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1章 抓狂的谢忱

    刚开始吃,表情还挺正常的,吃着吃着不是他了。

    脸上冒火,嘴巴发麻。

    他忙喝了一口酒,手抵在额角,暗暗吐了一口气。

    愣是没吭声。

    祁绍歪着头:“怎么样?”

    谢忱低沉的:“嗯,还可以。”

    祁绍见他表情平静,还以为他跟自己一样,突然开发了吃辣的天赋。

    他瞥了桌面一眼,给他叨了一些自己认为好吃的菜。

    “这个辣椒炸的脆脆的,也挺好吃的,还有这个……”

    “……”确定这不是报复?

    谢忱手抵在额角,扭头看狄子凡,“你也尝尝。”

    狄子凡没有多想,挑了一片爆炒五花肉。

    肉片有些焦黄,青椒与红油配色,让人食欲大开。

    放进嘴里,轻轻咀嚼了下,肉香溢开,充斥着味蕾。

    狄子凡两眼放光,竖起拇指大赞:“好吃!”

    他连续吃了几块,鼻头才开始冒汗。

    炒菜和烧菜的区别,大概就在这里了。

    “呼呼呼……好辣好辣!”狄子凡一边吐气,一边找水。

    聂席霖幸灾乐祸的摇了摇手里的水:“嘿嘿,不给!”

    狄子凡捏着舌头,白了他一眼,“你顶多只有三岁!”

    有狄子凡探路,戴思绮警惕了,吃的比较慢,再喝点水,也还行。

    只是她看着碗里的水,心里忽然觉得怪怪的。

    这狗贼不会是故意给她准备的水吧?

    戴思绮“啪叽”打了自己嘴巴一下。

    瞎想什么,就你嘴把高贵?

    狗贼就是故意找茬!

    赫连聿:“……”

    女人的心是无情的铁榔头,狠起来自己都打。

    这边,东方异笑着拿起筷子,“哈哈哈!早就听说川菜口味比较刺激,看来是真的!”

    一口下去,差点吃呛住。

    他是四九城本地人,极少吃这么重的口味。

    姬芙蓉小时候在妓坊住,里面的吃食迎合各种地方的人,辣她也能吃一点,不至于夸张的喝水。

    厉旻仓面色如常,吃了一口之后,还特意跟姬芙蓉说了一句:“姬管事,这个味道还不错,你尝尝?”

    姬芙蓉抬眼笑笑:“好。”

    夹在中间的东方异故意往前坐,手撑着脑袋,把他们两隔开了。

    厉旻仓往后靠,还是能和姬芙蓉说话。

    东方异郁闷的不行,咬着牙,憋着气,尝了几道菜。

    辣的差点哭了。

    他吐了口气,扭头:“这个,好吃!”

    瞥见他的样子,谢忱心里舒坦了。

    看吧,这么辣的味道,不是他一个人不能吃。

    这时,就听见祁绍道:“东方异你不行啊?你看我跟谢忱都面不改色的!”

    谢忱:“……”去你妈的面不改色,老子嘴都麻了!

    祁绍又不会窥心术,得意的:“来,吃,咱们馋死他!”

    朝着谢忱下巴,示意他快吃。

    “……”

    谢忱手低着唇角,压下骂人的冲动,笑着拿起筷子。

    放在嘴巴里,假装嚼了嚼,然后整个咽掉,又喝了一口酒。

    实在是他演的太像了,完全看不出痕迹。

    但是常用酒水带青菜的苏九,一眼就看穿了,坏坏递过去递去刚上桌的麻辣兔头,“祁绍,谢忱,你们俩尝尝这个。”

    麻辣兔头可不是一口能吞掉的玩意!

    谢忱的脸有些绿。

    祁绍眼睛放光,挺惊讶:“兔头这也能吃啊?”

    店小二正在给别的桌上菜,听见这句话,立马接过话茬,“这可是川菜的一道名菜,客官您尝尝绝对不会后悔!我们川城的特产!”

    祁绍:“是吗?那我们得好好尝尝!”

    自己叨了一个,给谢忱也叨了一个。

    谢忱:“……”

    你他妈啥时候这么会心疼人了?

    祁绍哪知道谢忱想砍人的心情。

    直接上手,拿着兔头边啃边点头,“唔……原来兔头这么好!谢忱,你快试试啊,真不错!”

    为了这个傻逼,把自己作死算了。

    谢忱暗叹。

    拿起兔头,闭着眼,啃下去。

    第一口还行,第二口就辣的上头了,耳朵嗡嗡直叫唤。

    但他能装,绷着脸不吱声,只有额头浮起一层淡淡的薄汗。

    天气热,又是吃辣,大家都上都有汗渍,还真被他忽悠过去了。

    苏九啧啧两声,佩服的不得了。

    “咳……”

    旁边忽然传来压抑的轻咳声,像是被呛的。

    苏九下意识地扭头,却见男人绷着脸,薄唇紧抿,一圈泛着红。

    察觉到她的眼神,墨无溟又清了清嗓子,也在死撑着:“嗯,味道不错。”

    苏九心头微微一荡,抽出他手里的筷子,“别在我跟前装。”

    墨无溟没想到被她看穿了,先是一怔,而后掀起唇角,靠近她:“这么一对比,我比谢忱幸福多了,有你心疼呢。”

    苏九挑眉,不置可否。

    没人心疼,谢忱实惨。

    赫连聿偷瞄了墨无溟一眼,嚼着肉,使坏的道:“来来来,无溟,你也来一个兔头尝尝,味道特好!”

    谁知,苏九直接道:“他不能吃辣。”

    “……”

    赫连聿嘴里的肉瞬间就不香了。

    亲妹妹不站在自己这边,光明正大的维护别的男人,想想就很气。

    祁绍舔着唇角的油渍,扭头,呲着牙:“好吃吧?嘿嘿。”

    被辣的额角一跳一跳的谢忱:“……”

    你他妈的就看不出来我不能吃辣吗?

    就算我不说,你眼睛聋了还是瘸了?

    越想越气,啃肉的动作也加重了,仿佛啃得是祁绍的肉一样。

    结果,就听见身边的人道:“又没人跟你抢,你急什么?喏,再给你拿一个。等会咱们在带点回去当夜宵。”

    谢忱:“……”我谢谢你八辈子祖宗!

    这一顿饭吃的,有人欢喜有人忧。

    大致上来讲还是挺开心的。

    但是最开心的还是今晚的食客,没想到来吃顿饭,居然四九城几大家主为首的大人物。

    要不是心眼所见,谁跟他们说他们都不信!

    这得多大的运气,才能一下子见到这么多大人物!

    “过几天的拍卖场开业,我一定要去捧场!”

    “你们说,到底的谁会成为墨九的师父?元气与炼丹双修,啧啧,这等天赋与实力,谁要能让他拜师,靠!一步登天了!”

    “看你说的,那三品炼丹师的地位也不低啊,至少在神武大陆屈指可数。”

    “话不是这么说的,以墨九目前的地位,三品炼丹师收了他,绝对是捡便宜了!”

    “那倒也是,这次拍卖场开业,估计也是空前绝后的大场面了!”

    众人热闹的议论着,对于拍卖场的好奇心更加大了。

    苏九他们那桌是吃着叫着,喝水的喝水,喝酒的喝酒。

    这顿饭吃了一个时辰。

    谢忱的嘴都肿了,只是一直抿着唇,不是很明显。

    苏九很想心疼他一下,但是到嘴边就忍不住笑出了声。

    谢忱咬着下唇,哀怨的看了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