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5章 凄美牺牲的话题

    苏九看着手里的玉佩,淡淡挑眉:“谢谢师父。”

    虞奶奶笑了笑,坐回了床沿。

    经历过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她可以感觉得到这少年绝不是忘恩负义之人。

    他的话没有阿谀奉承,也没有故意讨好,让她心里舒坦。

    回到前厅,赫连歌和欧阳蕴还在。

    苏九坐下之后,直接开口:“说吧,又跟我有关?”

    赫连歌不禁笑出声,“哈哈哈,不愧是我赫连歌的……”他忽地一顿,没好意思说下去。

    不是从小养在身边的,肯定吃了很多苦。

    他在儿子跟前吹吹牛逼还行,在她跟前说这话,实感心虚。

    苏九佯装不知,平静的等他继续说。

    见状,赫连歌暗松一口气,将多年以前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

    苏九听完之后,双眉竖起:“虞氏跟神兽血脉有关系吗?”

    欧阳蕴摇头,“方才听完虞珺的话,我也在想这个问题,但是不大可能,神武大陆拥有神兽血脉的除了三大家族似乎就没有了。”

    “不,还有一个白家。”赫连歌沉声打断,继而面露担忧,“外人可能不知道,但是赫连家有四九城的家族记录,一百多年前三大家族曾是四大家族,白家便是之一。我看过的记录里面,稍微有名望的家族没落,或多或少都是得罪了人。但是身为四大家族的白家却没落的奇怪,没有得罪人,就是忽然没落了。”

    欧阳蕴心里有些慌:“你的意思是白家可能跟这些事有关系?”

    赫连歌拧眉摇头,“我不确定,因为如果白家拥有神兽血脉却没落了,不能排除他们只是比我们九儿早受难,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个阴谋就太可怕了。”

    欧阳蕴脸色发白:“的确可怕,持续了一百多年。”

    听见夫妻俩的话,苏九不禁莞尔。

    正常人把白家当成怀疑的对象可能性最大,应该想不到白家会是受害者,毕竟相差这么多年。

    她现在开始有点相信自己的聪明来自遗传了。

    墨无溟瞥见她翘起的一边唇角,心里微微有些吃味,他再也不是她的唯一了。

    不过吃味归吃味,若是她能接受更多人的关心,自己以后出点什么事,也有人照顾她了。

    他垂下长睫,笑的安慰。

    却不知苏九捕捉到了这一抹笑容,顿时眯起眼睛,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他。

    看来,得找个时间跟他谈谈了。

    几个人又聊了一会,苏九借机解开了白家疑虑。

    所以女道目的为何,还是无解之谜。

    但至少能断定,可能从遇到千叶神医开始就是一场阴谋。

    至于千叶神医是在阴谋里,还是在阴谋外面,那就不得而知了。

    苏九倾向于千叶神医不知情。

    但是前世经历过的背叛和恶意太多,她不会做出任何判断。

    等到赫连夫妇离开之后,苏九就把墨无溟带回了房间。

    墨无溟还无所觉,搂着她的细腰,就往床上带。

    苏九顺着他来到床边,然后猛地抓住他的腰带,手肘一顶,用力一扯。

    嘭!

    墨无溟就这样翻了个身,狠狠地摔在了床上。

    一脸懵逼。

    他昂着头,委屈的要命:“九儿?”

    苏九弯下腰,双手撑在他头两侧,“我们来谈谈你最近干了什么吧?”

    墨无溟下意识心虚地扭头。

    苏九单膝跪在床下,双手捧住他的脸,让他直视自己:“我在你眼里很好忽悠吗?”

    墨无溟被迫看向对方的眼眸,就挺无辜的:“我没做什么啊。”

    “最近怎么没看到二战?”

    苏九微笑脸,手指下滑,勾住他的下巴。

    墨无溟鸦黑的睫毛颤了颤,“他有事情要忙,你想见他?我叫他明天过来报道!”

    苏九眯起眼睛,一把揪住他的两片薄唇,“忙什么?”

    “唔唔唔……”

    墨无溟唇瓣被捏住,噘着嘴,满眼委屈。

    苏九大发慈悲的松开他的唇,眼睛却逼视过去,冷冷地,没有任何笑意。

    墨无溟上下唇都被捏红了,沉黑的眼眸闪烁着,“你,发现什么了?”

    苏九抿起唇,“自己说,留你全尸。”

    虽然青颜表现得很正常,她也没发现异样,但是总感觉这狗男人在偷偷地搞事。

    刚才在前厅那一笑,让她感觉非常不安。

    墨无溟见她冷着脸,压着怒意,眼底的担心却不曾掩饰,不由心头一暖。

    他抬抬下巴:“上来。”

    苏九跳上床,坐在他腹部,微微侧目,“说吧。”

    墨无溟却不满意这个姿势,拉住她的腿,叫她骑马坐,面朝着自己。

    苏九:“……”

    给他脸了,事儿逼。

    墨无溟双手枕头,这才开口:“也没什么,就是调查到了那个独孤霸业,情况很复杂。”

    苏九往后仰,双脚搭在他胳膊肘上,靠着他拱起的双腿。

    这才闲情逸致的道:“哦,原来你打算去送死啊。”

    墨无溟啧了一声,不赞同她这个说法:“情况复杂,不代表我会死。”

    苏九半合双眼,眼缝的余光看他,冷的刺骨。

    墨无溟:“……”

    忽然很怂。

    苏九忽地闭上眼,声音没有温度:“去送死之前记得通知我一声。”

    墨无溟微微一愣:“通知你干嘛?”

    “当然是重找男人,没了你之后,我找七八个听话的小哥哥好好快活快活。”苏九声音平缓,没有什么调调,听起来就是很认真的。

    “不可以!”

    墨无溟面色微黑,猛地坐起来,一只手拉着她的腿,一只手搂着她的腰。

    苏九掀起眼皮,语气很淡:“你死了想叫我守寡?你想的挺美,我的人生不会等任何人。”

    她的表情,绝不是开玩笑。

    墨无溟终于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以前什么想法全在这一刻化为灰烬。

    他无法想象的男人靠近她,那让他感觉很窒息。

    他更家无法想想七八个男人占有她,他会疯掉!

    苏九看着他因为生气而逐渐急促的呼吸,满意地笑了,“下次做什么之前,先考虑考虑这些,不要一头闷热。”

    墨无溟一噎,闷闷地问:“你不觉得为了心爱之人牺牲,很凄美吗?”

    苏九用力捏着他的下巴:“对我来讲,那很蠢!”

    这个世界的一切她都可以随时抛弃,唯独除了他。

    若他自己去死了,她会去鞭尸,凄美个锤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