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 赤炀的条件

    赤炀笑了笑,眼底隐藏着一丝阴森,“听血鸦说,前晚他带着前锋去巡视,发生了一些误会,弄出一点摩擦,幸好几位平安无事。”他话音一顿,语气有些可惜,“我那几十只的赤狐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死得很惨,内丹都被挖了。”

    最后一句,带着咬牙切齿。

    银严:“……”

    就说这次摆宴摆的奇怪!

    鲍老爷:“……”

    说好的没有招惹赤炀呢?

    这时,就见少年白皙的下巴微抬,语气挺惊讶的:“哎呀,内丹没了?谁这么可恶?我只是杀了他们而已啊。”

    听听这话,好像杀了他们没什么大不了的,挖内丹才是罪不可赦的!

    可问题是内丹也是他挖的,还在这里装大尾巴狼!

    你敢说这不是为了气人吗?

    不,是气妖!

    赤炀额角青筋直跳,放在桌上的手攥拳,骨节泛白,差点把桌子给掀了。

    “……”

    红叶殿忽然陷入了安静。

    祁绍吃肉。

    谢忱喝酒。

    轩辕欢低头。

    银严和鲍老爷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

    眨了眨眼,假装没听见吧。

    一个个都是若无其事,好像什么都没听到过的样子。

    停滞了片刻。

    赤炀缓了缓情绪,暂时还不想闹翻。

    今晚的主题是银严与烟儿的婚事,等到办完之后,再好好收拾这小子!

    赤炀眼神一狠,又掩了下去,“银严,有件事我想跟你单独商量。”

    银严冷眼望去:“有什么话在这里说便是。”

    赤炀扫了一眼其他人,阴险一笑:“你确定在这?”

    银严薄唇紧抿成冷硬的弧度,冷冷的看着他。

    “请吧?”

    赤炀起身往后面走,朝着赤烟儿使了使眼色。

    等到银严起身,赤烟儿也更跟了过去。

    红叶殿只剩下苏九他们,还有站在赤炀座位后面的血鸦了。

    苏九玩味的勾起唇角,看向他:“哟,毛还在呢。”

    咕嘟。

    血鸦吞了吞口水,心里直发毛。

    苏九却跟逗弄鸟儿一样,继续道:“啧啧,可惜那些小乌鸦没有内丹,要不然我就赚翻了。”

    听听这是人话吗?

    血鸦差点吐血。

    这个人绝对是魔鬼!

    他根本就不在意他们知不知道内丹是他挖的,一切都是为了给他们添堵!

    轩辕欢望着银严离去的方向,满眼的担忧。

    苏九给她叨了一块肉,淡淡的安抚:“不用替他担心,他会处理好的。”

    轩辕欢抿着唇,思忖再三,说道:“我感觉……那个女的好像对银严有意思?”

    苏九挑了挑眉,手抵着下巴,“是吗?我跟你感觉相反。”

    轩辕欢眼梢一抽,嘀咕了句:“你们这些男的当然不懂女人的小心思了,看见漂亮的就走不动道了。”

    苏九斜眼看她,“我这张脸还不够漂亮吗?”

    轩辕欢无言以对。

    就他这张脸,女人看见都会嫉妒的。

    苏九筷子点了点碗沿,“安心吃,安心喝,有事我顶着。”

    轩辕欢脸一红,不自在的咳嗽两声。

    祁绍:“……”

    谢忱:“……”

    九哥,你行行好,就放轩辕欢一条生路吧!

    *

    带着银严离开的赤炀,直接把赤烟儿的身份说开了。

    一听见赤烟儿是赤炀给他选的未婚妻,银严脚下就跟有滑轮一样,瞬间划开几米。

    他冷着脸,阴沉的盯着赤炀,“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我绝对不可能娶她!”

    赤炀并不着急,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这件事我不是跟你商量,只要你娶了烟儿,你可以继续当你的妖王,我也从此不过问妖界的事情。包括你那些人类朋友,我也不会追究他们的责任,放他们安全的离开妖界,当然,如果你实在是喜欢轩辕亦然,把她收为妃子,也不是不可。”

    赤炀觉得自己已经退了很大一步了,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

    银严没有理由会拒绝自己,这是目前处理这些事最妥当的方法,没有之一

    然而,银严却笑了,尤其是他提到其他几个人类,他探问:“你既然如此有把握,想必也在夜宫安排了很多妖兽了吧?”

    赤炀不屑一笑,“杀鸡焉用牛刀。”他像是想起什么,又讽笑起来,“你不会以为他们杀了几十只赤狐就能掀起浪花了吧?哦,还有鲍老爷。可惜两百年前他就不是我的对手,现在……呵呵。”

    看见他这自大的模样,银严冷笑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赤炀脸上笑容瞬间消失,“除非你希望你的朋友死。”

    赤烟儿咬着下唇,快步走到银严身边,轻声细语的:“严哥哥,你不要忤逆爹爹的意思,我以后会对你很好的。”

    银严眼神一冷,用力甩开她,语气冰冷,“谁是你哥哥,别胡乱认亲!”

    赤烟儿眼圈微红,委屈的看向赤炀:“爹爹……”

    赤炀眯起双眼,“看来,你是真的不在意轩辕亦然的死活了。”

    银严面容一僵。

    “赤狐与银狐之间的战争,你为何一定要牵连无辜的人类?”

    “她喜欢你,你也喜欢她,你觉得是牵连吗?”

    银严喉间一哽。

    是啊,因为他,她才会遭到牵连的。

    银严垂下眼,手攥成拳,抬眸却是一片平静:“我答应你的提议,你把亦然放了。”

    赤炀冷眼看着他,笑的很奸诈,“我虽不曾养育你,但还算了解你,一旦我把那丫头放了,你只怕会一死了之。”

    银严下颚紧绷,眼睛有些发红。

    “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放心?”

    “我已经安排好了,今晚就是你与烟儿的新婚之夜。”

    “爹爹?”

    赤烟儿也有些吓到了,错愕的看着他。

    赤炀递过去一个温柔的笑容:“夜长梦多,听话。”

    赤烟儿眸光闪烁,轻声点头:“嗯。”

    赤炀又给他使了使眼色,让她靠近银严。

    银严这次没有推开她,面无表情的看着赤焰,全身血液都是冷的。

    赤炀很满意的表现,淡淡的:“相信今晚的客人都会祝福你的,轩辕亦然也会,对了,如果你真的很喜欢轩辕亦然的话,也可以同时娶了她。”

    他笑的不怀好意。

    银严目光很冷,侧目看向身侧之人,“你确定你要嫁给我?”

    赤烟儿迟疑了,但还是重重的点头,“严哥哥,我就是为了你而存在的。”

    银严冷冷的收回视线,“既然如此,那办吧,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

    声音没有任何温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