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老疯子和小疯子

    要说,这还真怪不得苏九。

    楼上那么多包间,他们俩光明正大进去,还能不给他们进吗?

    可他们俩不打招呼,往人群里面挤,谁能注意到他们俩?

    安排好众人之后,姬芙蓉就回到了拍卖台后面.

    一墙之隔。

    姬芙蓉拿起提前写好的词本,虽然已经背的滚瓜烂熟,但这个场面太大,人太多,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慎重一点为好。

    “厉大哥,时间差不多了,我先上去?你准备?”

    厉旻苍点头,“好,你去。”

    姬芙蓉吐了一口气,从后面走到擂台上。

    随着她的身影出现,哗啦一声,两边墙上的窗户被人关上,拉上黑帘。

    整个拍卖场瞬间陷入黑暗。

    咔哒!

    拍卖台的正上方,出现一束亮光。

    所有的光线都聚集在了拍卖台上。

    与此同时,在拍卖台后墙上,出现一个屏幕,将姬芙蓉放大了数倍。

    “欢迎大家来到你祖宗的拍卖场!”

    尽管背诵了很多遍,提到你祖宗三个字的时候,姬芙蓉嘴角还是不自觉的抽搐了几下。

    众人更加一脸懵逼。

    “你祖宗是这个拍卖场的名字吗?”

    “卧槽,我有种被骂的感觉!”

    “我真是服了这个墨九,开个吊拍卖场还骂人!”

    “嘘,小声点,显得你长嘴巴了?”

    看着现场的反应,姬芙蓉笑了笑,“请大家稍安勿躁,对于你祖宗这个名字,我当时听见的时候,绝对你们更惊吓。因为,这实在是太嚣张了!”

    众人纷纷点头。

    可不是嚣张吗?

    简直就是欠打!

    姬芙蓉紧接着又笑着道:“可是怎么办呢?我们家九爷,非常喜欢这个名字。我后来想想,若真是比嚣张,谁又能嚣张的过我们家九爷呢?所以,除了我们家九爷之外,谁还能取如此嚣张的名字呢?”

    声音不大,但夹杂着元气,传至每个人的耳中。

    你要说嚣张这个词,打从他们记事以来,还真没有见过比墨九还嚣张的人!

    从他出现开始,不说远的,就说近的:火烧欧阳家主棺材!活刮温家家主温徽!

    哪个是常人敢去干的?

    更别提他与墨无溟的断袖之癖了!

    总之,什么嚣张的事都被他做绝了!

    反观,你祖宗这三个字,冲击性都变小了!

    众人没再讨论拍卖场的名字。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你祖宗”三个字在他们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从某些方面来讲,它已经是独立的个体了,而非是依赖在角斗场名声前提下的成功!

    姬芙蓉满意的看着众人的反应,再次开口:“废话不多说,今日大家前来,必然是奔着拍卖场整修之后,究竟有哪些爆点而来的!首先,本拍卖场规矩,每天只拍卖三件。下面,请拍卖场的护卫把第一场拍卖的拍卖品端上来!”

    话音落地,早已准备好的一将,端着一个盖着锦布的托盘上来。

    众人伸头张望,显然是挺好奇的。

    姬芙蓉也没有吊胃口,直接把锦布扯掉:“这是一张地契。”

    地契?

    众人面露失望,忍不住吐槽。

    “草,还以为拍卖场重建之后会有什么新意呢?”

    “就是一张地契而已,还不如角斗场的对擂呢,起码还能看戏!”

    “真是浪费浪费感情,亏我还抱了很大的兴趣过来!”

    姬芙蓉笔直的站在那,等到众人都说的差不多了,才继续丢炸弹:“本地契是你祖宗拍卖场的地契!对,是本拍卖场的地契!不过本地契会在一年之后才生效,毕竟拍卖场刚刚重整,我们不能不赚钱啊。”

    “……”

    静默了三秒。

    嚯——

    全场哗然。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

    拍卖场的地契,价值连城,买都找不到买主的地方!

    毕竟角斗场存在多年,还没人知道背后的人是谁。

    这一下子冒出一个拍卖场的地契!

    白濯:“不愧是我看中的人,有魄力!”

    麟霄:“……”

    老疯子和小疯子。

    彼时,观众席开始炸开了。

    “乖乖嘞,之前就听说墨九背后的人是角斗场的主子。现在看来石锤了!”

    “不对啊,就算墨九背后的人是角斗场,也没必要把拍卖场的地契当做第一场的拍卖品吧?”

    “不管了,反正这个地契我要定了!”

    “我也要!怎么拍卖啊?低价多少啊?”

    众人争先恐后的喊起来,气氛一下子就沸腾了。

    姬芙蓉从容不迫的:“由于你祖宗拍卖场拿的拍卖品价值太高,所以立了新规矩,结合了角斗场擂台对比方式。当然,我们拍卖场很人性化,提供了一个元皇高手作为打手,谁若是拍到打手,便可以让其免费替你们打擂台。简而言之,拍卖品在这里已经不是最重要的,而是拍卖的高手对擂。”

    话音落地,所有人都有点懵逼。

    姬芙蓉担心他们听不明白,准备再解释一遍,“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我们其实在拍卖元皇高手的一次对擂机会,只要对擂打赢了,拍卖品自动归胜者?”观众席前排,有人扬声问道。

    来这里的,有一部分经常出入角斗场,像这种规则,很快就能想清楚。

    姬芙蓉略微颔首,“也可以这么说。”

    得到肯定的答案,众人有些不满。

    “这样的话,难度岂不是很高?就算我们拍到打手的使用权,如果你们提供的打手故意不出力,输掉对擂的话,那我们岂不是亏本?”

    “就是,搞到最后,还不是你们拍卖场赢?”

    “我还以为新搞出来的拍卖场是什么玩意,结果都是坑人的!”

    姬芙蓉淡定自若,并没有因为他们讽刺而感到不悦,稳稳地:“首先我们只是提供元皇打手的服务,并没有说,你们不可以带打手。如果你们有实力强大的打手的话,可以略过这一个规则。”她顿了顿,笑道:“你祖宗既然是拍卖场,自然保留了拍卖场最原始的拍卖。本身拥有打手的一方大可不必再拍卖打手。但是没有打手的一方,若是对拍卖品有意思的话,欢迎拍卖我们的打手,为你们服务。”

    众人一静。

    他们算是听懂了,只要想要拍卖品,不管怎么样,他们都得拍卖打手!

    姬芙蓉见他们都没说话,微微扬手:“有请你祖宗拍卖场的打手厉旻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