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 眼神有些奇怪

    在这种场合丢这么大的脸,不论是谁也没法冷静了。

    何况温徽还是一家之主!

    果不其然。

    温徽爬起来之后,两眼冒火,怒吼一声:“来人,把这个泼妇抓住!”

    突然恢复行动力的护卫们愣了愣,眼下情况也不容他们多想,只得起身去抓王嫚。

    王嫚脸色一变:“我看谁敢!”

    护卫们动作一滞。

    这反应对温徽而言,简直是在挑战他一家之主的威严!

    他红着眼睛,破口大骂,“混账东西!我才是温家家主,你们愣着做什么?抓住她!”

    护卫们不敢迟疑,赶紧上前去抓王嫚。

    温雪妮慌了,护着王嫚,朝着温徽大喊:“爹,您冷静点!这一切都是对贱人母女搞得鬼!您不能上当啊……”

    温徽胳膊伤口还在疼,恶狠狠地眼神看过去,“你闭嘴!难道你让这些护卫来杀她们母女,也是她们母女搞的鬼?你这个畜生,分明是想杀了她们母女再杀了我,好霸占温家!”

    他越说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若非如此,她们为何突然变卦,要杀了姬霓裳母女俩?

    思及此,温徽咬牙切齿的啐了一口:“蛇蝎心肠的毒妇!”

    “温徽!”

    王嫚双目圆睁,肺都快气炸了,“你到底有没有点良心?我们俩生活这么多年,你居然如此想我?”

    温徽阴沉着脸,摆手:“把她们俩抓住,送去柴房关起来!”

    单凭三个元皇等级的在,王嫚和温雪妮就不是对手。

    看见跟自己同床共枕二十多年的男人,竟然连一句解释都不听,王嫚眼前发黑,险些晕过去。

    “娘……娘!娘您没事吧?”温雪妮扭头,担心的大喊起来,伸手就要去扶。

    啪!

    一道响亮的巴掌落在温雪妮的脸上。

    就听见王嫚气急败坏的低吼,“都是你出的馊主意!我都说了不要杀她们,你偏要动手……啊!你这个死丫头——”

    她冲上来,就去抓温雪妮的头发。

    从小到大温徽和王嫚都没对温雪妮动过一根手指头,今天温徽也打了,王嫚也打了。

    温雪妮整个人都是懵的。

    就这么被王嫚撕扯的狼狈不堪,

    还是旁边的护卫回过神将王嫚给钳制住了。

    温徽的脸色更黑了,“还愣着作甚,把她们带走,少在这丢人现眼!”

    护卫也不再拖拉,扭着王嫚和温雪妮的胳膊,就往外走。

    这时,众人就见少年往前走了两步,“离开前,还是先把账算一算吧。”

    语气平淡,听不出情绪。

    温徽微微一怔,连忙接过话茬,“墨少请放心,温某一定会放过这两个毒妇的,肯定会还小裳和芙蓉一个公道的!”

    “温家主的家务事与墨某无关,只是……”苏九站在院中央,弯下腰,捡起直挺挺的小青蛇,冷冷的抬头,“本少的契约兽可不是温家的东西,且伤的不轻呢。”

    声音极淡,如同腊月寒冰盖在心尖,拔凉拔凉的。

    温徽神色大变:“这肯定是误会!”

    姬芙蓉快走几步上前,抱拳,“这不是误会,是温雪妮与王嫚要置于我死地,若非九爷的契约兽上前抵挡,芙蓉现下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这句话还真没掺假。

    青龙要是没跟过来,她只有死路一条,包括姬霓裳在内。

    一滴冷汗顺着温徽额角流淌下来,他目光闪烁,心里开始算计起来。

    今天这场宴会脸已经丢了,他跟王嫚母女也闹翻了。

    何不顺水推舟,以此讨好姬霓裳娘俩,彻底博得墨九的信任,让他替他引荐背后的大人物?

    等到他成为四大家族之一后,再把这些垫脚石给清理掉!

    没有王嫚这个泼妇的阻拦,他以后想找什么女人找什么女人,想生多少儿子,就生多少儿子!

    鬼迷心窍的温徽,沉下脸,装模作样的:“温某家教不严,今日才会出现此等恶劣事件,这对毒妇就交给墨少处置吧!”

    他甩袖转身,背着双手,负心薄情。

    一句话点燃了去往阴间的引路香!

    少年垂着眼睑,长睫覆盖着一片阴影,微微侧目:“回去。”

    “可是……”

    姬芙蓉抬起头,刚要说话,却撞进一双无底深渊。

    那是双爬满血丝,压着杀戮,近乎于疯狂的眼神。

    呵!

    姬芙蓉倒吸一口冷气,下意识的倒退几步。

    东方异身形一闪,掠至她背后,扶住了她一把:“怎么了?”

    姬芙蓉惊疑不定的摇了摇头,“没,没事……”

    从他怀中退开,拉着他的胳膊,走回门口。

    东方异低头看着她牵着自己的手,心里挺惊讶的。

    东方家主靠在门边,咂了砸嘴。

    臭小子跟着墨九后面混之后,人都变得机灵了。

    为了在墨九跟前刷存在感,连这种小事都去管。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姬芙蓉根本不会摔跤。

    啧啧,真是太心机了!

    赫连歌侧目看了东方家主一眼,主动搭了一句话,“恭喜。”

    东方家主眨了眨眼,寻思他跟墨九化干戈为玉帛,可能知道东方异跟墨九后面做事。

    于是,他一本正经的回了句,“同喜同喜。”

    赫连歌:“……”

    小聿也有对象了?

    瞒的挺紧。

    姬芙蓉走回来之后,墨无溟疑惑的眼神就递了过去。

    姬芙蓉也不敢瞎说,只道:“眼神有些奇怪。”

    墨无溟的双眉立刻竖起,看向温徽的眼神浮起了冰冷的杀意,却还是忍着没动弹。

    “……”

    院子里陷入了安静。

    众人都在等苏九开口,包括转过身的温徽。

    许久没听见到回应,心里开始有些不安了。

    就在这时,少年缓缓地转身,侧身而立,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温家主的意思是,本少若是想要剥皮?抽筋?千刀万剐?皆可吗?”

    白皙纤长的手指,轻抚手心里小青蛇脑袋上的肉瘤,动作温柔的不得了。

    然而这一举一动,对于众人而言却带着一丝诡异的邪气。

    王嫚和温雪妮两人正面看着苏九,吓得双腿发软。

    要不是护卫架着她们,已经瘫坐在地上了。

    温徽也听得头皮发麻,猛地转过身子,“这个……”

    苏九侧目,用一种温柔一瞬不瞬地眼神盯着他,“温家主是觉得本少太狠了?想要求情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