他想的不一样。

    苏九坐在那正在说回去的事,突然被扯进宽大的怀抱里,还有些愣。

    嗅到对方熟悉的气味,她昂起头,“这是怎么了?”

    墨无溟薄唇紧紧抿起,漆黑的眼眸闪烁着冷芒,“你最近很潇洒是不是?”

    语气却是指控。

    苏九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倒也诚实:“还行吧。”

    除了收集药材,再炼丹之外,确实过得还不错。

    墨无溟的话,显然不是在问这些,自然误会了。

    墨泼般的眉头紧皱,俊脸拉的多长:“所以你都不想我了是吧?”

    苏九:“??”

    潇不潇洒,跟想不想他,这不是两个问题吗?

    墨无溟见她不语,手捏着她的下巴,低头就印下去。

    祁绍:“……”

    谢忱:“……”

    轩辕亦然:“……”

    轩辕欢:“……”

    近卫队长:“……”

    或许、我们是透明的?

    一吻作罢。

    墨无溟才缓过这口气,然后单方面宣布:“好了,本王原谅你了。”

    苏九:“……”

    不是,我他妈做错啥了?

    祁绍见他们停下来,挥了挥手:“冥王大人,嗨?”

    墨无溟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你怎么还没妖兽吃掉。”

    噗嗤!

    偶像的小刀子扎进小心脏。

    祁绍捂着胸口,颤颤发抖。

    谢忱余光扫去,唇角翘起两分,“活该。”

    祁绍眼睛一瞪,伸手掐住谢忱脖子:“给老子死!”

    谢忱翻白眼:“你能不能换一点新意……”

    “能!”祁绍伸出一条腿,勾住他脖子:“给老子死!”

    谢忱“……”的确很有新意。

    轩辕亦然看向姐姐。

    轩辕欢也在看妹妹。

    ——我怎么感觉怪怪的?

    ——我也觉得怪怪的!

    两人同时看向祁绍和谢忱,然后打了一个冷颤,使劲甩了甩头。

    都怪赤炀和银政这两个,太洗脑了!

    现在看谁都有点像那个关系!

    阳光正盛。

    赤炀盘腿坐在墓碑旁边,手里拿着一本书,笑着道:“这是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读给我听的。以前觉得很难听,现在静下心来读,挺有意思的。”

    尽管无人回应,他还是缓慢的读完一页,又翻了一页。

    他垂着眼睑,唇瓣翕动,阳光勾勒着他俊美的容貌,肌肤盖着一层难以察觉的薄霜。

    赤烟儿脚步顿住,有些痴迷的看着:“爹爹……”

    赤炀没有抬头,缓缓地开口:“我已经跟银严说了,你以后是妖王宫的公主,可以随意选择喜欢的人。”

    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透着浓浓的关心。

    但是赤烟儿却感觉到了不同,他没有看她,还没有抚她的头发。

    赤烟儿蹲在他面前,咬着唇,“可是……我喜欢的人是你啊。”

    赤炀倏地抬起头,温柔的眼神没了,语气也变得冰冷:“我是你爹。”

    “不,你不是。”

    “对,我不是,你走吧。”

    “你知道我是什么意思,我为什么不行?因为他吗?”赤烟儿忽然抬手,指着他旁边的墓碑。

    赤炀额角跳动,冷声呵斥:“这不是你该管的事,立刻离开这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