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继续挑事

    “大……大姐?”

    欧阳耀趴在地上,满嘴的血。

    酒是被打醒了,却是懵逼的。

    懵逼的又岂止是他一个,除了知情人之外,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俨然一副受到冲击的模样。

    即便觉得赫连家跟墨九化干戈为玉帛了,谁也没想到欧阳蕴会对自己弟弟动手,而且还挺狠的,脸都快肿成猪头了!

    欧阳蕴一向温婉柔和的脸庞,此时只剩下一片冷意,斥道:“不要叫我大姐!从今以后我与你再无姐弟情分,我与欧阳家也再没有一丝瓜葛!”

    之前因为顾虑背后真凶,她也不曾公开与欧阳家分明过。

    父亲突然身亡的原由,她心里有数,便想着逝者已矣,欧阳家此后如何,且看他们的造化了。

    她便也不用再划分的明明白白。

    没想到这个畜生居然主动找上门了!

    欧阳蕴是越想越气,甚至觉得欧阳家这几天败落,她怎么就没狠心让赫连家在里面搅搅浑水。

    那样的话,这畜生现在也不会在这里羞辱她女儿!

    “别气坏身子了。”赫连歌吐了一口气,走了过去,将夫人搂入怀中,轻轻安抚。

    他的声音温柔的不得了,但是看向欧阳耀的眼神犹如冰刃。

    恨不能将其千刀万剐!

    欧阳耀才因为欧阳蕴的话目瞪口呆,又被这眼神吓的魂不附体。

    他捂着火辣辣的脸开口,满脑子的问号:“大姐……姐夫,我可是你们弟弟啊……”

    赫连歌面无表情的打断了他,“我家夫人方才说了,从今往后与欧阳家再无关系,你若是再胡乱攀亲,别怪本家主不客气。”

    冷冰冰的杀意。毫不掩饰。

    欧阳耀瞳孔微缩,吓得不敢吱声了。

    众人后脊发凉,止不住的寒意。

    到底什么情况啊?

    欧阳耀为了墨九与欧阳家断绝关系?

    赫连歌为了墨九对欧阳耀动了杀机!

    不论是哪一个,他们俩站在墨九那边的决心,都是明眼可见的。

    温徽脑袋嗡嗡直叫唤,现在的结果是他做梦都没想到的,再这样下去,让赫连夫妇与墨九建立友好关系,那他不是替别人搭线了吗?

    还谈何四大家族之一啊!

    温徽连忙起身,出声抢功劳:“来人!还不快点把这个疯子拖出温家!不要污了各位家主的眼睛!”

    “等等……大…赫连夫人……赫连夫人……我错了……墨少爷……”

    欧阳耀这下慌了,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

    他来这里是为了后路的,而不是来断后路的!

    然而,过来的护卫根本没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拖了出去。

    温徽走出座位,来到苏九的桌前,“都怪温某没有及时阻止,才会让人混进来!不过幸好赫连夫妇深明大义,帮理不帮亲!”

    赫连歌揽着欧阳蕴并不言语,轻抚着她的后背,安抚她愤怒的情绪。

    欧阳蕴浑身发抖,越想越难以平复心情。

    她几乎用命换来的女儿,被亲外公算计,现在又被亲舅舅羞辱……

    想着,眼圈就泛红了。

    泪珠控制不住,啪嗒嗒往下掉。

    众人一阵无语。

    刚刚还彪悍的不得了,现在又哭了?

    这肯定是赫连夫妇博取墨九同情的手段!

    眼看着这认亲宴都快成为赫连夫妇的专场了,温徽按耐不住了,朝着旁边的王嫚使了使眼色。

    王嫚心里不高兴,但是为了计划不走偏,只能起身走过去,“赫连夫人不必难过,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不想的,虽然欧阳耀是您的亲弟弟,但是说到底,也与您无关。”

    听听这话,好好品品,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是来安慰人的。

    欧阳蕴名字她不安好心,但是架不住心里觉得对不起女儿,头一扭,趴在赫连歌怀里。

    她不哭出声,肩膀松动,努力隐忍。

    苏九略微皱眉,冷冷地目光扫过王嫚的脸庞,唇角勾起:“一样米百样人,比如温二夫人这般心胸宽广的人就甚是少见,芙蓉姐与姬姨真是好福气。”

    众人:“……”

    这绝对是怼人!!

    王嫚自然也听出来了,脸色不由得一变。

    奈何少年嘴角染笑,丝毫看不出恶意。

    指甲陷入掌心,王嫚僵硬的开口:“……芙蓉是温家的血脉,回来是应该的。”

    越是努力笑,越是笑的难看。

    苏九冷淡移开视线,看向赫连歌:“今日是温家认亲的日子,赫连家主还是不要抢风头了。”

    赫连歌当然不傻,听出来女儿维护之味,心里有些高兴。

    安抚着怀中的夫人,回到座位上。

    欧阳蕴擦干眼泪,因为把所有过错归结到自己身上,而并不敢看苏九。

    苏九余光扫了一眼,眉心不自觉的皱起。

    她的心思太敏感了。

    此刻,王嫚还站在桌前,像是为了挽回对方的好感,行了一礼,“听闻墨少与墨家主两情相悦,温王氏在这里祝两位白头到老了!”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偏偏苏九打定了,且明目张胆的:“今日是姬姨与芙蓉姐回到温家的第一天,不知温家主给姬姨与芙蓉安排到什么住处了?”

    温徽一愣,连忙出声,“哈哈哈……温某当然不会委屈她们娘俩了!”

    事实上,他给姬母她们准备住处,还没有王嫚住的地方一半大。

    王嫚也是想到这个,嘴角掠过一丝得意。

    苏九可没有错过这一丝得意,且淡淡的开口:“我想身为温家继承人与主母,应该不会比温二夫人住的差吧?左右我闲来无事,吃完饭可以去看看。”

    温徽心头一突,“这个……”

    爹,您不会是介意九爷参观温家吧?九爷事务繁忙,难得今天抽空来温家。”姬芙蓉现下虽然有些疑惑,但是能刺激温徽和王嫚的机会,绝不放过:“

    温徽面容一僵,“这个,当然可以……小嫚,后院的事之前都是你安排的,你快去收拾一下,顺便准备一点饭后茶点。”

    他不停地给王嫚使眼色。

    王嫚气得眼睛发红,使劲的掐着手指,才不至于当场失态,“好,我这就去安排……”

    都是一时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等到王嫚离开,姬芙蓉才把疑惑的目光看向苏九。

    来之前似乎并没有说过这些细节,这大概就是临场发挥?

    她摇了摇头,反正温徽的心情不好,她心情就好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