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 看戏

    长剑近在迟尺,已然来到了脖颈,隐隐有些刺痛。

    姬芙蓉瞬间脑袋一片空白,根本来不及多想其他的事情。

    哐当!

    紧闭的两扇大门,突然四分五裂,散落在地。

    一股强悍的威压狂涌而至,将整个院子里的人全部笼罩在其中。

    护卫们扑通扑通,接连跪地。

    唯有温雪妮手持长剑,抵在姬芙蓉的脖子上。

    画面仿佛静止了。

    直到有人大喊了一句,“姬芙蓉!”

    东方异快步上前,一把抓住姬芙蓉胳膊,拽进了怀里。

    姬芙蓉猛地回神,却是一愣,“呃,我没事。”

    “没事?你都受伤了!”

    东方异沉着脸,盯着她的脖颈。

    姬芙蓉微仰着头,鲜红的血,顺着白皙的脖颈流淌下来,显得无比猩红。

    姬母从惊吓中回神,哭着跑过去,“芙蓉……有没有怎么样,快,我们去看大夫…呜呜……”

    姬芙蓉站直身子,随意的抹了一把脖子上的血迹,“娘我没事,你看,伤口不深……别哭了……”

    姬母扑到女儿怀里,吓得不轻。

    然而,吓得更厉害的是还站在门外的温徽。

    此刻,他的脑袋仿佛被人拿锤子狠狠地敲了几下,整个人天旋地转!

    苏九站在门槛前,微微侧目:“温家主,原来你就是这么给她们母女安排房间的。”

    语气透着寒凉,令人不寒而栗。

    温徽后脊一凉,两眼死死地盯着拿剑的温雪妮,咬牙切齿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冲进院子里,朝着无法动弹的女儿,就是狠厉的一耳光。

    苏九略微挑眉,在他耳光落下的同时,猛地撤掉威压。

    温雪妮行动受阻,全部的力气都用在抵抗威压了,自然是挣扎的状态。

    随着温徽一巴掌落下,威压抽掉之际,她的右手下意识的甩了出去。

    刺啦——

    剑刃割破衣料与血肉的声音。

    温徽胳膊被割出一道口子,血都喷了出来。

    “……”

    画面再度停滞了。

    温徽捂着流血的胳膊,不敢置信的看着给自己一剑的女儿。

    “你这个畜生,你竟然想弑父?”

    温雪妮自己也是懵逼的,吓得把剑丢下地上,摔得叮噹一声响。

    “爹……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我故意的……”

    啪!

    温徽扬起手,又是一巴掌落下。

    “住口!”

    温雪妮捂着脸颊,委屈的大哭,“我真不是故意的……呜呜……肯定是墨九搞的鬼……”

    温徽眼底升起两篝火,胳膊的疼痛让他根本难以冷静,扭头就去找王嫚的身影。

    王嫚跪在走廊下,身上被威压压制,根本动弹不得。

    温徽看见她之后,三步并两步,扬起手,又是一个巴掌下去。

    响亮的不行。

    当即留下五个高高肿起的手指印。

    温徽自己也惊到了。

    因为修为上的差距,他向来不是王嫚的对手。

    不过转念一想,这女人应该是知道自己做错事了,所以才会这么乖乖地给他打。

    心里的怒火稍微平复了一些。

    然而,他并没看见王嫚错愕与震惊的眼神,正在化为熊熊的怒火。

    温徽深吸两口气,眼珠子转了转。

    眼下这个情况,只要安抚好姬霓裳母女,应该还是有转还的余地。

    他转头,心疼的语气道:“小裳,芙蓉,你们俩没事吧?”

    姬芙蓉都不想看他。

    彼时,苏九抄着双手,走到她身边,淡淡的:“请你看好戏。”

    姬芙蓉不解的看他。

    苏九唇角勾起恶劣的笑容,朝着王嫚的方向抬抬下巴。

    姬芙蓉看向温徽,对方正在转身。

    也就在温徽转身之际,王嫚身上的威压被抽掉了。

    这么明显的故技重施,偏偏母女俩都进套了!

    只见,王嫚倏地起身,朝着温徽的后背就是一脚。

    猝不及防的一下。

    温徽身体往前一拱,差点摔个狗啃屎。

    “混蛋!你敢打我?”王嫚冲上前,一把揪住温徽的后领,“你是不是早就想叫那对贱人母女取代我们娘俩了?我告诉你,没门!”

    温徽脑袋都炸开了,回眸望着她:“王嫚!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王嫚挨了一巴掌,又听见温徽关心姬母她们,再加上温雪妮之前的洗脑,她哪里还有半点的理智,就连虚荣心都没了!

    她要不是温家的夫人,温家成为四大家族跟她还有什么关系!

    “我告诉你,想要抛弃我王嫚,你做梦!我王嫚可不是姬霓裳那个蠢货,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她咬牙切齿的说着,手指狠狠地摁着温徽的脖颈。

    温徽被摁的低着头,哪里还有一家之主的模样。

    他气得要命,偏偏不是对手,反抗不了。

    “来人,来人啊——把这个泼妇给我抓住!”

    护卫们还被威压压着,根本动弹不了。

    混乱依然持续着。

    众人看的津津有味。

    没想到在外面威风八面的温家家主,在家里居然是这样地位的!

    “幸亏我家夫人温柔纯净,要是娶这么一个母老虎,可就完了。”

    “每个家主都有不为人知的一面,啧啧,就是没想到温家主亲自设宴,邀请我等过来,是为了看戏的。”

    “噗……我觉得最厉害的是温家小姐,居然给温徽一刀,够狠啊。”

    “哈哈哈……”

    调侃与嘲讽,一句接着一句。

    温雪妮听见这些话,又羞又怒,冲过去就去拽王嫚,“娘……娘,您别打了!好多人在看呢,您别打了……”

    一听有好多人,王嫚愣了愣,扭头看见宴会上的人,全部站在门外,脑袋翁的一声响。

    站直身子,往后退了两步,还不忘去捋了捋散乱的头发。

    温徽躺在地上,头发凌乱,脸都被挠破相了。

    姬芙蓉眼睛都看直了,朝着苏九竖拇指,“牛!”

    “不急。”

    苏九往后一靠,抵在墨无溟的胸膛上,嘴角染着笑。

    墨无溟揽住她的胳膊,清冷的眼神看向前方。

    目光所及之处,看见了一抹青色,趴在地上,直挺挺的。

    墨无溟挑了挑眉,“小东西好像被踩了一脚。”

    小东西?

    姬芙蓉一个激灵,“九爷,您的契约兽好像受伤了!”

    苏九没吱声,而是撤掉了护卫身上的威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