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赤炀宴请

    赤炀一甩手,将阿亮扔在地上,冷冷地:“下次,本座就没有那么好的脾气了。”

    轩辕亦然扶着阿亮,瞪着眼睛,没再说话。

    身为轩辕家的小姐,她性格向来张扬,习惯哪有那么容易改。

    尽管如此,赤炀已经很满意了,“今晚有晚宴出息,银严和你的朋友都会过来,到时候我再给你看一场好戏?让你明白,银严心里到底是你重要,还是本座这个父亲重要。”

    他扬声大笑,离开。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轩辕亦然倔强的泪水才掉下来,“阿亮,你没事吧?”

    阿亮脖子被掐出几个手指印,轻咳了一声,“我没事,小姐,你不要多想,银公子绝对不是那种人!”

    轩辕亦然点头,“唔,我知道,我不会相信他说的话,一个字都不信。”

    阿亮松了一口气。

    银公子对小姐的好,他都看在眼里,不是作假的。

    另一边,赤炀离开之后,便径直的去红叶殿。

    还未等他进去,就听见一道娇滴滴的声音,“爹爹~”

    赤炀看见对方之后,表情稍缓,声音温和了:“做什么呢?”

    赤烟儿走过来,挽住了他的胳膊,“明日严哥哥回来,我在练习跟他见面打招呼呢。”

    赤炀满意的点了点头,轻抚她的头发,“明日之后,你就会是名正言顺的王后了。

    赤烟儿扬起笑脸,白皙的肌肤透着光泽,一双美眸更是勾魂摄魄。

    少倾,她又扁着嘴:“那个女人怎么办?严哥哥心里只有她一个。”

    赤炀不以为然:“烟儿长的这么漂亮,银严不会不喜欢的。”

    赤烟儿眼神微闪,长睫轻颤,“真的吗?爹爹也觉得烟儿很漂亮吗?”

    赤炀淡淡的点头,“自然如此。”

    赤烟儿望着赤炀的脸庞,露出甜甜得笑容,“爹爹也长的很好看。”

    赤炀俊逸外表,看不出岁月留下痕迹,这也是三十岁左右的青年。

    然则,他已经三百岁了。

    赤炀左右看了看,“红叶殿,留给你们当做新房如何?”

    赤烟儿长睫低垂,看不出神色,声音很柔,“一切都听爹爹安排。”

    赤炀又抚了抚她的发丝,面上多了几分轻松。

    既然银严不愿意背叛银狐,那他就耐心的再等等。

    只要他同意跟赤烟儿在一起,以后生出来的孩子,照样还是赤狐血脉。

    这算计的也确实够深了。

    如果是拿轩辕亦然的性命来换的话,银严或许真的会答应。

    只可惜,他算漏了一个人。

    *

    鲍老爷来妖王宫是从地下钻进来的,一点儿也没有惊扰到别人。

    对于妖王宫他也是很熟悉的,轻而易举就找到了招待客人住的地方。

    苏九给他倒了一杯茶,他一边喝,一边气急败坏的:“那个老东西大概是猜到了我会介入,居然在夜宫里面到处都下了禁,非但没找到人,还把我家的地鼠吓得不轻。”

    地鼠……

    苏九抿唇,有个性。

    鲍老爷掐着腰,喘了一口气,“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找到破解之法了,开玩笑,这地下就是我鲍老爷的地盘,凭那点禁就想要阻止我,门儿都没有!”

    苏九又给他倒了一杯茶,才平静的把赤炀宴请他们的事情说出来。

    鲍老爷先是一愣,而后挥手:“不行!不能去,赤炀这东西一肚子坏水,你去了会吃亏的!”

    苏九叹了一口气,挺无力的:“唉,我朋友在那,我不去不行啊。”

    鲍老爷咬咬牙,“我今晚就去把她偷出来!千万不能去!”

    苏九抿了抿唇,还是一张无辜脸。

    祁绍都看不下去了,“鲍老爷,九哥在逗您呢,她巴不得去赴宴搞事呢。”

    这话把鲍老爷说的一愣,“去赴宴搞事?”他皱眉,训导的语气:“你不要以为我是在开玩笑,赤炀这厮能等待这么多年,你也该知道他不是好惹的了。”

    苏九殷红的唇翘起,并未掩饰眼底的暴戾,“是吗?巧了,我也不太好惹。”

    有人请君入瓮,她去瓮中捉鳖。

    没有任何冲突,对吧?

    鲍老爷被她突然转变的眼神吓了一跳,“你,你认真的?”

    苏九淡淡抬眸,“比真金还真。”

    鲍老爷忽然一静。

    他望着少年的脸庞,忽然发现,他虽然跟赫连歌长的很像,但是气质却是截然不同的。

    他叹了口气,“我陪你一起去。”

    苏九没拒绝,“谢谢。”

    鲍老爷:“……”

    怎么忽然有种自己又掉进陷阱里去的感觉呢?

    苏九之所以没拒绝鲍老爷,当然是因为他所谓的地下逃走。

    在不清楚赤炀的实力之前,先把逃生的路安排好,未免后顾之忧。

    鲍老爷的地下路线,无疑是最好的。

    “哦,对了,我给你带来了果树苗,还有一把椅子,啊!还有这个,你以后想捏什么,可以随便捏。”

    他掏出苏果树苗,椅子,还有一本御土之术的书。

    苏九略微皱眉:“书就不必了,果树苗和椅子我就收下了。”

    天生的防备心理,让她防备无条件对自己特别好的人。

    就算欧阳蕴与他是旧友,却也是多年未见了。

    帮忙尚且能理解,送东西毕竟是无关紧要的,但是这本书御土之术,绝不是随便给的。

    鲍老爷被拒绝,有些愣懵逼:“我这第一次送就没送出去?你是觉得我这个御土之术不怎么样吗?”

    少年朝着他笑了笑:“太好了,受之有愧。”

    鲍老爷看着他的神态,加以思索,又好气又好笑道:“你这小子,我给你好东西你还不要,真以为我是白送你的啊?我收了一大帮子的徒弟,没有一个能把御土之术修炼的精湛的。我一直在后悔当年没把这个给你爹,所以才会给你啊。”

    他把书塞进苏九手里,“前面还夸你精明呢,别在这时候犯傻啊。”

    苏九看着手里的书:“……”

    原来借用父亲的大名得来的好处,这么爽!

    忽然想当一条咸鱼,不努力了!

    *

    翌日,晚上。

    夜空的极光,像是一幅幅美丽的画卷。

    赤炀派了手下去妖王宫,美曰其名是接人,实际上是担心银严他们不去。

    不过他们的担心多余了,银严已经提前带着苏九他们走了,正好与他们错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