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我是好人

    不等人回应,古树又急忙撇清道:“那女子跟我们妖王宫无关,你找人不应该来这里找!”

    那模样纯属此地无银三百两。

    苏九皱了皱眉,“我们……”

    轩辕欢的情绪有些崩,脱口便道:“你说什么屁话!我妹妹她到底怎么了?银严呢?为什么他没有好好保护她!”

    古树一听这话,顿时拉响了警铃,“大胆!你竟敢直呼妖王名讳!”

    “什么妖王不妖王的!我妹妹呢?她在哪!”

    轩辕欢的眼睛红了,拔出剑就要冲上去。

    苏九倏地扭头,目光冷冽至极:“干什么?”

    “我……我……”轩辕欢紧咬下唇,把举起的剑又放下了,声音透着哽咽:“都怪我,早知道她出来会出事,走的时候我就不该替她隐瞒……怪我,都怪我……”

    古树看见苏九说话管用,连忙把主意打到她身上去了,“这位公子,我刚刚说的都是实话,那个人类女子真的跟我们妖王宫无关啊!您一看就是深明大义之辈!”

    苏九挑起一边眉毛,笑容不达眼底:“是吗?既然如此,我也挺好奇的,既然与你们妖王宫无关,你为何知道人类女子一事?”

    “……”

    我当然知道,她来过啊!

    古树敢想不敢说,干笑着:“呵呵,妖界一来外人,基本上就全部知道了。”

    苏九懒得跟它废话,“我们是来找银律的,赶紧让开。”

    提及银律,古树瞬间恐慌的低吼:“找小殿下做什么?你们是不是要拿小殿下去换人的?绝对不可能!”

    换人,又是不打自招。

    轩辕欢吸了一口气,有些发抖,“银严这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亏我们家给他吃给他住这么久!我要去杀了他!”

    苏九拧着眉,没有吱声。

    若真是银严无情无义,不管轩辕亦然的死活。

    那不用轩辕欢动手,她也会把他脑袋给揪掉!

    欻欻欻。

    细微的动静声从脚下传来。

    原本不动弹的藤网忽然往中间收拢,空间瞬间变小。

    古树苍老的声音,带着一股狠劲:“妖王宫绝对不能为了一个人类遭遇灭顶之灾!我不会杀了你们的,但是你们也别想伤害小殿下。你们以后就在这里,我会天天给你们送吃的!”

    “……”

    空气停滞了几秒。

    祁绍拱手:“牛逼!”

    谢忱抱拳:“佩服!”

    轩辕欢无语。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耍宝?

    就在她准备拎着剑,冲上去干架的时候,左右胳膊被祁绍和谢忱拉住了。

    轩辕欢回眸,有些生气,“你们……”

    两人没说话,朝着苏九抬抬下巴。

    轩辕欢压着火,“什……”

    “么”字,卡在嗓子眼里。

    只见,方才还冷静持重的少年,忽然像是变了一个人。

    姝丽的脸上覆盖着一层薄冰,双眸幽深,充斥着戾气。

    “给脸不要脸。”

    语气很轻,莫名令人后脊发凉。

    轩辕欢不自觉的后退半步,后背抵在祁绍和谢忱挨着的双臂上,悄声问:“他怎么了?”

    祁绍和谢忱都没吱声,脸上却带着显而易见看戏的神态。

    轩辕欢意识到了什么,横移两步,站在谢忱身侧。

    而此刻古树还没察觉到危险,且将周围的绿藤越发逼近四人。

    绿藤像蛇一样,不断地驱动,缓缓地收紧。

    四人脚下因此而有些晃动。

    “给脸不要脸。”

    苏九冷着脸,身上衍起一股五色的光泽。

    抬手,虚空抽出归魂剑,在空中划了几下。

    蕴藏着强大的元气,导致空气都跟着扭曲了一下。

    “卧槽!这么狠?上来就斩月鬼变啊?”

    祁绍尖叫了一声,谢忱已经抽剑割断了旁边的绿藤,把他拉走了。

    轩辕欢呆愣在原地,盯着少年身上的五色元气,震惊无比。

    轰隆——!

    长剑横空劈下,刺眼的光芒,让人难以直视。

    分裂的地面,宛如一条河道。

    剧烈的动静,也随着地面晃动,传开。

    “……”

    轩辕欢呆如木鸡,视线里仿佛只剩下那道被五色光彩覆盖的白色背影。

    就连地面分开,脚下踩空,也一时之间忘记避开,径直的往后倒去。

    就在她以为会摔得很惨的时候,后腰一热,被人揽入怀中。

    “没事吧?”

    少年剑眉微皱,眼神淡漠而疏离。

    扑通、扑通……

    轩辕欢的心跳突然加速,猛地站直身子,“我没事!”

    苏九后退一步,手腕翻转之际,反手将剑甩了出去。

    嗤!

    归魂剑陷入泥土,正中古树树根,将它扎的动弹不得。

    苏九眼梢一斜,笑的挺坏:“再跑啊?”

    “不,不不敢不敢!”

    古树吓得一动不动,浓浓的枝叶,从树皮渗透出来。

    什么狠劲也没了,只剩下怂。

    完了完了,今天算是惹了煞星了!

    彼时,斩月鬼变的动静,致使妖王宫里的妖兽们都以为是赤狐他们攻进来了。

    银严安排好手下保护银律,便带着近卫妖兽,往外面赶去。

    “王上,若真是赤狐的话,您……”

    近卫队长跟在自家妖王身边,颇为不安的问道。

    银严身披赤色战衣,冷硬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声音发沉:“你们只管保护小殿下,无需顾虑本王安危。”

    近卫队长心下一凉,试探道:“难道你真的要为了一个人类女子……”

    唰!

    银严冷厉的眼神扫过去,警告:“本王若是出事,妖王之位由小殿下继承,谁若是再多言,王法处置!”

    近卫队长连忙颔首:“是!”

    银严加快步伐,心里却如火烧。

    众战士们紧跟其后。

    一片狼藉的树林里。

    苏九抬起右腿,脚尖抵在归魂剑的剑柄上,手肘搭在膝盖上,姿态闲散。

    “我是好人,可你却非要把局面搞得这么难看,现在怎么办?”

    好人跟你有毛关系?

    古树发着抖,还不敢问,只是怂巴巴的:“饶命啊……我就是一个看门的,你们家的妹妹,我真的不认识……您饶了我吧……”

    别说,这玩意还挺衷心的,都这时候了,还死咬着不认识轩辕亦然。

    可惜,苏九不是它的主人,并没有同情心,而是冷下脸:“我数三声,如果银严赶过来,算你命大。反之,我把你劈开当柴烧!”

    声音逐渐阴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