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6章 欧阳蕴之子,求见

    砰!

    房门被人一脚踢开。

    强悍的元气,迎面而来。

    第五瀛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只脚已经落在他的头上。

    由上至下,巨大的冲击力,让他双膝跪地之后,脑袋又狠狠地撞在地上。

    砰!

    又是一道动静,却是关门声。

    一干人等抬起头,便只来得及看见这样一个画面。

    玄衣男子靠门而立,抬起右脚,踩在他们主子的脑袋上,垂眸:“你就是第五瀛?”

    没有任何波动的一句话,搭配他此时的动作,宛如一个兴师问罪的君王。

    第五瀛被打的脑袋嗡嗡叫唤,还不等回神,脑袋就被人踩住了。

    他歪着头,怒吼:“我就是第五瀛!你是什么人,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

    墨无溟单手负背,低垂眼睑,余光睨着脚下:“第五家长子,果然威风极了。”

    冷酷的嗓音,让人心惊肉跳。

    第五瀛怒极,刚想要挣扎,才发现双手被一股力量压制了。

    摁在地上,动弹不得。

    这个发现让他惊恐的瞪大双眼!

    他刚突破七阶元皇,步入一阶元尊,怎么可能会有人是他的对手?

    不,他一点也反抗不了,对方修为在他之上!

    恐慌一下子就蔓延开了,他低吼道:“来人!来人,你们都在干什么!把他给我抓住,重重有赏!”

    他一个元尊都挣扎不了,更何谈那些元皇与元王了。

    早在他被踩之际,一股强悍的威压,已经控制了他们的行动了。

    第五瀛意识到不对劲,慌乱的:“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就该知道伤我,你也跑不掉!你会被整个大陆通缉!”

    墨无溟背在身后手指轻轻摩挲,目光似毒蛇粘液般在第五瀛侧脸淌过。

    他冷冷地开口:“借用我爱人的话,最讨厌装逼的人。”

    话音落地,他抬脚,又落下。

    看似轻飘飘的动作,却准确的踩断了他趴在地上的手指。

    左右两边,各自一脚。

    咔哒!咔哒!

    这声音骨头应该是碎了。

    众人顿时感到毛骨悚然。

    仿佛这一脚下一秒就会落在他们身上一样。

    但是似乎并不打算对付他们,垂眸欣赏着第五瀛惨烈叫声。

    跟着拿起剑,不偏不倚,朝着第五瀛身上四处,捅了四下。

    从头到尾他冰冷的眼神,连一点波动都不曾产生。

    众人骇然不已。

    这简直就是一个恶魔!

    意识到这一点,众人浑身犹如蚂蛀。

    男人忽地抬眸,冷冷扫了他们一眼,“辛苦了,你们快拿着钱走吧。”

    语气挺熟稔的。

    众人就这么看着他离开,一时之间不能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

    实在是这场突然事件太快了,两句话的时间,人家已经捅完人走了。

    而他们又哪里知道,这要是第五瀛疼晕之后,听见的最后一句话。

    一群人抬着浑身是血第五瀛回去治疗。

    第五瀛刚有一点意识,第一句话就是弄死他们。

    一群人反应过来了,但是一个没跑掉,一个死得比一个惨。

    第五瀛到底是修为高深,虽然同样被捅了四刀,却不至于丧命。

    “妈的,敢暗算老子,把南幽大陆翻个底朝天,也要把这个孙子找出来!”第五瀛一边说,一边拿刀捅手下泄愤,狠戾的不得了。

    家里的护卫问道:“少爷,您可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

    第五瀛双目狰狞,一巴掌甩过去:“老子怎么知道他长什么样子?老子被人踩在脚底下,脚底下!”

    护卫被打的摔在地上,又被狠狠踹了两脚。

    第五瀛的暴戾人尽皆知,因为家大业大,修为也强,基本上没人与他为敌。

    眼下吃了这么大的亏,哪里能咽的下这口气!

    顿时把城里城外弄得鸡飞狗跳,人还没找到!

    墨无溟的所作所为无人知道,包括青颜,他做完之后,就去了在南幽大陆建立的势力地点。

    二战受伤,事情的进度不能耽误,他得重新安排布局。

    彼时,苏九在银律的带领下,也来到了角戈沼泽地。

    入眼之处,皆是一片黑色,空气里还弥漫着烂泥的味道。

    轩辕欢皱眉,“这里能住人吗?”

    银律扭头看她,纠正道:“鲍老爷不是人,他是要妖,不过我们都不知道他的本体是什么,有小妖说他是鲍鱼,所以叫鲍老爷。”

    轩辕欢嘴角微微一抽,“行吧。”

    祁绍手里拎着一根棍子,弯着腰,朝着泥里面戳了戳,“你们看,这里还冒泡呢?是不是有鱼啊?”

    银律脸色一变,“小心!”

    “啊?”

    祁绍扭头,棍子忽然被绞进去,身体也往前一拱。

    幸亏谢忱一直盯着他,勾住他的腰带,就给他拽了回来。

    谢忱:“你一天天的是不是闲得慌?”

    祁绍:“……我不闲我能戳那玩意吗?”

    谢忱:“……”

    妈的,无言以对。

    咕嘟嘟。

    沼泽地忽然开始冒泡泡了,散发着一股浊气,很呛鼻。

    银律拉了拉衣服,乖乖巧巧的弯腰,“妖王宫小殿下银律求见鲍老爷!”

    “……”静默。

    就连刚才的小泡泡都不见了。

    祁绍弯腰,又捡了一根棍子,指了指前面,“你们看,那边是不是有个影子?”

    几人抬眸,果然看见一个影子。

    很快,对方开了口:“鲍老爷不想管妖界的事情,让你们回去呢!”

    很年轻的声音,应该是鲍老爷的手下。

    银律噘着嘴,大眼蓄满眼泪,凑近苏九:“主人?咱们怎么办啊?”

    苏九头也没回,捏住他的下巴,把他的脸转开。

    冷淡的开口:“麻烦通报一下,欧阳蕴之子,求见。”

    轩辕欢一愣,扭头看他。

    苏九负手而立,面不改色,丝毫没有撒谎的心虚感。

    轩辕欢暗暗佩服,果然成大事者,都有一个厚脸皮。

    这时,对面的影子,忽然像是吃了炫迈,就这么窜过来。

    真的是窜,脚尖贴着沼泽地面,速度极快。

    “你说欧阳蕴?嫁给赫连小子的欧阳蕴吗?”又惊又喜的声音,出来的是一个捋着山羊胡的小老头,脚虽然踩在沼泽上,却不染分毫。

    苏九微微颔首,“正是,家父赫连歌,家母欧阳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