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0章 至死不渝的爱

    此话一出,几人皆是一震。

    银政死了,他能无哪里陪?

    答案不言而喻。

    银严内心忽然变得很复杂。

    从赤炀找他摊牌开始,阴险狡诈,老谋深算就成了他的代名词。

    而此刻,银严不禁有些恍然。

    那些阴险狡诈,老谋深算,似乎成了一种他隐藏自己的真实内心的手段。

    一个真心想要夺权的,又怎会如此轻易地就动了死的念头?

    可尽管如此,他对赤炀还是难以接受。

    银政,妖界的妖王,他受到妖界众生的尊敬,是那样的不可一世。

    银严仍然记得父王死之前,唇间溢出的“汤汤”二字。

    他从未想过,这两个字竟然是在喊赤炀……

    银律忽地问:“大哥,那这么算起来的话,我得喊赤炀舅舅吗?”

    听这个语气,他就这么接受了吗?

    银严呵了句:“叫什么叫!”

    银律咬唇,大眼闪烁着泪光。

    他本来觉得赤炀是个大坏蛋,可是刚刚听完父王和他之前的蹉跎,他觉得赤炀好可怜哦。

    明明是喜欢父王的,喜欢到这么多年还没有忘记。

    父王也好可怜哦,死了还留下妖灵,等待他出现。

    “呜呜……他们两个都好可怜哦。”

    银律忽然哭了起来。

    “银律,你小声点啊!”

    祁绍咬牙,伸手去捂他的嘴。

    哭声和说话声,就这么传至耳畔。

    银律……银严……

    阿政说银律和银严都没错,要他好好待他们。

    他要听阿政的话,听阿政的话,听阿政的话……

    赤炀缓缓地抬起头,他失焦的眼神,看向前方。

    几人一看见他看过来的视线,就知道藏不住了。

    干脆都出来了。

    赤炀猛地起身,往前走的时候,眼前有些黑。

    双脚突然像是灌了铅,身体重重的往前倒去。

    银严和银律吓了一跳,连忙冲过去,一人撑住他一边肩头,将他扶住了。

    两人扶住他的那一刻,心里皆是一惊。

    他的身上很凉,那种连不是皮肤上来的,更像是从骨头里面散发出来的。

    “你怎么了?”银严皱眉问。

    银律歪着头,近距离看着这个恶名远扬的大坏蛋。

    赤炀眨了下眼睛,泪珠掉落在地,藏在了草丛里。

    他扭头,视线落在银律的脸上:“你知道吗,你眉眼之间,长的真的很像阿政……”

    他朝着他笑了笑,那种笑,更像是对已经消失的银政笑的。

    总之,让人看了觉得特别的揪心。

    银律有些不知所措。

    银严再度恍然。

    他不禁在想,他是真的抓错人,还是压根不想抓。

    少倾,赤炀平缓了情绪,声音没什么起伏的道:“明日我会下令,让赤狐一族归顺,以后再无两狐相争了。”

    银严愣住。

    银律也是。

    就这么简单?

    赤炀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几人,“你们回去吧,我晚些时候,去找你们。”

    银严和银律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本来他们当成敌人的家伙,突然就变成好了。

    他们一时之间还真有点不适应。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银政。

    两个只有转身,带着苏九他们离开。

    这一夜,似乎非常的长。

    赤炀就这样立在墓碑前,待了整整一夜。

    时而低语,时而掩面。

    周围的花草树木,皆是安静的极了,就连风儿也很知趣。

    它们像是赤炀的观众,静静的聆听着。

    直到空中第一轮阳光升起。

    赤炀忽然安静下来,弯下腰,用袖口擦了擦墓碑。

    他单膝跪下,在‘银政’前面加上'先夫',旁边补上落款:至死不渝的爱,赤炀。

    没用赤狐力量,白皙的食指,被磨得满是血迹。

    他似是不知痛,露出笑容:“阿政,我以后天天给你扫墓,扫到我妖灵尽散的那天,好不好?”

    温柔的声音,如潺潺的水。

    周围的花儿草儿,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悲伤。

    因为无人知晓,它们在这一夜拥有了浅淡妖灵。

    在未来的每天,它们会一点点拥有完整的妖灵。

    *

    赤炀履行约定,下令赤狐族数万赤狐,今后归顺妖王宫,听候妖王差遣。

    这一道命令放下去,在妖界掀起了惊涛骇浪。

    赤狐一族,千年来与银狐势不两立,他们哪里愿意突然归顺!

    当即做出一系列的反抗,希望一丝鬼迷心窍的赤炀收回成命。

    然而,赤炀用行动告诉他们,他是认真的。

    杀伐狠厉的手段,几日便将赤狐一族收拾的妥妥当当。

    这样的手段,若他真心想要得到妖王宫,怎么不可能等这么多年。

    知情者纷纷哑然。

    方才知晓赤炀这个家伙,幼稚的令人无语。

    若是他鼓起勇气,哪怕是找银政吵一架,两个也不至于阴阳相隔。

    不,他连阴阳相隔都算不上了。

    毕竟,银政已经妖灵耗尽,连轮回都没了。

    妖王宫里,几人坐在那,面色有些惆怅。

    祁绍手支下巴,叹息:“突然感觉赤炀好傻逼。”

    众人不置可否。

    可爱情就是这样,让人心盲眼瞎,做出各种傻逼的事,还不自知。

    “现在事情都解决了,你跟我回去吧。”

    轩辕欢忽然出声。

    轩辕亦然咬着下唇,“我……”

    轩辕欢冷眼看去,“你什么你,这次你是侥幸,而且赤炀那时候恐怕是真的想杀了你。”

    这话不假,赤炀的确是准备杀了她。

    轩辕亦然委屈的看向苏九。

    苏九扭头,不看她。

    轩辕亦然又看向了银严,使劲眨了眨眼。

    银严哪里能受得了她求救的眼神,连忙开口:“大姐,这次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会带亦然去轩辕家,正式提亲,绝对不会让亦然受委屈的!”

    轩辕欢冷着脸,没有应声。

    关于这次的事,她一想到就感觉后怕!

    轩辕亦然赶紧扯着姐姐的胳膊撒娇,“我知道错了,银严都说了,他会跟我一起回去见爷爷的。”

    轩辕欢心里并不反对他们俩,刁难的问了句:“他是妖王,是不可能离开妖界的,难道你要嫁到妖界,从此以后不回家了吗?”

    轩辕亦然一愣,她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我……我可以经常回家啊。”

    “你这话去跟爷爷说,我不管你。”

    轩辕亦然咬着下唇,委屈巴巴的噘嘴。

    “赤小姐,你不能进去……赤……”

    近卫队长拦住赤烟儿,谁知对方直直的往他身上撞。

    他无奈的后退,对方就冲进了房间里。

    赤烟儿进去之后,直接问:“我爹爹在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