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你竟然要杀我?

    古树吓得瑟瑟发抖,树皮下渗出的汁液流淌的更多了。

    不要慌!不要慌!

    这里是妖王宫的范围,区区一个人类,他不敢的,不敢的!

    苏九垂着眼睑,慢吞吞地开口:“一、”

    古树听见他真的数数,慌了:“阁下先冷静冷静,这件事有误会,我们可以好好地商量……”

    苏九:“三。”

    一个字就像是一斧头从空而降,把古树劈成两半:“……!”二呢?

    苏九不说废话,放下脚,弯腰拔剑。

    古树双目微睁,刻在身上的那张脸将“惊恐”表达的淋漓尽致。

    死了,死了,死定了!

    就在苏九举起剑的瞬间,后面传来一道惊呼:“苏九?”

    苏九:“……真没意思。”

    不太情愿的收起剑。

    银严已经快步走了过来,“你们怎么来了?”

    啪——

    轩辕欢两步并一步,甩手就是一耳光,咬牙:“混蛋,我妹妹在哪!”

    “大胆!”

    近卫队长怒吼上前。

    银严抬手制止了他。

    这一巴掌他原本可以避开,但他没有。

    他看向那张熟悉的脸,低下头,“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亦然。”

    “什么对不起?”轩辕欢两眼发红,气得发抖:“我不要听对不起!我问你亦然在哪?”

    近卫队长听见这个名字,才偷偷看了一眼。

    这才发现这女子跟轩辕小姐长的极为相像。

    坏了,轩辕小姐的家人找上门要人了。

    “王上……”他小声喊了句,主要是想让他家王上不要那么诚实,等把轩辕小姐救出来再说。

    然而,银严并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已经和盘托出。

    尽管轩辕欢这一路过来,早就有猜测了,亲耳听见银严这么说,还是心慌的流下眼泪。

    “都怪你!我妹妹修为不好你不知道吗?你居然还让她单独出去,你……”

    轩辕欢还想再骂两句,却发现银严双目赤红,不比她好多少。

    她气得甩袖,背过身子。

    祁绍和谢忱走过来,却是告状,把古树刚才的作为说了出来。

    银严额角绷起青筋,冷厉的眼神扫过去,“是真的吗?”

    古树还感叹避过一劫,就听见自家妖王压着怒意的询问,心底一咯噔,

    “王上……老奴这是……”

    银严眯起狭长的眼眸,环顾周围的被破坏的地方,脸色逐渐变得难看起来。

    不用古树解释,他大概能理清楚原因了。

    自从轩辕亦然被赤狐的那边抓了,妖王宫这些妖兽都担心他会因为轩辕亦然而不顾一切放弃妖界,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所以这段时间,他们私下动作不断,完全杜绝任何跟轩辕亦然有联系的,包括赤狐的手下送消息都被他们扣了。

    他分明已经警告过一次了,却屡教不改。

    银严沉着脸,把古树看门的职责撤掉了,重新调了更适合的过来。

    古树很委屈,有些不敢置信:“王上,您为了人类要剥夺老奴的守门之位?您怎可……您这是被人类迷惑了啊!”

    苍老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悲凉。

    银严冷冰冰的眼神扫过去,“害他人被连累,却要当缩头乌龟,父王在世不曾教过本王如此处事!”

    他略微一顿,问道:“你等一而再的忤逆本王,莫不是想要逾越本王,来当这妖界的霸主?”

    声音不轻不重,带着上位者的危险。

    古树吓了一跳,“王上明鉴!老奴绝无二心,老奴都是为王上好啊!”

    “为本王好?便要让本王心爱之人陪葬吗?”银严几乎是怒吼过去的,他咬着牙,深吸一口气,尽力克制情绪:“本王可以不怪你们,因为本王是妖界之王,本王要为妖界考虑,这是身为妖王的责任。可本王能够为你们着想,你们却连一丁点的理解都不给本王,反而得寸进尺!不知所谓!”

    “……”

    古树哑然失声。

    众近卫也噤若寒蝉。

    他们明白这番话不仅仅是说给古树一个听得,包括他们自己。

    “本王念在你是老臣的份上,不予追究。”银严闭了闭眼,声音极冷,“以后谁若有再犯,剔除妖灵!绝不姑息!”

    “是!谨遵王上之令!”

    近卫们浑身冷汗。

    古树此刻哪里还敢宅说什么,只能移步离开守卫的地方。

    银严将近卫们屏退,带着苏九他们往妖王宫走去。

    轩辕欢全程黑着脸,只有苏九跟她说话的时候,脸色才会稍转好些。

    妖王宫处于整个被绿色覆盖的正中间,却并不显得阴森晦暗,阳光从枝叶渗入,多了几分清新宜人。

    加之妖王宫到处都是花卉,还有萤火虫这一类的小妖,一到晚上,更是美不胜收。

    银严直接带着苏九去关着银律的地方。

    还没到地方,就听见银律抓狂的喊叫声。

    “让我出去,你们这群坏蛋!”

    “主人,快来救救银律啊。”

    “…大哥……大哥你放我出去吧!”

    银严抿着唇,回眸道:“他要去找亦然,赤狐那些人的目标就是他,我不能……”

    话未说完,已经低下头。

    轩辕欢冷笑了一声,“你弟弟是弟弟,我妹妹就不是妹妹了?”

    银严不语,只是领着他们进了偏殿,将守门的近卫都撤掉了。

    “是谁?是不是大哥来了?大哥!你快点放我出去啊!”银律趴在门后面,使劲的敲门。

    银严上前,双手掐诀,撤掉了房间的禁制。

    祁绍上前推门,银律都没看清来人,猛地窜起,双手拿着一根绳子。

    祁绍吓了一跳,“草,你干嘛!”

    银律愣了愣,绳子还藏在祁绍脖子上,“呃,怎么是你?我大哥……”

    “小律……你,你竟然要杀了我?你……”

    银严受有些打击的后退半步,眼神里带着一丝失望。

    银律连忙扔掉绳子,挥动双手:“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想把绑起来,我想出去……我不是故意的……大哥,我怎么会杀你呢?你不要误会我……”

    银严静静地看着他,却是思绪横飞。

    有些事,他能扛一点是一点,何必让他再受其纷扰呢?

    银律见大哥不说话,憋着嘴,委屈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哭什么哭,也不嫌丢人。”

    苏九翻了个白眼,从谢忱身后走出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