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姐姐

    又坐着随便聊了一会。

    基本上都是从虞儿嘴里说出来的,她们原先并不在这个大陆,是因为找药材才来的。

    来到这里两个多月了,在四九城没有固定的住处。

    苏九再次邀请他们去自己的家里,两人也没有再推辞。

    中间还是虞儿出力,近水楼台先得月,她要让九哥哥习惯她的存在,然后逐渐把墨无溟那个老男人给挤掉。

    然而,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她万万没想到,她是近水楼台了。

    而墨无溟已经睡到月亮里面去了!

    当然,这是后话。

    决定把他们带回墨家住之后,苏九便打算离开拍卖场了。

    刚一出偏厅,就看见旁边的走廊下,站着几道身影。

    赫连夫妇,轩辕老家主,东方家主,看样子已经等了一会了。

    苏九淡淡的开口,“我回家,你们去吗?”

    赫连歌:“去!”

    欧阳蕴:“去!”

    轩辕老家主和东方家主再次看了他们一眼。

    奇怪,实在是奇怪!

    “爹,娘!你们要走了吗?”赫连聿从拍卖场里面走过来,戴思绮跟在他后面,进来之后,就走到了苏九身边,“今天的拍卖太精彩了!”

    “是吗?”苏九眨了眨眼:“以后天天精彩!”

    戴思绮没听懂深意,笑着:“那我就天天看!”

    苏九强忍着笑,没有吱声。

    倒是赫连歌多看了戴思绮两眼,想起东方家主上次在温家说的话,看来小聿的对象就是这小姑娘。

    思及此,他拽了赫连聿一把,“还藏,有空带回家。”

    赫连聿被他这句话,以及示意的眼神,吓得不轻。

    他家老爹的眼睛什么时候这么毒了!

    居然一眼就看出他对戴思绮居心不良?

    莫非这就是亲父子之间的默契?

    赫连聿如是想着,回了句:“早晚会带的。”

    赫连歌暗暗给他竖起拇指。

    就在他们爷俩互相使眼色的时候——

    “什么?你就是想要插队抢墨九的人?你算老几?是不是想打架!”戴思绮突然发飙,捋着袖口,就要跟虞儿干架。

    虞儿成功的以为戴思绮是情敌,当即跳脚:“现在的人都没有自知之明吗?你长的……好吧,你长得好看,但是你比我老啊!你凭什么跟我抢九哥哥?”

    “哈哈哈,九哥哥……哥……”最后一个字,几乎是从戴思绮嗓子里卡出来的,脸上表情逐渐暴躁:“你别以为你比我小我就不敢打你,你有种给我过来!”

    她单手掐腰,指着地面。

    虞儿往后缩了缩:“我,我打不过你,我又不傻!”

    戴思绮深吸一口气,“好,我过去……”

    一边捋袖口,一边往她跟前走。

    赫连歌唇角抽搐,扭头看向自家儿子,满是疑问。

    赫连聿摸了摸鼻尖,把戴思绮喜欢墨九这件事说了一遍。

    赫连歌差点听笑了,幸灾乐祸的:“不愧是我女儿,有魅力!

    赫连聿:“……”我还是你儿子呢!

    最终,戴思绮和虞儿的战争是被苏九给制止的。

    一句话:再吵就滚出去。

    直接KO!

    两人比乖乖子还乖。

    轩辕老家主找了个机会,问了下孙女轩辕亦然的事。

    一走就半个月没有音讯,他实在是心神不安,担心的厉害。

    从苏九这得知他让银律回妖界,他不安的心也稍微定了定。

    东方家主留下等儿子,就没有离开拍卖场。

    苏九则带着师父和师姐回了住处。

    有虞儿的存在,戴思绮当然也跟着回去了。

    这要是平时戴思绮想要黏在苏九身边,门儿没有。

    眼下,墨无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不能管,戴思绮能管,而且还跟她吵架,甚至还能打。

    他在旁边看戏,也挺不错的。

    苏九当然窥见了这厮的小心思,但她也没管。

    就让她们俩去瞎折腾吧。

    前厅里。

    赫连歌端着茶杯,望着对面的虞奶奶,欲言又止。

    虞奶奶敏感的抬起头,“赫连家主,有话不妨直说。”

    赫连歌微微一愣,“虞前辈,您认识我吗?”

    虞奶奶笑着摇头,“不认识,方才从你们对话中猜出一些。您一直再看老身,可是有什么不妥?”

    赫连歌没有直接问,而是看了墨无溟一眼,见他点头,他才开口问:“虞前辈,不知您除了孙女之外,可还有别的亲人。”

    听见这句话,虞奶奶手一抖,茶杯里的水溢出来了。

    欧阳蕴连忙起身,递过去一个手帕,“前辈,您没烫着吧?”

    “没事,谢谢……”虞奶奶接住手帕,放下茶杯,问道:“赫连家主,你说的人,是不是老身长的有几分相像?而且很年轻?”

    赫连歌抿唇,“快十七年了,当时她是很年轻的。”

    虞奶奶往后一靠,面色有些沉,“那就没错了,她是我姐姐。”

    赫连歌和欧阳蕴对视一眼,有些懵逼。

    当时那个女道看上去双十年华,就算过了十七年,也不至于成老奶奶。

    既然如此,眼前这个老态龙钟的奶奶,怎么可能会是那女道的妹妹呢?

    短暂的沉默,让虞奶奶叹了一口气:“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姐姐比我大十岁,而我今年不过才三十七岁……”

    低哑的声音,无尽的苍凉。

    这番话却让前厅几人的眼皮他,同时跳了跳。

    赫连歌拧眉:“那您的脸?”

    虞奶奶摇摇头,不想多提:“一切都过去了,十七年了,我适应了……”

    苏九眯起眼,敏锐的:“师父要青霜和紫霜,莫非跟治疗眼睛有关系?”

    因为赫连歌的话,倒让虞奶奶放下了戒备,没有隐瞒的道:“我这双眼睛中了毒,需要收集七色霜炼成丹药,才能恢复视力。”

    苏九手抚唇角,眼神挺冷:“您这姐姐挺狠毒的。”

    虞奶奶轻笑了一声:“毒,概括不了她所做过的事情万分之一,就是她让虞氏一脉惨遭灭顶之灾的。”

    聊起这些事,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

    眼睛刺疼,整张脸都有些发痒,如蛆在蠕动。

    苏九看出了什么,便岔开了话题:“师父应该也累了,我送您回房间休息吧?”

    虞奶奶转眸看向他,无声站了起来。

    苏九把她送回了房间,正要转身的时候,虞奶奶扯住了他的袖口,“小九,你拜我为师,我也没有什么能送给你的,希望你不要嫌弃。”

    苏九手心一凉,被塞了一块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