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8章 银严是赤狐

    卧槽!

    祁绍撒手就往后面跳:“有妖怪!”

    谢忱差点被他逗笑了:“这里是妖界。”

    不过会说话的果树,他也是第一次见。

    这时,就听见鲍老爷再次开怀大笑起来:“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们会吓到的!怎么样怎么样,我的果树有意思吧?”

    一听这话,就是故意的。

    祁绍嘴角抽搐:“你这果树是活的,还能吃吗?”

    鲍老爷捋着山羊胡,眉毛高挑:“怎么不能吃了?我为了让这些果树拥有妖灵费了不少事呢,它们结出来的果子不知道多好吃呢!”

    他说着,还不忘call苏九,“等会我送你一点果树苗,虽然你回去种的话不一定能有妖灵,但是结出来的果子,也是比你在外面买的好吃的。”

    苏九来者不拒,道谢。

    两人有的没得聊了一会,鲍老爷眼神闪了闪,“这时间不早了,你们在这里多住几日吗?”

    苏九什么没见识过,当然看出来他平静下来之后,开始逃避的心态。

    直接开门见山的:“我想鲍老爷应该明白我们来这的原因,妖界的纷争我并不关心,但是我的朋友赤狐的人抓去了,我想要您的帮忙。”

    够直白,够简单。

    鲍老爷脸一红,也有些诧异:“原来那个被抓走的人类姑娘是你朋友啊?”

    苏九点头,“您若愿意帮,晚辈感谢。若不愿意帮,晚辈也不强求。”

    强人所难是她的强项,但是对方是欧阳蕴的旧友,她不想强求。

    鲍老爷自然听出她是认真的,不由叹了一口气,靠在椅子上,“这件事实在是复杂,不仅仅是赤狐和银狐两者的关系,不过你既然开了口,我就出个头也无妨。但是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话,还是得看妖王银严。”

    事情再次扯到了银严身上。

    苏九若无其事的看了银律一眼,并没由追问鲍老爷原因。

    但是银律听见了,自然会好奇:“鲍老爷,什么意思啊?我大哥怎么了?”

    鲍老爷看出他心思单纯,并不想把这种事情告诉他,只是含糊的:“他是妖王嘛,说话比较分量。”

    银律不疑有他,满脸崇拜的:“那是!我大哥特别厉害呢!”

    鲍老爷忽地起身,朝着苏九使眼色:“小聿啊,我有些东西要带给你娘,走我带你过去拿?”

    苏九冒用的赫连聿的名字,知道他要单独跟自己说话,便起身跟上。

    余下的几个,也就只有谢忱发现了端倪。

    祁绍拿着一个苹果,啃了一口,“唔,怪甜的……我发现妖界还挺好玩的,比外面好玩多了。”

    银律扬起下巴,特别的骄傲:“那是当然了,等到我们把轩辕亦然救出来之后,我带你们去妖王宫后面的蜂池看看,那里的蜜蜂个个都会唱歌。”

    祁绍眼珠一转,坏坏的:“你知道蜂蜜是怎么出来的吗?是尿出来的,再想想你家那蜂池,欸嘿嘿……”

    笑容突然邪恶。

    谢忱:“……”

    轩辕欢:“……”

    信了你的邪。

    银律就不淡定了,气得耳朵都竖起来:“胡说八道!蜂蜜是蜜蜂一点一点酿出来的,你家才是粪池呢!”

    祁绍笑的挺贱的:“哈哈,你自己说是粪池,我又没说!”

    银律低下头,眼睛往上看,气呼呼的盯着他。

    如果眼神能杀人,祁绍已经被大卸八块了。

    祁绍啃着苹果,就跟没看见似的,继续嘴贱:“你还不服气呢,那你说蜂蜜怎么出来的?”

    “我……我,反正就是酿出来的!”

    银律气得直跺脚,又说不出个原理,简直快急哭了。

    祁绍朝着他略略略的吐舌头。

    谢忱捏了捏眉骨,对于这个幼稚鬼无语,避免银律哭出来,他便开口:“我看过一本书上面有记载,蜜蜂是有两个胃的,一个是专门采集花蜜而后吐到蜂巢里多次反复酿出来的,所以蜂蜜并不是排泄物。”

    祁绍是真的贱,还会钻空子:“哦,也就是排泄物变成呕吐物而已。”

    银律刚扬起来的嘴角僵住了,气得恶狠狠地瞪着谢忱:“我家蜂池不是排泄物,也不是呕吐物!”

    谢忱:“……”我安静的看戏不香吗?

    祁绍早就捂着肚子笑了起来,还朝着谢忱挑眉,仿佛在说“让你拆老子台啊?还拆不?”

    轩辕欢无奈的看了他们一眼。

    心里很烦闷,一想到妹妹被妖兽抓走,心里就七上八下。

    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

    另一边,鲍老爷已经跟聊上正题了。

    苏九平常喜怒不形于色,让人根本猜不到情绪。

    鲍老爷也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把这件事中间的曲折告诉她。

    看见对方听完之后,神色依旧如常,鲍老爷才满意地点点头,“总之。这件事牵扯甚广,一旦被揭露,势必会引起整个妖界的反弹,现在的平衡也会打破,到时候妖界就要生灵涂炭了……”

    苏九内心还是很惊讶的。

    毕竟,现任妖王非先妖王血脉,这种消息传出去,就足够掀起惊涛骇浪了,更何况,现任妖王是赤狐血脉呢?

    鲍老爷背着双手,叹了口气,“怎么说呢,银政当年也没有看错人,银严这孩子,但凡有点私心,他大可以赤狐血脉的身份,光明正大的占了妖王之位。手段狠一点,待到局势已定,谁还能翻起浪花?”

    他接着又有点幸灾乐祸,“恐怕赤炀自己也没想到,把亲生儿子安排到死对头手里,最后却还是没有得逞。反倒让亲生儿子与自己势不两立,哈哈,这恐怕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后悔的一件事了。”

    苏九不置可否。

    但站在银严的角度,所做的每个决定,都太艰难了。

    鲍老爷见他不语,又道:“你跟银律是什么关系?我看他做什么都以你为主心骨。”

    苏九也没隐瞒,“他是我的契约兽。”

    鲍老爷眉心一皱,“契约兽啊?”

    苏九无声点头。

    鲍老爷低头沉吟,“虽然我也挺看好银严的,但是说句实话,以妖界众生的心思,若是突然知道真相……银严妖王之位不保,银律大概率会被推上去。”

    银狐统治妖界千年,死忠粉一堆,绝不会允许妖王突然变成赤狐血脉的。

    苏九挑了挑眉,“让银严好好当他的妖王不就行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