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千刀万剐

    咕嘟!

    温徽吞了吞口水,冷汗顺着额角流淌下来,摇头否认:“不!不是!这对毒妇罪有应得,墨少想怎么处置,便怎么处置!墨某绝无二话!”

    听见如此无情的话,王嫚当场就哭着了出来,嘴里大骂:“你这个杀千刀的!我王嫚到底哪里对不起你?跟你这么多年,你居然一点夫妻轻易都不讲!呜呜……你这个龟孙子!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啊……我的命好苦啊……”

    温雪妮倒是没哭,两眼带着恨意,死死地盯着站在门边的姬芙蓉和姬母。

    都是这对贱人搞的鬼,要不是姬芙蓉她就不会得罪墨九,要不是姬霓裳爹就不会有姬芙蓉这个女儿!

    姬芙蓉,姬芙蓉,姬芙蓉……

    温雪妮浑身发抖,露出阴狠的表情。

    东方异察觉到她的眼神,忍不住往前一步,把她挡住。

    姬芙蓉的注意力都在苏九身上,抬起手,抓住他的胳膊,“九……九爷不对劲。"

    经过她的提醒,东方异抬眼看过去。

    就见,少年低着头,手指抚着小青蛇,肩膀却在颤抖。

    一点一点的加深,直至唇瓣溢出声音。

    “呵呵呵……”

    他明明在笑,温徽却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压着心底的不安,气急败坏的:“王嫚!我这辈子最大的错就是娶了你这个毒妇!”他扭头,又赶忙重申:“墨少,我绝无替她们俩求饶的意思!”

    “啊——温徽!我与你多年夫妻,你竟然要我死,你好狠的心……”

    王嫚痛苦的挣扎,奈何被护卫拦着,根本挣脱不了。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少年忽地开口,缓缓地抬头,压着血色的眼眸,显得极为邪气。

    王嫚吓得噤声,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生怕他的游戏是要扒她的皮,抽她的筋……

    对比之下,温徽神态坦然的多,也没觉得这句话跟他有关系。

    毕竟得罪墨九的是这对毒妇母女,跟他又没关系。

    他俨然露出一副看戏的姿态出来。

    谁知,下一秒就听见少年点名的道:“既然是温家主的内室,温家主自然也要参与其中了。”

    温徽喉咙滚动,有些不安的问:“什……什么游戏?”

    苏九殷红的唇挑起,挺随意的:“就一个问题,很简单。”

    温徽眼神闪烁,心里还在打小算盘。

    可以说他做任何事情,都是要看价值的,包括亲情在内,只要价码合适,都可以出卖。

    而恰恰这一点,是苏九深通恶绝的。

    她瞥见温徽动脑筋的眼神,轻笑着开口:“如果温家主遇到危险,温二夫人愿意用自己的命换温家主的命吗?”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愣。

    卧槽!

    温徽都要把王嫚母女交给他任由处置了,他还问王嫚这个问题?

    王嫚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用自己的命换温徽的命!

    不负众望,王嫚红着眼眶,咬牙切齿:“我把他千刀万剐都不解恨!绝不会救他!”

    温徽脸色很难看,事情已经闹到这个地步,再难看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苏九扫了温徽一眼,又问:“同样的问题,若是换温小姐的命,你换不换?”

    温徽的无情与狠毒,已经让王嫚有点清醒了,她扭头看向身边的女儿,忽然低声下气的:“墨少……我愿意一死谢罪,求求你……放过我女儿吧。她大好年纪,还有未来……”

    苏九长睫轻颤,没有应声。

    然而,温雪妮冷哼两声,并不领情:“我是温家大小姐,我做错什么了?我没错!你少在那替我求情,墨九,你不就是要替姬芙蓉出头吗?想替这两个贱人想要霸占我们温家,你做梦!爹……爹!您清醒一下,我才是您最疼爱的女儿啊!”

    最后一句情绪崩溃,有些狰狞的吼起来。

    温徽冷眼看着她,手捂着受伤的胳膊,并不接话。

    王嫚看着女儿的狰狞的模样,又看了看温徽婉如陌生人的嘴脸,忽然觉得无比的苍凉。

    与之前的大哭大嚎不同,此刻她就只是那么愣怔的看着,眼泪无声的滑落。

    “错了……错了……都错了……”

    她呢喃着,像是失了魂一样。

    姬母眼神很复杂,“唉,她也算可怜人了。”

    姬芙蓉柳眉皱起,“娘,您不恨她吗?”

    姬母摇头,感叹的:“我不恨她,没有王嫚还有其他的女人。我甚至可怜她,我还有你,而她什么都没有了。”

    姬芙蓉没吱声。

    若是换她自己经历这些,大概很难产生‘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的想法吧。

    “温家主对刚才温二夫人所言,有何感想?”苏九忽地转身,手抚着小青蛇脑袋,指尖泛着凉意。

    青龙不禁打了个冷颤。

    按照这个调调来,这人要完。

    可惜温徽听不见青龙的心声,且再次认真的重申,“我与那个毒妇已经没有瓜葛了!我的命跟那个毒妇没有半分关系。墨少请放心……”

    苏九直接打断了他,“可你失去了一次活的机会。”

    冷冰冰的声音,下了死刑。

    温徽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好笑的道:“墨少何出此——”

    刺啦!

    白光闪过,长剑割破血肉。

    苏九右手微转,将长剑抵在地面。

    鲜血顺着长剑滑落在地。

    “……”

    空气仿佛都停止了。

    众人也是满脸愕然。

    噗嗤——

    鲜红的血喷出来,染红的半边肩。

    疼痛袭来。

    温徽捧着脸,惨叫一声,“啊!”

    只见,他左边脸全部是血,上面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剑伤。

    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疼的要命。

    “卧槽,这什么情况?墨九为何对温家主动手?”

    “别说墨九动手了,我都想动手了,没见过这么心狠手辣的男人,不,他都不配当男人!”

    “话是这么说,可墨九这不是明摆着要跟温家交恶了吗?今天可是温徽认回女儿的好日子,这唱的是哪一出啊?”

    “哈哈哈,管他哪一出呢,温徽偷鸡不成蚀把米,名声没了,这攀附墨九的机会也没了。”

    众人一听,统统都乐了。

    温徽捂着脸,双目圆睁,“墨九,你,你为何……”

    苏九歪着头,表情还挺无辜的,“我以前是雇佣兵,刚才接了温二夫人的任务,要把你千刀万剐呢。”

    千刀万剐四个字,就像是敲在温徽心尖上。

    他骇然的倒退一步,“墨九!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她,你怎么接的任务?我给你双倍酬劳……”

    声音逐渐变得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