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装逼的本事很到家

    鲍老爷没说话。

    这话说着简单,但是做起来就难了。

    现在赤炀发难,已经跟银严摊牌了。

    银严若是再不同意的话,赤炀也会为了搅乱银狐一族,而将银严的身世公布。

    沉默了片刻,他道:“我既然答应你出头,就一定会出头,但是结果我不能保证,毕竟赤炀那个家伙很阴险。”

    苏九勾唇:“我说过,您就算拒绝也无碍。”

    鲍老爷眼梢一斜:“嘶,我发现你这小孩年纪没多大,心眼忒多了,这时候了还在这装蒜。”

    苏九浅笑:“我可是真心的。”

    我信你个鬼!

    鲍老爷也不拆穿他,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这小孩得他眼缘,不虚伪不做作,让人心里舒坦。

    他转身,一边往回走,一边到“我虽然已经划出了妖界,但是妖界的事情也有略知一二,我先让手下的小妖去探探你那朋友在哪。”

    苏九对此没有异议。

    事实上在得知银严是赤狐血脉之后,她就不太担心轩辕亦然的处境了。

    不自由,但不至于有危险。

    这大概也是银严担心却并不是很害怕的原因。

    两人边走边商议,回去的时候祁绍在吃葡萄,“他们回来了!”

    谢忱正歪着头看他吃东西,闻声看向前方。

    轩辕欢也站了起来,面色紧张的看向苏九。

    苏九递过去一个安抚的眼神。

    轩辕欢才暗松一口气。

    鲍老爷捋着山羊胡,笑眯眯得:“你这小孩得到你爹真传了,这姑娘长的不错啊。”

    苏九语气淡淡的:“不要误会,这是我朋友的姐姐。”

    “你朋友的姐姐?嘶,我听说被赤炀抓去的那是银严的未婚妻,哎哟,啧啧……你这小坏蛋!”鲍老爷余光觑着她,就差没有直接说句“渣男,花心大萝卜了。”

    “……”

    苏九也是醉了,这老头年纪不小了,怎么满脑子装的都是风花雪月的事。

    两人的声音不算小,对面的四个都听到了。

    轩辕欢面颊微红,尴尬的低头。

    银律瞬间嗅到危机感。

    这才几天没见主人?

    轩辕欢怎么又跟主人扯上关系了?

    他把主人让给墨无溟那个坏蛋,就已经很痛苦了好吗!

    银·傻白甜·律掐着腰,没有预兆的,朝着轩辕欢:“哼!”

    轩辕欢一脸懵逼。

    我什么时候招惹他了?

    祁绍和谢忱揉了揉鼻尖。

    可能当事人都是后知后觉吧。

    等有时间,他们必须得提醒一下九哥。

    男人的身份,就要轻易去招惹小姑娘。

    就从她的外在条件,除了没有一般的男人高之外,所有地方都是秒杀。

    再加上她的行为举止,一会搂腰杀,一会眼神杀,谁他妈能受得了啊!

    并不知道他们想法的苏九,走过来之后,站在轩辕欢身侧低语了两句。

    主要还是说轩辕亦然的事,鲍老爷答应帮忙,已经让手下去查位置了。

    轩辕欢心系妹妹,也没有多想。

    等到话说完之后,才发现他们俩挨得很近,手臂贴着手臂。

    她低着头,悄悄横移一步。

    苏九面色如常,并未觉得不妥。

    祁绍和谢忱都叹了一口气。

    真是个祸害。

    银律的脸都能当墨汁使用了,赶紧站在两人中间,抱住苏九胳膊。

    “主人,咱们现在回妖王宫吗?”

    “你们先回妖王宫,出了任何事,也不会来不及。”鲍老爷意有所指的说道。

    苏九明白他指的是银严的身世问题,点头:“嗯。”

    鲍老爷亲自送他们离去,路上还不忘说,“椅子和果树苗,我等有消息了,一起给你带过去啊。”

    “谢谢您。”苏九真诚的道谢。

    鲍老爷拍了拍他肩膀:“行了,天色也不早了,我让手下送你们回去吧。”

    “无碍,您先回去吧。”

    苏九拒绝了,既然来了妖界,岂有不逛逛的道理?

    鲍老爷无奈,“那行吧,注意安全。”

    苏九随意的挥挥手,跨到岸边。

    踩了一下午的软地面,突然变硬了还有点不习惯。

    鲍老爷目送他们离去,笑着摇了摇头,背着手往回走去。

    等到鲍老爷的身形看不见之后,隐藏在丛林里的开始蠢蠢欲动了。

    欻欻——

    很细微的动静。

    苏九耳廓微动,眼底掠过一道邪气。

    谢忱快走一步,来到他身侧:“九哥……”

    苏九轻飘飘的眼神扫过去,声音挺柔:“可惜没把富余带过来,不知道妖兽是什么味道。”

    谢忱:”……“

    有些人本质上的嗜血,是不会那么轻易改变的。

    祁绍只是听说过他们历练烤肉的事,所以没有谢忱那么印象深刻。

    单纯地以为苏九想吃肉了,便道:“咱们回去,顺道看看有没有野鸡野兔什么的?”

    谢忱:“……”野妖要不要?

    正说着,他们越过了这片树丛。

    欻欻!

    声音变大了。

    前后都有,很快他们五个就被包围了。

    只一眼便认出来这是赤狐,赤红色的狐毛,个个都有两三米的长度。

    加在一起,足足有六十多只,

    银律如临大敌:“主人,这是赤狐族的前锋!”

    扑哒扑哒。

    头顶也被密集的黑色笼罩。

    乌鸦成群,黑色羽毛,红着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下面。

    这时,就见赤狐群后面走过来一个人影,那是血鸦,他道:“小殿下,为了不必要的伤亡,我劝您还是乖乖地跟我们回去吧。”

    银律怒目圆睁,“你做梦!”

    血鸦冷笑了一声,阴冷的眼神落在旁边的几个人类身上。

    “小殿下身份尊贵,我也不想太为难您……”他语气一顿,话锋一转:“你这些人类朋友应该是第一次来妖界吧?刚好我们赤狐一族很久没有沾人肉了,你这人类朋友年纪不大,肉质肯定不错。”

    银律眨眨眼,重重点头:“嗯!”

    他在作死,不拦着他!

    血鸦面色一滞,以为自己没说清楚,便又道:“赤狐要吃人肉了。”

    这次银严没说话,苏九倒是开了口。

    她抄着双手,靠在树边:“好久没见过比我还会装逼的人了。”

    语气带着由衷的赞叹。

    跟着苏九久了,祁绍和谢忱装逼的本事还是很到家的。

    两人站在苏九身侧,煞有其事的讨论。

    祁绍:“他应该是妖吧?”

    谢忱:“很快就是死妖了吧。”

    祁绍:“死妖怎么吃人肉?”

    谢忱:“所以说他是装逼喽。”

    轩辕欢:……

    总感觉自己很不合群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