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7章 赤炀X银政

    “哈哈哈……好好好,不愧是我的好儿子。”赤炀气极反笑,说出来的话更是不掩饰了,充斥着他的怒意。

    ‘好儿子’三个字一出。

    祁绍,谢忱,轩辕欢都愣住了。

    如果没有搞错的话,银严不是银狐吗?

    然而,最受刺激的是银律。

    他瞪大双眼,不敢置信的:“什么意思?”

    苏九抬起眼眸,像是为了替他解惑一般,问道:“这就是你的把柄?”

    赤炀看向苏九的眼神也不再掩饰杀意,冷笑着:“说是把柄,不如说是筹码。银严是我赤炀的儿子,从他出生开始,从他被银政捡到开始,一切都是我的安排!他现在坐上妖王之位,完全是因为我!”

    银律脑袋嗡的一声响。

    “不会的,我大哥……我大哥他是我大哥……不是他儿子!”

    他咬着手指,焦急的跺脚:“他撒谎!我大哥怎么可能不是我大哥呢?”

    苏九手支着下巴,语气淡淡的:“你为何不直接把银严认了?而要威胁他呢?”

    一句话正中红心。

    银严要是愿意,也不会有现在这出!

    赤炀冷睨着他,“看来这位墨公子对于妖界的事情很关心啊?”

    “也没有很关心,就是好奇。”

    “好奇心会害死猫的。”

    “怎么会?猫有九条命呢。”

    “……”

    赤炀忽地抿唇。

    他算是发现了,这臭小子是存心来找茬的。

    银律还在空间里上蹿下跳,想要从空间里出来,然并卵。

    南星:“主人不是叫你好好听着吗?你急什么啊?”

    小灵根:“就是,难道你大哥是赤狐,你就讨厌他了?”

    银律黑着脸,“当然不会!可是我大哥不是赤狐,他就是银狐,就是我亲大哥!”

    南星:“……”

    小灵根:“……”

    明明都信了,还最硬。

    银律扭头怒吼:“我没有相信!更没有嘴硬!”

    从小一起长大的大哥,怎么可能不是他的亲大哥!

    银律红着眼眶,眼泪啪嗒的往下掉。

    南星:“……”

    小灵根:“……”

    连想都不敢想了。

    外面。

    银严冷声开了口:“赤炀,从你把我丢掉,父王捡到我开始,我就是银政的儿子,妖王宫的大殿下,如今是妖王。”

    “妖王?若是没有我!你能当妖界妖王吗?”赤炀两眼冒火,怒吼了一声。

    银严却轻嗤了一声:“你以为你那点小伎俩父王真的看不穿吗?从我记事以来,我就知道我是赤狐!不过我一点都不好奇我的身世,我父王对我很好,我没理由去想一个把我丢掉的父亲。”

    这句话彻底刺激到了赤炀,“他好?要不是他,我早就在两百多年前抢回赤狐在妖界地位了!都是他!潜伏在我身边当卧底,我还真以为他是赤狐,对他掏心掏肺!就算他养了你,那是因为他欠我的!”

    鲍老爷拧着眉,声音有些沉:“你真以为当年的事情失败是因为银政吗?”

    赤炀冷着脸,斜眼看向鲍老爷,充满了敌意:“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年也有你的份!”

    鲍老爷捏了捏眉心,最终还是说出了口:“你不妨想想,当年除了银政之外,还有谁知道你的计划。”他顿了顿,继续道:“退一万步来讲,他本就是妖王宫的小殿下,就算他通风报信了,他有何错?”

    “何错?”赤焰放在桌上的手握成拳,恨恨的:“他可以通风报信,但是他不能骗我,假装赤狐族一直在我跟前,就等着给我致命一击吗!”

    鲍老爷眨了眨眼,忽然有些理解无能:“所以你到底是恨他破坏你的计划,还是恨他欺骗你的感情?”

    赤炀脸色一变:“我跟他能有什么感情!”

    鲍老爷手抚山羊胡,忽然问:“如果你想搞清楚当年的事,你把白卿找出来,便会一清二楚了。”

    提及白卿,赤炀脸色更加不自在,冷冷的:“早杀了。”

    鲍老爷先是一愣,而后看了银严一眼,有些不敢置信:“你跟她不是……那他……”

    白卿不是银严的母亲吗!

    怎么这跟他知道的不一样呢?

    赤炀眯了眯眼,“你突然提及她干什么?想把错事推给死掉的白卿吗?”

    鲍老爷忽然有些无语,“难道你就真的从来都没有怀疑过白卿吗?”

    赤炀见他不是开玩笑,眉心皱起,眼皮跳了跳。

    “过去数年的事,真相不重要了!总之,是他欺骗我在先!”

    鲍老爷见他明明怀疑了,却不当一回事,心里窝着一股火:“银政死得好,死得太好了!”

    赤炀眼梢狂跳,怒意不停地上涨,隐隐有些发抖。

    啪!

    一掌劈开了桌子,怒目而视:“你别以为我真的不会动你!要不是看在银政的份上,我会让你安分的享受三分之一的妖界!”

    突然爆发的赤炀,让人感觉有些微妙。

    苏九托着下巴,暗暗思忖。

    总觉得这又是一盆狗血大戏……

    这时,赤烟儿提起裙角,慌张的跑到赤炀面前,“爹爹……”

    赤炀深吸了一口气,才把暴走的情绪稳住,咬着牙:“今天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鲍老爷冷哼了一声,专门伤口上撒盐:“我不走,你把杀了,我去找银政。”

    “你——!”

    赤炀闭了闭眼,不想在跟他扯皮,便看向了银严,“你到底是要他们生,还是要他们死!”

    银严虽然惊讶于他听到银政的事情受到刺激,但也没有多想,冷淡的回:“你别太自信了,有些人不是你想杀就能杀掉的。”

    赤炀刚要冷冷的下令,就听见鲍老爷忽然道:“他一直以为银严是你跟白卿的儿子。”

    咔嚓。

    一句话挑断了赤炀的神经,他倏地扭头:“怎么可能!我疯了吗!”

    鲍老爷摊手:“我怎么知道你疯没疯,要不然你以为我怎么知道银严是你儿子的?”

    赤炀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忽然感觉脑袋很乱。

    银严皱起双眉,“什么意思?我娘是谁?”

    “你没娘!”

    赤炀烦躁的回了句,一张俊美的脸,阴沉的有些可怕。

    银严:“……”

    该生气的不应该是我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