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脑补的力量

    刚到门口,就看见苏九和赫连聿回来了,后面跟着两个人,她没见过。

    “九哥哥,你回来啦!”

    她乖巧的凑了过去。

    墨无溟倏地起身,迈步迎过去,

    他是去过房间才出来陪赫连家主聊天的,与掌柜和店小二都碰过面。

    并没有多余的打招呼,他便搂住了苏九的细腰,阴冷而粘稠的眼神,盯了虞儿一眼。

    之前在拍卖场表白的时候,光线比较暗,虞儿也没注意。

    现在这青天白日,墨无溟的眼神,让她有种随时会被毒蛇咬的错觉。

    吓得缩着肩膀,揪住苏九的袖口,“九哥哥……”

    一直张牙舞爪的小姑娘,忽然变得怂巴巴的。

    苏九表示有点想笑。

    对,就是这么无情。

    墨无溟又把苏九往怀里扯了扯,成功把她的袖口抽出来,“敢哭,把你丢出去。”

    阴恻恻的声音。

    虞儿吸了吸鼻子,倔强的扭头,往里面走,跑到了欧阳蕴的身边。

    不得不说,这个小人精找救星的时候,找的挺准的。

    欧阳蕴柔声的安抚着:“不哭不哭,哥哥跟你开玩笑的呢。”

    虞儿靠在她怀里,偷偷地朝着墨无溟呲牙,挑衅。

    墨无溟直接无视,反正九儿已经在他怀里了,管她去瞎折腾。

    一行人留在赫连家吃了午饭。

    苏九吃着吃着,察觉到了不对劲。

    她扭头,看向了安静的不正常的戴思绮,“思绮?”

    戴思绮咬着筷子,突然被点名,倏地抬头:“啊?”

    唇边沾着油渍,又呆又萌。

    赫连聿就在她身边位置,直接抬手,给他拭去唇角的油渍。

    指腹在略热的唇瓣掠过,灼到的是两个人的心。

    戴思绮吓得后退,双下巴都挤出来了,“你干嘛!”

    赫连聿压下心底的悸动,淡淡的,“年纪不小了,吃东西还跟小孩子一样。”

    挺正常的语气。

    戴思绮的心不正常了,耳后根莫名的变得滚烫。

    她猛地低下头,使劲的扒饭吃,恨不得把脸埋到碗里去。

    赫连歌和欧阳蕴露出笑容,“小聿,思绮第一次来咱们家,你给她多叨点菜。”

    赫连聿自然心领神会。

    很快就暗暗得意的把戴思绮旁边的空碟,堆成了小山。

    戴思绮:“……”

    我又不是猪。

    赫连聿除了对妹妹之外,对于女人的经验,几乎为零。

    当然是把自己认为好吃都分享给了她。

    可惜,两人不在一个频道。

    戴思绮一度认为,这人肯定是在报复她,就因为她叫他狗贼。

    对,这样的话,今天的一切都说得通了!

    一但接受了这个设定,就无法自拔了。

    眼看着对面小姑娘眼珠转啊转,渐渐地透出防备,明显是想歪了。

    赫连歌和欧阳蕴都替儿子捏了一把冷汗。

    追妻之路,任重道远啊。

    偏偏赫连聿还自我感觉良好,问道:“味道如何?”

    “好,真好,特别好!”

    连续三个好,都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

    赫连聿皱了皱眉,感觉哪里不对劲呢?

    戴思绮低着头,两眼冒寒光。

    ——好你个赫连聿,想撑死我是吧?

    ——门儿都没有!本姑娘胃口好,吃嘛嘛香!

    苏九手抚唇角,默不作声的收于眼底。

    墨无溟是过来人,也算是有经验了,看见这样的场景,不免有些幸灾乐祸。

    一顿饭下来,大概只有虞儿,掌柜和店小二吃的最没负担了。

    吃完饭之后,一行人就离开了赫连家。

    欧阳蕴让人准备了三份豌豆黄,苏九,虞儿,戴思绮各一份。

    只是又偷偷给苏九塞了一点别的东西,“你去妖界的时候要小心,万一遇到麻烦,就拿着这个信物去妖界的角戈沼泽地,那里的一个小地主是娘的旧友。”

    她顺口自称了句娘,说完之后,紧张的看着女儿的脸色,担心她不高兴。

    苏九神色如常,接受了她给的信物,安抚了句:“嗯,知道了。”

    欧阳蕴有些激动地看着她,眼圈又要红了。

    苏九抬眼:“你要是哭的话,以后我就不来了。”

    欧阳蕴使劲摇头,眨眼睛:“没哭,娘开心。”

    苏九一脸无奈,摆摆手,“走了。”

    赫连歌和欧阳蕴把他们送到门口,朝着他们挥手。

    经过的路人见状,不由面露惊疑之色。

    “墨九跟赫连家关系竟然好到墨九亲自登门的地步了?”

    “呵呵,怪不得赫连夫人跟亲弟弟都闹翻了。”

    “世态炎凉,大树下面好乘凉,与败落的欧阳家相比,当然是选风头正盛的墨九了!”

    众人议论纷纷。

    流言顺着风会跑的。

    席卷到了一片惨淡的欧阳家。

    短短数日,欧阳家门庭败落,再无往日光辉。

    饭桌上,些许残羹剩饭。

    听见这个消息的欧阳耀,气得把夫人卢氏打了一堆,泄愤。

    欧阳骞身体虽然还未全好,将就着能动了。

    不动也不行,欧阳家的下人都跑的差不多了,没人伺候他。

    不起来,就只能等死。

    卢氏被打的鼻青眼肿,犹如一具活尸一样,爬到桌边吃饭。

    “骞儿,多吃点。”

    她僵硬的给欧阳骞叨菜。

    “妈的,一群废物!吃什么吃?滚一边去!”欧阳耀一脚踢在卢氏坐的椅子上,卢氏脑袋着地,奄奄一息。

    欧阳骞的眼睛发红,低吼道:“这件事能怪谁?爹要是不去招惹姑母,我们也不至于到现在的地步!”

    欧阳耀本来就一肚子火,他堂堂欧阳家的大少爷,从来都不用担心其他事,吃喝玩乐就行了。

    现在被这两个拖油瓶扯后腿,他还敢瞎嚷嚷?

    欧阳耀一把薅住儿子的后领,面目狰狞,“你不说我都忘了,要不是你去招惹墨九,又怎么会发生这些事情?你这个畜生!”

    他手腕用力,就要把欧阳骞的脑袋砸在桌面上。

    他是打卢氏打习惯了,欧阳骞就算受伤,那也是一个元王等级。

    眼看着自己不还手就要受伤,欧阳骞哪里还管对方是他老子。

    一起拳头击中他的肚子,将他打飞,跟着冲上去,骑在他身上,狂揍起来。

    欧阳耀被按在地上打,越是反抗,越是被打得厉害。

    打着打着也是被打服了,开始求饶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