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 出来混是要还的

    关于这点,狄子凡挺迷茫的,“害,四九城太大了,厉学长在这都没法大展拳脚,我能干什么啊?”

    对于阵法方面,苏九其实也蛮好奇的,但这玩意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学会的。

    她沉吟了片刻,提议道:“不如专门开一家店。”

    狄子凡一愣:“什么店?”

    苏九眼珠一转:“你不是懂很多阵法吗?可以开一家跟阵法有关的店铺。”

    “呃,我不明白,开跟阵法有关系的店,捉妖啊?好鸡肋。”

    在人人都有修为的世界里,确实挺鸡肋的。

    苏九手扶下巴,“……你懂传送阵法吗?”

    狄子凡叹息的摇头:“传送阵法需要至少六块以上的元气晶石做媒介,这根本不可能。”

    这个想法很好,可惜太难实现了。

    正因为神武大陆的元气晶石不多,大家都靠着坐骑赶路,反正也挺快的。

    用元气晶石来搭建阵法,这种奢侈的想法,他们学阵法的想都不敢想!

    苏九一时之间没说话。

    今晚的夜空非常暗,星星也寥寥无几。

    就在狄子凡以为苏九打消这个念头的时候,她却道:“所以传送阵法是可以的,但是缺少元气晶石。”

    狄子凡下意识地“嗯”了一声。

    苏九点点头,“行,那你在四九城找个适合阵法存在的地方,到时候让人去给买下来。”

    狄子凡:“……”

    合着他刚才说的话是一个屁?

    六块元气晶石,两个地方就要十二块元气晶石啊!

    去偷还是去抢,问题是也没有这个货源啊!

    苏九向来我行我素。

    有想法就去尝试,何况这可是一个很大的商机。

    如果是只是因为元气晶石而搁置,她会觉得很可惜。

    况且,若是传送阵法可以建立起来,说不定还能研究一下跨大陆的阵法。

    到时候东陵大陆的你祖宗那些兄弟,就都可以过来浪了。

    仅仅是转瞬即逝的想法,却让苏九奔着这个目标计划了。

    不远处的房顶上。

    看见苏九转身离去的背影,墨无溟眼底露出一丝不耐,“说完没?”

    赫连聿盘腿坐在旁边,斜眼看他:“你到底是不是兄弟了?跟你说点事儿都这么不耐烦。”

    墨无溟冷眼望去,“若不是把你当兄弟,我早把你一脚踹下去了。”

    赫连聿一噎。

    以他的为人,还真干得出来这事。

    墨无溟掸了掸袖口的灰尘,语气挺淡的:“我喜欢九儿的时候,并不知道她是女的。”

    赫连聿仰头正准备躺下去,就听见这么一个大瓜。

    “草?”他坐起来,屁股往旁边移动,防备的要命,好像对方随时会扑过来似的。

    “……”

    墨无溟摁住狂跳的额角,才忍住把他踹下去的冲动,“爱这种东西,来了就是来了。”

    丢下一句话,他就闪身走了。

    不然他真怕自己留下一个杀害大舅子的罪名。

    赫连聿抬起头,唇角缓缓地扬起一弯弧度:“是啊,来了就来了,又何必纠结呢?”

    墨无溟这混小子还挺有一套的。

    他起身,跃下房檐。

    掸了掸衣摆,往祁绍的住处走去。

    *

    翌日,艳阳高升。

    经过赫连聿的干预,戴思绮自然没有喝到酒。

    倒是谢忱半夜被迫又啃了两个麻辣兔头,第二天牙龈肿了。

    嘴巴都不能张开,那脸黑的要命。

    祁绍依然没发现,还嚷嚷着晚上要再去买点回来当夜宵。

    谢忱忍着掐死他的冲动,埋头干大事,不鸟他了。

    祁绍得了个没趣,跑到苏九跟前诉苦,结果被墨无溟踹出门了。

    最后这货打包几份兔头,回学院祸害五班其他人了。

    关键的是他回五班之后,直接就说是苏九给他们特地带来的美食。

    这句话出口,谁不抢着要吃,个个都辣的哭的喊娘。

    祁绍躲在拐角,乐得不行。

    五班众人见他在笑,郁闷的都快吐血了。

    且纷纷认为:这大概就是跟着变态久了,就开始逐渐变态化了。

    再说四九城里。

    随着欧阳耀被打出温家,温家被姬芙蓉继承,墨九这个名字的热度更上一层楼。

    所有人都开始期待即将到来的拍卖场开业。

    日子一天天接近,四九城里也逐渐开始涌入外地人,这些人大多数是炼丹师。

    看戏的人也不少。

    毕竟墨九这个名字已经出圈了。

    不论是修元气的还是炼丹的,都对他抱着极大地兴趣。

    至于这位当事人,此刻正在角斗场二楼的某包间里。

    白濯手抵下巴,正在动脑筋,“小九儿,角斗场现在所有东西都是你的了,咱们是不是也该认识认识各个堂主?”

    白家发展至今,当然不仅仅只有角斗场一个地方。

    苏九不受影响,继续翻看手里的书籍,“可以,但没必要。”

    怎么没必要了?

    我什么东西都给你了,还没有一个名分呢!

    白濯笑眯眯得:“话不是这么说的,虽然我跟麟霄都知道你的身份,其他人不知道,倒是难免对你无礼啊。”

    苏九面无表情地:“我不在乎。”

    白濯啧了一声,“我在乎啊,你可是我白濯的继承人,哪能被人欺负?你说,要不我也办一场认亲宴?”

    苏九还是没抬头,有些玩味的:“原来你想被千刀万剐啊。”

    “……”

    白濯狠狠噎住。

    关于温徽认亲被千刀万剐一事,他是再清楚不过了。

    麟霄立在旁边,听到这里,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事实证明,出来混是要还的!

    瞧他天天在自己这战无不胜的,现在吃瘪了吧?

    看着就解气!

    苏九又翻看了一会书籍,才捏了捏眉心,往后仰,靠在椅子上。

    有些烦躁。

    白濯关心的问:“怎么了?”

    苏九微微摇头:“有些事想不通。”

    白濯想要追问,又担心对方会嫌自己啰嗦。

    毕竟找了一个继承人是很不容易的,可不能把她再烦走了。

    苏九瞥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感觉挺好笑,主动的开口:“濯叔,您听过千叶神医这个名字吗?”

    白濯倏地坐直身子,愕然的问道:“你说的可是传言中能起死人而肉白骨的那位千叶神医?”

    苏九不知道这些美誉,只是点头:“应该是吧。”

    白濯像是对千叶神医非常的敬佩,脸上的表情也的严谨起来:“你居然知道千叶神医,看来当年真是由他替赫连夫人接生的女儿,哦,那个女儿就是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