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惨就一个字

    姬芙蓉没有往深处想,真诚的竖起拇指:“加油,让九爷知道我们都不是吃白饭的!”

    张嘴闭嘴都是苏九,并无其他想法。

    厉旻苍心里有些失落,但他很快就调整过来了。

    他扭头,看向蹲在旁边的三将们,微微眯眼。

    这三个虽然很衷心,但是在修炼上面有些吊儿郎当的,太过于安于现状了。

    必须得敲打敲打!

    他道:“一将二将三将,你们实力还太差,在角斗场发挥不了作用,别到时候新人来把你们挤掉了!”

    这话一出,果然危机感满满。

    三人倏地起身:“咱们一起从三七城来的,怎么也不能分开啊!”

    厉旻苍嘴毒道:“你们实力太差怪谁?四九城这地方,尤其是在这角斗场里面,哪个不是元皇?你们在元王死磕多少年了?”

    三人面色一讪:“那,我们天赋就这样……极限了……”

    厉旻苍冷着脸,“你们要是抱着这个想法,那你们被挤掉是迟早的事!”

    三人顿时无言。

    姬芙蓉见他调教手底下的人,就转身去检查拍卖品了。

    东方异靠在墙边,瞥见她过来之后,立马站直,“怎么了?”

    “我再检查一遍。”

    姬芙蓉走过去,侧身而立,手指落在拍卖品的盒子上。

    东方异眼神飘忽,落在她的侧脸上。

    他清了清嗓子,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大咧咧的眼神,看的姬芙蓉耳后根发烫,头更低了。

    “……”

    无尽的沉默。

    两人之间却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蔓延开来。

    半响。

    东方异吐了一口气:“咳,那个……最近姬伯母还好吧?”

    “呃,哦,她挺好的。”

    姬芙蓉咬着下唇,忍不住偷偷看了他一眼。

    巧的是东方异也在看她。

    四目相对,双方惊的收回视线,羞红了脸。

    不远处。

    祁绍手搭在戴思绮肩头,往前抬下巴:“看见没?人家俩人互相喜欢呢。”

    戴思绮受教的点头。

    祁绍歪头,挺好奇的:“你是不是喜欢我啊?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关注我,还以为我喜欢姬芙蓉?”

    戴思绮额角滑下一排黑线,“自恋也得有个程度,我喜欢厉害的,你又不厉害!”

    她肩膀一歪,把他搭在肩上的手拂掉。

    “我不厉害?”祁绍被戳到痛处,差点跳脚:“我不就是比谢忱差了一点?你别说你看上谢忱那孙子了?”

    “……”

    光是想想谢忱那阴沉的眼神,就头皮发麻了!

    她喜欢个屁!

    戴思绮认真的看向他:“我看谢忱挺关心你的,嘴巴都辣肿了,还跟你一起喝酒吃麻辣兔头。要不你们俩在一起算了,别祸害别人了。”

    “靠!谢忱嘴巴辣肿了那是他贪吃,跟我有屁关系!不是,你是不是因为没喝到酒,所以故意来恶心我的?”祁绍掐着腰,开始翻旧账了,“你没喝到酒你怪谁啊?你的那份被赫连聿给喝掉了,一共就那么一点酒。我再叫你,那还喝个屁啊!”

    戴思绮:“……赫连聿?”

    祁绍突然嘶了一声,听得戴思绮心里发毛:“干嘛?”

    “不干嘛!”祁绍抱着胳膊,上下打量着她,“我就纳闷赫连聿怎么那晚突然跟我们回去了,我也没叫他喝酒,他还自己过来了。原来是这样啊……”

    “什……什么……什么啊!我不知道你在胡扯什么!”

    戴思绮磕磕绊绊,逐渐暴躁化。

    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扭头走了。

    那个狗贼去喝酒,跟她有什么关系?

    真是奇怪!

    祁绍抚着下巴,奸笑起来:“这么心虚,果然有猫腻!”

    “就你这猪脑袋,能想到这里,已经很不容易了。”

    谢忱感叹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卧槽!”

    祁绍吓得一跳多高,“你是鬼吗!”

    谢忱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出息。”

    祁绍瞪着他,想起戴思绮刚才的一番话,竖起眉头:“我跟你讲,你自己贪吃吃坏了嘴,少叫我背黑锅!”

    谢忱略微挑眉,不怀好意的靠近他,“要是我这嘴真因为你吃坏的,你会感动吗?”

    不会吃还吃,傻逼啊?

    祁绍哪里会多想,还贱贱的:“要真是这样,那我只恨我没多给你吃点,辣死你个孙子!”

    谢忱脸上笑容渐失。

    “……”

    深呼吸,忍住!

    自己喜欢的狗东西,怎么也要忍住!

    两人在这边磨着嘴皮子,前面则收到了很多祝贺的帖子。

    姬芙蓉闻讯过来的时候,就看见三大家族的人都在,身边的手下还抱着不少礼物。

    姬芙蓉恭敬地颔首:“轩辕家主,赫连家主,墨家主!”

    轩辕老家主笑眯眯得:“不必多礼了,今天小九儿搞的拍卖场开业,我们来凑凑热闹。”

    赫连歌携着夫人,目光已经飘到了里面去,“怎么没见到小九儿?”

    有轩辕老家主在前的称呼,也没有人觉得赫连歌的称呼不对。

    墨无溟单手负背,立在老丈人和丈母娘的身后。

    姬芙蓉先是看了他一眼,要说九爷在哪,她还真没有这人清楚。

    但是对方并不言语,她只好出声:“九爷还未过来,诸位里面请!”

    “哎哟!看来我来迟了,你们都到了啊!”

    东方家主从门口走了进来。

    轩辕老家主打趣道:“不迟不迟,我们都刚到!”

    东方家主满脸笑意,视线落在姬芙蓉的身上,“姬家主,近日可好啊?”

    姬芙蓉一怔,恭敬地行礼:“东方家主有礼!”

    东方家主大笑:“哈哈哈,不必客气,说来你跟咱家小异还认识呢。”

    姬芙蓉但笑不语。

    主要是紧张的手心冒汗,不知道说啥。

    “咱们进去吧?别在这门口挡着其他人喽!”赫连歌温和的开口,眼神还在四处寻找。

    姬芙蓉倏地回神,忙道:“诸位里面请!晚辈先带你们去二楼包间吧!”

    一行人从容的跟上。

    改建之后的拍卖场,除了擂台和观众席不同之外,几乎是一个小型角斗场。

    二楼被精妙的建起十个包间,个个都是往外扩建,与墙面齐平。

    拍卖场的视线虽好,但不注意看,还以为是拍卖场设计就这样。

    等到有人从侧面的入口上二楼,众人才惊觉这拍卖场别有洞天。

    “等等,那是三大家族的人吧?”

    “轩辕老家主,赫连歌夫妇,还有墨无溟!哎哟我去!”

    “他们都来了,传言果然不假,墨九跟三大家族竟让如此交好!”

    “看,东方家主也来了!我就说东方家跟墨九有关系嘛,怪不得最近老是看见东方异呢!”

    麟霄:“……”

    白濯:“……”

    看了看二楼的包间,又看了看挤不动的人群。

    他们俩,一个哥,一个叔,怎么混这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