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5章 拍卖场开业

    苏九目的达到,便继续开始炼丹了。

    直到晚上才出来。

    出来后便到了角斗场里,看看魔兽对战,放松一下。

    结果迎面看见了多日未见的颜花犯,以及颜家三兄弟。

    “九弟!”

    颜花犯穿着一袭绿色衣袍,黑发竖起,别着一根淡金色的簪子。

    多亏他那张俊美的脸修饰,不然活脱脱的一颗会行走的仙人掌!

    颜洋:“九爷!”

    颜河:“九爷!”

    颜塘:“九爷!

    三人异口同声,恭敬地不得了。

    那不然咋办呢?

    人家在北部北部混得好,四九城四九城又混的顶呱呱。

    再瞧瞧自己少主那舔狗的熊样!

    真是造孽啊!

    苏九抄着双手,目光浅淡的:“嗯。”

    “多日不见,你在四九城的名声越来越响亮了啊?”颜花犯蓝眸闪烁着光泽,单手负背,走近。

    苏九站在护栏边,无聊的看着擂台上对战的魔兽。

    语气淡淡的:“什么风把花大哥给刮来了?”

    颜花犯上前,与她并肩,笑的騒气,“爱之风,九弟感觉到了吗?”

    苏九抬起手,在鼻息间随意的煽动:“那这风有点馊。”

    “……”颜花犯狠狠一噎,埋怨道:“你就不能心疼心疼我?”

    苏九微微侧目:“不、能。”

    颜花犯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挺郁闷的:“你都不好奇我这几天去哪里了吗?”

    苏九张口就是暴击:“没死不就行了。”

    颜花犯:“……”

    话题终结者。

    最终还是他自己找了个台阶,还挺得意的:“我这段时间去找三品丹药了。”

    苏九斜眼看他,虽然没说话,但眼神表达了一切。

    这时候能去找三品丹药,肯定跟她明日的拍卖有关系。

    只见,颜花犯嘿笑两声:“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等你拍卖场开业,我要让你拜我为师,到时候你是我徒弟,墨无溟还差我一辈,看他还怎么嘚瑟!”

    苏九一脸无语:“我看你水里进脑子了。”

    颜花犯下巴高抬:“不!我脑子里进了你~”

    “……”

    苏九懒得理他。

    规矩是她定的,她当然有其他的解决办法。

    只是她没想到这傻叉也打这个脑筋,实在是令人好气又好笑。

    颜花犯不介意苏九的冷淡,已经习惯了。

    反正他打定主意了,不能当她男人,当她师父也可。

    最最最关键的是能膈应死墨无溟!

    想想就很爽!

    颜洋:“……”

    颜河:“……”

    颜塘:“……”

    没眼看。

    *

    翌日,四九城最热闹的日子。

    至少近些年来,除了炼丹比赛之外,再没有过这种场景了。

    说是人山人海都不为过。

    角斗场还没开门,外面已经有人在排队了。

    等到角斗场开门之后,众人涌进去又堵在了拍卖场的入口。

    今天来角斗场的基本上都是为了拍卖场开业来的。

    麟霄站在角落,眉头高挑,“小妹这宣传挺成功的。”

    白濯靠在墙边,满眼笑意,“我从来不怀疑她的脑子,就是挺好奇的拍卖场到底改成什么样子了。”

    他倒是偷偷去过,但是没看出什么异样。

    麟霄笑呵呵的:“为了满足你的好奇,我准备去看看。”

    白濯一把拽住他,“欸!我的好奇心自己会满足,不劳你费心了。”

    说罢,披着斗篷,往前走去。

    麟霄无语的跟上。

    今天的人太多,没有人会注意到他们。

    此刻,苏九还没来拍卖场呢。

    拍卖场开业的事都由姬芙蓉和厉旻苍他们办的,她只要在最后丹药环节出现就行了。

    在这半个月的宣传之下,拍卖场的入口一开放,顿时就涌进去了很多人。

    人群有男有女,但都是大人,唯有一个娇小的身形,特别引人注意。

    那小姑娘大约十三四岁,穿着一袭浅绿色的裙子,扶着一个银色头发老奶奶。

    没错,这就是几天前过来跟墨九表白的小姑娘。

    有人认出来她来,顿时露出了看戏的表情。

    “不知道墨无溟今天会不会过来?”

    “哈哈,那不就成了修罗场了吗?”

    “墨无溟也太惨了,跟一个小孩计较吧,会被说小气,不计较吧,又实在是憋屈,心疼墨无溟啊!”

    “呵,这么一点大的小女孩就不知羞,敢去跟墨九表白,没教养。”

    “就是,小小年纪不学好,还跟墨无溟抢男人!以后也是小荡妇。”

    “啧,你们这些女的说话可真毒,不会是嫉妒人家小女孩有胆量吧?”

    一语击中。

    在场不乏有女子,墨九不论是修炼还是炼丹上的天赋,都有让她们倾慕的资本。

    因为有墨无溟的存在,她们别说是表白了,就是看一眼都害怕被墨无溟记恨上。

    是以,出现在这么一个胆大包天的小姑娘,她们能不嫉妒吗?

    小姑娘经过他们身边,像是没听见一样,低着头:“奶奶,慢点走。”

    老奶奶似乎眼睛不好,全程靠着小姑娘搀扶。

    “今天来了很多人?”

    她的声音很苍老,好似来自远方。

    小姑娘组左右张望,笑容满面:“嗯嗯,好多人,我还没见过这么多人呢。”

    老奶奶抚着孙女的手背,“收敛一点,别跟没见过世面一样。”

    “噢,知道了!”

    小姑娘点头答应,但是仗着老奶奶看不见,脸上笑容不减反增。

    老奶奶垂着眼睑,脸上浮起淡淡的无奈。

    很快,两人就到观众席坐下了。

    由于人太多,两人的位置有些靠后。

    不过也有很多人连座位都没有,堵在走道上。

    拍卖场两边墙窗户照射下来的日光,就像是舞台灯光,把拍卖场里面照得很亮。

    拍卖台后面,一墙之隔。

    姬芙蓉正在安排稍后的拍卖品,“药材拍卖的以物换物在最后压轴的两场,前面还是按照之前所说的次序来。前期对战魔兽以及拍卖场提供的对擂……”她一顿,扭头:“厉大哥,你可以吧?”

    厉旻苍已经换了一身黑衣,身高体阔,面容冷硬且锋利,威风凛凛的。

    “当然!”

    这可是他大展拳脚的第一场比赛。

    姬芙蓉微笑着点头,“厉大哥一定会赢!”

    听见这话,厉旻苍反倒挠头,不好意了:“呵呵,九爷说了,咱这次打响名头。就以我为榜样,再收揽一些高手。到时候我跟你分工,我管他们,你管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