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 关于姓名:还知道隐姓埋名呢!

    避免宴席期间赤炀会揭露银严的身世,以及留在妖王宫依然会有危险的因素。

    所以苏九直接把他丢进空间里,关闭了神识。

    此行,就只有他们一行六个,银严,苏九,祁绍,谢忱,轩辕欢,鲍老爷。

    赤炀远远地看着他们走近的身影,不由得眯起眼睛。

    银严一个过来不带近卫,他尚且可以理解。

    但是带了拖后腿的人类,竟然还敢如此无畏。

    这是瞧不起他的手段,还是嚣张到不把他放在眼里呢?

    就在他暗暗沉吟的时候,看见走在最后的鲍老爷了,顿时露出了讽笑。

    原来是把这老头给请过来了,怪不得来的这么无惧无畏呢。

    一行人走近。

    赤炀敛起讽笑,颇为温和的开口,“欢迎诸位前来夜宫做客,鲍老爷许久不见,今日竟然也有闲情雅致?”

    鲍老爷跟他是旧识,笑着回应:“哈哈哈,赤炀老弟这话说的,咱们兄弟也有一百多年未见了吧?”

    说是兄弟,以前是水火不相容的。

    赤炀哈哈一笑,“一百多年未见,你老了不少啊?”

    鲍老爷摆手:“害,我又不是千年的王八,哪能不老呢?”

    赤炀笑意减少两分,转眸扫向四个人类。

    最漂亮的人……

    他眯了眯眼,视线落在中间的白衣少年身上。

    身为男儿郎,的确生的美艳不可方物,在四人当中实在是惹眼。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对方抬起眼眸,波澜不惊的对他对视。

    眸光浅淡,清冷无波,淡定的不像话。

    赤炀背在身手的手微微收紧,面色如常的:“诸位里面请。”

    他侧身,往前带路。

    血鸦跟在一旁,眼神盯着白衣少年。

    看给你傲的,等会就叫你哭了!

    不论是主子还是手下的眼神都很明确的在苏九身上停留过。

    鲍老爷心下不安,跟在后面,扯了扯苏九袖口,“你是不是得罪赤炀了?”

    苏九惊讶的侧目:“没呀,我第一次见到他。”

    祁绍:“……”

    谢忱:“……”

    轩辕欢:“……”

    好像确实没毛病。

    鲍老爷捋着山羊胡,目光沉沉,“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多多小心。”

    苏九点头,表示很乖很听话。

    鲍老爷这才放下心。

    他到底没见识过苏九实力,在他看来,这小孩年纪不大,根本没自保能力。

    赤炀带路,很快把他们带进了红叶殿。

    殿内立着一个容貌极美的女子,衣裙飘飘,浅笑嫣然的看着他们。

    “爹爹……”

    她脚步轻盈,来到赤炀身边,偷偷看了银严一眼。

    明显打量的眼神,让银严心里很不舒服,下意识皱起眉。

    赤炀佯装斥责了句,“一点女儿家的样子都没有,成何体统?也不怕让外人看了笑话。”

    赤烟儿噘嘴,撒娇:“爹爹~”

    赤炀余光轻扫,却是在观察银严的表情。

    他很有把握,只要眼睛没有瞎掉的,都会看得出来赤烟儿比轩辕亦然那个小丫头漂亮百倍。

    然而,银严却没看她,而是左右环顾,问:“亦然?”

    赤炀眼底掠过一丝不悦,面上不显:“轩辕小姐也是本座的贵客,等会自然会将她请出来。你们先入座吧。”

    两人座位小长桌。

    苏九X轩辕欢,祁绍X谢忱。

    那么银严自然是与鲍老爷坐一起了。

    但是赤炀已经让人多了加了一张桌子,美曰其名长辈。

    然后把赤烟儿塞在了银严的旁边坐着。

    轩辕欢柳眉微皱,看向赤烟儿的眼神多了几分敌意。

    就算她生银严的气,但是心底已经把他当成妹婿了。

    现在是什么情况?拉郎配对吗?

    银严在这方面并不心细,加之对方喊赤炀爹爹,他便以为赤烟儿是他血缘上的妹妹。

    并未多想其他。

    赤炀微微抬手。

    小妖们便把晚宴的美酒佳肴端了上来。

    赤狐一族食肉,菜色非常丰富。

    对于苏九而言,这可真是天堂。

    她拿起筷子,半点没有作假,边吃边叹谓:“唔,味道很不错。”

    祁绍和谢忱见状,也放心的吃了起来。

    鲍老爷眼睛一瞪,怎么就吃上了,万一中毒了怎么办!

    他哪里知道,此刻赤炀黑着脸在想,早知道他们吃的这么干脆,就下毒了!

    银严心系轩辕亦然,只是捏着酒杯,并没有动筷子。

    眼神不由自主的四下张望,显得很焦急。

    “严哥哥,我是烟儿,这是我亲手做的,你尝尝?”赤烟儿叨了一块兔肉,放入碗碟里。

    银严口腹之欲不强,礼貌的点头,并未品尝。

    赤烟儿红唇轻抿,美眸泛着光泽,“严哥哥,你不喜欢我吗?”

    银严双眉紧皱,语气寡淡,“我与你并不熟,何来喜欢不喜欢。”

    赤炀的错,他不会算在他女儿头上。

    赤烟儿笑的娇媚,拎起酒壶,给他添酒。

    胳膊有意无意的蹭了蹭银严的手臂,语气却很温婉:“严哥哥现在与烟儿不熟,以后便熟了啊。”

    银严倏地收回手,往旁边坐了坐,连她倒酒的都拒绝了。

    酒水洒在桌上。

    赤烟儿咬着下唇,眼底泛着泪光,“严哥哥……”

    啪!

    轩辕欢把筷子拍在桌上,发出不小的动静:“辣眼睛!”

    赤炀正满意的看着赤烟儿的表现,忽然被打断了。

    他拧起眉,斜眼看去,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人类女子长的跟那个丫头很像。

    “这位想必就是轩辕小姐的姐姐吧?”

    轩辕欢到底是跟着爷爷见惯了大场面,并不畏惧赤炀压迫性的眼神。

    她抬眼,不卑不亢:“正是。”

    赤炀捏着酒杯,微笑着:“呵呵,两位长的很像啊?”

    轩辕欢重新拿起筷子“”“一母同胞,自然像。”

    虽然她尽量想表现的如常,但是一想到这个王八蛋把她妹妹抓了,还给她妹夫找女人,她就恨得牙痒痒。

    赤炀微微移开视线,落在苏九的脸上,“这位公子是?”

    “墨九。”

    少年手支下巴,歪着头,手里晃着酒杯。

    祁绍,谢忱,轩辕欢都是偷偷看了鲍老爷一眼,比较担心他突然发问。

    三人做梦也没想到,鲍老爷正在心里点赞:好小子!还知道隐姓埋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