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 他不会是想横刀夺爱吧?

    再郁闷也没卵用。

    苏九去了苏圣的房间里还没出来,在跟掌柜他们说话。

    没有一个能管得住的人,戴思绮和虞儿该吵的还是吵。

    赫连聿舔了舔唇角,斜眼看向身边的男人,稳稳地端着茶杯,唇角若有似无的勾起,心情似乎很不错。

    以往这种情况,他不是应该第一个发难吗?

    今天这么安静,邪门了。

    他歪着身子,靠近:“无溟,你那冰山一般高冷的气质呢?”

    墨无溟微微侧目,十分有风度的道:“身为男子,理应尊敬所有的女子,不过是声音大了一点,你又何必斤斤计较。”

    “我斤斤计较?”

    赫连聿差点都被气笑了。

    当初他们俩刚认识的时候,在乐坊有两个美人在他身边说话声音大了点,他就跟阎王爷似的,一甩袖,把人从二楼丢下去。

    那会他还没有回即墨家,无权无势,在乐坊就被人堵了。

    结果他丢下一句:平生最烦话多的人。

    一顿骚操作,把人全都丢下楼了。

    这样一个人,哪来的脸说他斤斤计较的?

    赫连聿磨了磨牙,压着声道:“这么久的兄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不就是把绮儿当成枪使吗?”

    墨无溟眼梢一挑,声音挺淡的:“看不下去,你去拦着啊,我又没拦着你。”

    “你……”

    赫连聿双手攥拳,憋着一口气,恨不得越过这张桌子,咬断他喉咙。

    “小聿!”

    欧阳蕴端着点心,从外面走进来就看见儿子为难女婿,当即一脚就踢了过去。

    被踢了一脚的赫连聿:“……?”

    我的亲娘嘞?

    您看不见是你儿子被人欺负了吗?

    欧阳蕴还真没看见,就算看见了她也会假装看不见!

    端着点心放在墨无溟手边,微笑着:“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随便让人做了点,尝尝味道。”

    墨无溟倏地坐直身子,对于赫连夫妇他是很尊敬的。

    “味道肯定不错,谢谢娘。”

    他叫得很快,后面的一个字声音还低。

    赫连聿没注意听,盯着糕点,感觉有点饿了。

    欧阳蕴倒是听得很开心,嘴角抿着笑:“多吃点。”

    墨无溟没说话,伸手拿了块点心。

    赫连聿撇撇嘴,也伸手去摸点心。

    啪!

    欧阳蕴一巴掌给他拍开:“后厨多着呢,要吃自己去拿。”

    “……?”

    赫连聿头顶有很多问号。

    墨无溟略微抬眼,朝着他得意的挑了挑眉,还故意咬了一口,发出一声叹谓:“好吃。”

    赫连聿:“……”怎么不吃死你。

    “喜欢就好,等会带点回去。”

    欧阳蕴看着墨无溟,那就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她转头,又朝着戴思绮和虞儿招手:“过来吃点心吧。”

    那边吵的正厉害的俩人,听见有吃的,立马住嘴,跑了过来。

    赫连聿原本歪着的身体,下意识的坐直了,面上波澜不惊的,还把一杯茶顺势递过去,“喝点水再吃。”

    戴思绮就站在他身边,斜了他一眼,“不用,我不渴。”

    她拿起点心,吃到嘴里的时候,不自觉的笑了出来:“唔,这是什么做的?好香甜,还有点……唔……”

    戴思绮脸色骤变,使劲锤了锤胸口。

    刚才吵了半点,嘴巴都干了,这一口狼吞虎咽,还真噎住了。

    “快喝点水,喝水!”赫连聿倏地起身,把还未放下的茶杯递到她唇边,看见她喝下水之后,手还在她后背顺了顺,“怎么样了?都叫你喝点水再吃,你偏不听!”

    后面这句话,有些藴怒。

    戴思绮爸一杯茶水喝完,才顺下去的,脸都憋红了。

    她也不是三岁小孩,听见赫连聿的话,还是会有羞耻感的。

    “我……又不是故意的,谁叫你乌鸦嘴了。”戴思绮咬着下唇,面红耳赤。

    闷闷地怼了一句。

    画面变得有些尴尬。

    赫连歌翻着白眼,差点一巴掌送到儿子的后脑上去。

    年轻小姑娘哪个不要脸面?他这么凶要干什么?想上天吗!

    赫连聿面色沉沉,手还在她后背轻轻拍着,语气放缓了:“这个叫豌豆黄,你喜欢吃,以后可以天天来吃。”

    戴思绮眉心一跳,下意识的横移两步,坐回位置上,却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又移开了视线。

    搞、搞什么啊?

    我干嘛天天来他家吃东西?

    不是,他干嘛给她拍背!

    赫连聿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举动逾越了,但他并不后悔,指腹轻轻摩挲,似乎还有刚才隔着衣服的热度。

    他若无其事的开口:“我去看看九儿他们聊完了没。”

    转身走了。

    戴思绮偷偷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紧咬下唇,心脏像是坏掉了一样,怦怦直跳。

    这个狗贼把人心搅和的这么乱!

    他不会是想横刀夺爱吧?

    不行,她喜欢的是墨九!

    他没机会的。

    下次再跟她动手动脚,一定要解释清楚!

    如是想着,心脏却越跳越快,像是一只金毛,撒开了欢儿,滚来滚去的。

    戴思绮使劲捂住胸口:“……”

    我完了。

    一个把心思写在脸上的单纯小可爱,就这么戳中了赫连歌与欧阳蕴的萌点。

    他们见过了心机与城府,还从未见过如此隐藏不住情绪的女孩子。

    你看看她那眼珠子滴溜溜转,正动着小脑筋,下一秒又红着脸磨着牙,而后又捂着心口,仿佛在说“赫连聿这个混蛋想干什么?我不能心动,我……呜呜……控制不住……”

    两口子对视一眼,不言而喻。

    虞儿到底年纪还小,并没有发现异样,她一边吃点心,一边喝茶,心里还惦记着。

    等下吃完喝完,要在跟戴思绮大骂三百回合。

    然而,等她吃完之后,戴思绮不理她了?

    虞儿掐着腰,满眼不解:“你干嘛红着脸,生病了?”小手搭在她额头,皱了皱鼻子,“有点烫,不过好像是正常体温,别装了,我们继续吵架。”

    戴思绮抿了抿唇,闷闷的:“不想跟你浪费口舌。”

    虞儿又磨了她一会,见她真的不搭理自己了,心里又有些失落。

    “哼,不理我拉倒,以后九哥哥是我一个人的了!”

    她抱着胳膊,往门口跑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