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5章 珍爱生命,远离九哥

    *

    妖界,偏殿。

    关于轩辕亦然被抓的事情,已经了解的清清楚楚了。

    对方原本是要抓银律这个小殿下的,阴差阳错才抓了轩辕亦然。

    “所以,你对救人,有什么想法?”轩辕欢冷眼看向银严。

    银严看了银律一眼,垂下头,声音很淡:“我去换她。”

    听见这个决定,轩辕欢一个白眼翻出来了:“你有病吧?就我妹那心性,你换她?她能愿意?到时候她再吵着救你吗?”

    银严皱着眉,声音有些沉:“我会死,不会让她犯傻的。”

    一句话当真是叫几个人都大跌眼镜。

    银律:“大哥?你是认真的!”

    轩辕欢也气得不说话了,她跟这根木头,没有共同语言。

    银严抬起头,满眼认真:“赤狐一族近些年来发展迅猛,银狐一族倾巢而出,还能与他们大战几回合,最红结果是双方重创,若是此刻有异心之势,赤狐与银狐将遭到灭顶之灾,那么妖界必将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银律向来不问世事,懵懂的:“在妖界,不就只有赤狐和银狐双方气势相对吗?大哥,你会不会想太多了……”

    银严冷眼看去,声音加重:“土狼一族数量极多,最近一直在妖界各处徘徊,你以为是为什么?”

    银律咬唇,没敢再吱声。

    祁绍手托下巴,奇怪的:“那你也不用去死吧?你死了他们岂不是更加猖狂吗?”

    银严一滞,扭头看向别处:“总之,我死,就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身为妖界之王,他必须得保护妖界其他的妖兽,绝不能让同族遭遇战争。

    身为银律大哥,他必须无条件的保护他,这是他答应父王的,他必须做到。

    从他生于妖界,叫了那句父王,他就无法为自己谋取任何。

    唯有这条命,他可以选择放弃。

    几人对视一眼,心里同时发出疑问。

    银严在隐瞒什么?

    就这么沉默了片刻。

    苏九忽然开口,“既然你要去送死,不如先帮我找几种药材吧?”

    银严抬起头,“你说。”

    妖界到处都是活物,想要找药材还是挺好找的。

    让那些花儿草儿树儿的去找,事半功倍。

    苏九拿出纸笔,将需要的几种药材的名字,以及大概的模样都详细的描绘出来,递给银严。

    “就是这几种,越多越好。”

    银严接过,点头:“我现在就让他们去找。”他顿了下,看向轩辕欢:“等我把药材找到,就去把亦然换回来。”

    轩辕欢看着他那副认真的模样,忽然觉得脑子疼得厉害。

    银严说完就走了,而且速度极快。

    轩辕欢啪的一掌拍在桌面,指着他离去的背影,“你哥是不是脑袋有问题?”

    银律咬着下唇,就是委屈巴巴的模样,尖尖的耳朵抖了抖。

    “要不是你们来,我大哥可能已经去了……我刚刚想把他绑起来,就是不想他去送死,我可以代替他的……”

    轩辕欢:“……”

    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

    反正就是很憋屈!

    祁绍咬着手指,偷偷看向苏九。

    苏九赏给他一个白眼:“我脸上写着解救之法?”

    祁绍嘿嘿一笑,“九哥你肯定不会让银严去送死吧?”

    银律也像是看到救世主一样,紧紧地盯着苏九,“主人!您有办法吗?”

    有个屁!

    苏九满脸无语:“这里是妖界,妖界之王都没办法,我一个人类,还能厉害到掌控成千上万……甚至是几十万的妖兽吗?”

    祁绍一噎:“好吧。”

    银律也低下了头。

    是啊,这里毕竟是妖界,大哥都没有办法,主人怎么可能会有办法呢。

    感觉不到希望,整个死气沉沉了。

    苏九手支下巴,靠着椅子,心里挺烦躁的。

    欧阳蕴给的信物她是收了,但她压根就没觉得自己能用的出去。

    谁想到一来这就遇到这么一个难题。

    思忖再三,她问道:“妖界的角戈沼泽地在哪?”

    银律抬起头,眨了眨眼睛,“那是鲍老爷的地盘,早就不属于妖界了。”

    苏九:“……那他在你们妖界说话有分量吗?”

    银律:“当然有了,鲍老爷是我父王那一辈分的,不过他早就不问外界事情了,在他的黑泥潭里都不冒头的。”

    苏九沉默了几秒,起身,“好,咱们去找它。”

    银律愣了愣,“可是我不认识鲍老爷啊,我只是听说过,我没见过他。”

    苏九一边往外走,一边问道:“你只管带路。”

    有用没用,先跑一趟呗。

    祁绍他们也赶紧跟上。

    轩辕欢来到苏九身侧,有些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之前的事情,谢谢你啊。”

    苏九微微侧目,看了她一眼,“你不像是这么客气的人。”

    轩辕欢面色一囧,“以前的事情,抱歉。”

    苏九摆摆手,“算了,好男不跟女斗。”

    轩辕欢抿唇一笑,眼神不由自主的在他脸上掠过。

    走在后面的祁绍和谢忱正好看见她那含羞的眼神,顿时虎躯一震。

    卧槽?

    轩辕欢不会对九哥有意思了吧?

    两人对视一眼,都得到了自己认为的答案。

    祁绍:“……”

    谢忱:“……”

    #珍爱生命,远离九哥#

    *

    南幽大陆。

    高云楼,华礼富贵的装扮。

    第五瀛坐在包间里,正在犒赏手下,桌上各种金银财宝,数不胜数。

    “打得好,可惜没有当场要那小子的命!”

    他垂着头,拿起一串珠宝,递过去,“喏,这是你的。”

    手下笑着伸出手,刚要接住珠宝。

    噗嗤——

    一股鲜血喷出。

    第五瀛手里的珠宝变成了一把刀,捅进对方的肚子,把肠子都给带出来了。

    手下口吐鲜血,跪在地上,“主人……”

    第五瀛脸色阴森,“妈的,弄脏老子的鞋子了!”

    一脚踹出去,将尸体踹飞,撞在墙上,大片血迹溢开。

    血腥味弥漫在房间里。

    第五瀛靠在椅子上,啐了一口,“没完成任务,还想要奖励?嘁……”

    他站起身,瞥了一眼桌上的金银财宝,挥袖一甩。

    哗啦——

    全部落在地上。

    第五瀛伸着懒腰,笑的阴狠,“赏给你们了,把尸体处理干净。”

    理了理衣襟,迈脚往门口走去。

    房间里一干人等松了一口气,弯腰去捡地上的金银财宝。

    然而,就在他们弯腰之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