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在线卖爹

    苏九眼神骤然转冷,言简意赅:“杀你,就是酬劳。”

    温徽瞳孔微缩,扭头大喊:“快来——”

    求救的声音还没喊出来。

    锋利的剑尖,在他眼前横扫而过。

    噗嗤!

    “啊——”

    温徽视线一片血色弥漫,捂着脸,惨叫起来。

    卧槽!

    这也太狠了吧!

    围观的世家家主后脊发凉,仿佛这一剑是割在他们眼上似的。

    有几个胆小的世家夫人们当场就吓得哭了。

    然而,让他们没想到的事情还在后面!

    只见,少年面无表情的挥舞着手中长剑,一剑又一剑的落在温徽身上。

    锦衣华服被割成一条一条,伤口紧密的挨在一起。

    鲜血挥洒在空中,像是一场红色的大雨。

    没有最残忍,只有更残忍。

    满地血腥流淌,依稀能看见残渣碎肉。

    真真是印证那句‘千刀万剐’了!

    这时,少年转身收起剑,双眸极深,冷如冰:“温二夫人,这个任务完成的还好吗?”

    殷红的唇,染着笑容。

    白衣染着斑斑血迹,给人的感觉就是邪恶!

    赫连歌收紧手臂,眼底透着担忧:“这孩子……”

    欧阳蕴眼圈泛红,紧紧地抓着赫连歌的手,并没有说话。

    王嫚眼神恍惚的看着躺在血里的温徽,又想哭又想笑。

    “好……好好啊……呵呵…哈哈哈……”

    她捂着脸,又哭又笑起来,显得十分癫狂。

    姬霓裳眼圈泛红,靠在女儿的怀中,偷偷流泪。

    没有人比她更懂王嫚的情绪,尽管王嫚享受了二十多年的好日子,今日遭到的诛心,也不比她少。

    “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娘,爹……啊……不要杀我!走开,走开……姬芙蓉,你走开……”温雪妮眼神飘忽,抱着头,吓得三魂丢了七魄,整个人陷入了温徽死状带来的阴影当中,就此疯了。

    温家的一群护卫毫无用武之地,不知所措的站着。

    温徽死了,王嫚和温雪妮都疯了。

    一群护卫们看了看苏九,又看了看姬芙蓉,而后对视一眼。

    就像是商量好的似的,朝着姬芙蓉,抱拳跪地。

    “属下参见家主!”

    温家不像三大家族有供奉或是长老,任何重大的事情都是温徽与王嫚拿主意的。

    温家也没有旁系,因为温徽不能容忍其他人惦记他的东西,早就断绝了关系。

    也就造成了眼前的局面。

    姬芙蓉微微颔首,“诸位请起,我刚回温家,还有许多不懂得地方,需要诸位的支持。”

    打理拍卖场一段时间,姬芙蓉身上无形之中也养出了掌权人的气势,很能拿的住人。

    再加上她背后的人是墨九,护卫们自然没有意见。

    众人世家家主们不由一阵唏嘘。

    “温家的家业就这样拱手给人了?”

    “什么给人?姬芙蓉不是温徽的大女儿吗?本来继承权也多给她了。”

    “倒也是,姬芙蓉继承温家合情合理……嘶,可我怎么觉得这么瘆得慌?”

    “想要不渗人还是离墨九远点吧……温家家主,就这样没了……”

    众人忽然一静。

    今日墨九如此光明正大的取了温徽的命,还让姬芙蓉顺理成章的接收了温家。

    谁能保证自己以后不会是第二个温家呢?

    思及此,众人心里充满了危机感。

    也彻底的打定主意,离墨九能多远有多远!

    姬芙蓉以家主的身份,将看戏的家主与夫人们都送走了。

    离开前,东方异真心的朝着姬芙蓉道谢。

    姬芙蓉面颊微红,点了点头,“谢谢东方少爷,东方家主您慢走。”

    东方家主笑着跟儿子离开。

    刚走下台阶,他就拉住儿子的胳膊,“这小姑娘是个狠角色啊,年纪轻轻就掌管温家了,你以后要好好努力啊。”

    东方异瞥了自己老爹一眼,旁敲侧击:“努力什么?娶她回家吗?”

    东方家主扑哧笑出声,直言嫌弃起来:“就你还想娶姬芙蓉?人家姬芙蓉眼睛又不是瞎了,见过墨九那么出色的男人,还能看上你?你少做白日梦了!”他说完,就朝着前面的轩辕老家主招手,“唉,老家主等等……”

    东方异:“……”

    #在线卖爹要不要?#

    一行人陆陆续续的离开温家。

    唯有赫连夫妇还没走,两人一直等苏九。

    苏九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刚出来就看见两人。

    欧阳蕴:“怎么样了?”

    赫连歌:“没事吧?”

    “没事。”

    苏九脸色好了很多,只是眼底还有些红血丝,显得有些阴鸷。

    欧阳蕴绞着手指,鼓起勇气:“九儿,你到底经……”

    苏九出声打断了她:“时间还早,你不是要去吃牛肉汤吗?”

    欧阳蕴愣了愣,虽然很想去,可是……

    “你身体好像不舒服,下次……”

    “现在去吧。”

    苏九再次打断了她,迈脚越过她,走到墨无溟身边。

    墨无溟沉黑的双眸紧紧地望着她,最终什么都没说,单手将她搂住。

    苏九靠在他怀中,听见他的心跳,就觉得格外的安心。

    “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

    墨无溟心尖一颤,收紧手臂,扭头,下巴搭在她头顶蹭了蹭,“都是我不好,忘记给你喝茶了,否则你也不会那么轻易就不舒服。”

    苏九眉梢微挑,斜着眼,打趣道:“啧,你的茶果然是针对我的,原来你那么早就肖想我了啊。”

    墨无溟扬了扬唇角:“关于这一点,我从未隐瞒过。”

    苏九嘁了一声。

    他是没隐瞒过,但是也不教她泡啊!

    像是猜中了她的想法,墨无溟颇为无奈的点了点她的鼻尖,“不教你,是因为很难学。”

    苏九手肘顶了他腰间一下:“得了,反正我也没兴趣。”

    看见前面俩人的互动,欧阳蕴脸上的笑容都掩不住了。

    赫连歌倒是有些吃味。

    他都没跟这个女儿好好地相处过,就被人给拐走了。

    而且他跟女儿的关系,比他这个亲爹还要熟!

    说到底,还是他那个儿子不争气!

    明明和墨无溟是好友,手段还不及他一半!

    远在拍卖场的赫连聿,冷不丁打了一个喷嚏。

    祁绍斜眼:“这大热天的,你可别说你着凉了?”

    赫连聿揉了揉鼻尖,“没有,大概是谁想我了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