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呵,什么墨少爷

    温徽面色一僵,没了声音。

    场面忽然就尴尬了起来。

    众人低下头,心照不宣的露出幸灾乐祸的笑。

    温徽为了搭上墨九这条线,不惜下血本认为姬霓裳母女,万万没想到墨九会来这招吧?

    短暂的失态,温徽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情,笑呵呵的:“芙蓉你有事业心,为父非常开心。为父年纪不小了,等到来年时机合适,你可一定要好好把温家给打理好啊。”

    不得不说这货很沉得住气。

    苏九余光扫了他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温徽能在四九城混到今天这个地步,自然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立马跳脚的。

    她垂下眼睑,喝了一杯酒,发出叹谓:“唔,今天的酒很醇厚。”

    温徽刚坐下,抬眼看去,“听说墨少独爱美酒,这是温某数日前让人从南方带回来的百日醉。”

    苏九淡淡的点头,吃肉喝酒,没了话。

    温徽收回视线,捏着筷子的手指泛白,心里生气到了极点。

    他也不是傻子,周围人看戏的眼神,简直如芒在背。

    以前他从不在乎这些,要不然也不会大动干戈,请了四九城几乎能叫得上名字的家族过来。

    但他高估了自己的定力。

    这些年久居高位,除了三大家族,他在外向来都是被人瞻仰的。

    何曾受过这种屈辱!

    姬芙蓉坐在位置上,一边给姬母叨菜,一边轻声开始挑事了:“温二夫人,多谢您接受我们。”

    温二夫人,跟一个耳光似的打过来。

    王嫚倏地扭头,直直的看向姬母身边的姬芙蓉,眯起眼睛:“芙蓉,我与你母亲是平妻,你以后叫我大娘就可以了。”

    姬芙蓉筷子一顿,并没有理会她,而是侧目看向身边的温徽,“爹不是说了,我娘以后是温家的主母吗?按照顺序来的话,我娘也是老大,所以我叫您一声二娘,不对吗?”

    细声温语,又看向王嫚。

    若是不知情的,任谁听见姬芙蓉这句话,都会觉得这种私生女不知好歹!

    人家正牌的大夫人因为善良让位,你却得寸进尺,加以羞辱,实在是恶毒。

    奈何,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知情者!

    王嫚当年是知道温徽和姬霓裳的情况的,且仗着真爱插足进来,又哪里是姬霓裳失踪之后的事。

    所以听见姬芙蓉的话,他们非但没有觉得不适合,反而有种看人撕逼的畅快。

    尤其是各个家主夫人,看的特别带劲。

    要说姬芙蓉从小在妓坊长大,性格也谈不上多泼辣,倒是没想到这丫头说起话来,能把人噎死!

    这不,王嫚绷着脸,胸脯气得上下起伏,偏偏还不能出声。

    温徽真亏不是个好演员,一边安抚的看向王嫚,一边温和的对姬芙蓉道:“芙蓉你也体谅一下,要不是王嫚……”

    “要不是她,你还不能接我们回来是吗?”姬芙蓉突然提高声音,还有些发冷。

    温徽皱了皱眉,搁在桌上的手握成拳,“芙蓉,你别这么敏感,我是说你得尊重你的长辈。”

    很强硬的语气。

    姬芙蓉默默地看着他,像是被他说服了似的,又低下了头。

    若非九爷还有其他的打算,她今天非得把这狗东西闹得下不了台!

    见女儿低头,温徽自然认为是自己的威严起效了,趁机又说了句,“我们都是一家人,爹希望你们都能和平共处。”

    姬芙蓉根本都不想搭理他,低着头给母亲叨菜。

    姬母柳眉蹙起,握住女儿放在腿上的另一只手,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温家继承人固然好,但是她还是能感觉得到的温徽那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不待见。

    姬芙蓉反手握住她的手,安抚的拍了两下,“您多吃点。”

    姬母想起女儿之前的叮嘱,又耐着性子,低头吃东西了。

    宴会再次恢复了正常的步调。

    这时,就听见后面传来一声不满,“你们一个个都杵着这墨九作甚?他不就是一个脑袋两个眼睛窟窿的人吗?唔……别拉我,小爷我在四九城混的时候,他还在娘胎里打转呢!哼……在我欧阳耀的眼前装什么大尾巴狼……”

    打着酒嗝的声音,一听就是不清醒的。

    紧接着后面传来一道哗啦啦,碗盘落地的声音。

    欧阳耀把后面的桌子掀翻了。

    好心拉他的同桌人气得要命,干脆撇清关系,换了一个座位。

    欧阳耀甩着衣袖,绕过桌子,冲到前面来,直奔着墨九而来。

    温徽一时迟疑,竟然没有命人阻止。

    反正欧阳蕴在这,她是欧阳耀的大姐,就算出什么事也是她负责。

    更重要的一点是他心里有点怨恨苏九了,他张罗了这么大的场面,就是跟她拉进关系,结果她老是爱理不理。

    这让他心里很是不痛快,准备借欧阳耀的嘴,好好地撒撒气!

    欧阳耀还真不负他所望,走到苏九桌前,双手撑着桌沿,一脸的醉态:“呵,什么墨少爷,男不男女不女,还喜欢男人是吧?”

    他吐了一口酒气,身体往前拱,贴着桌沿:“家伙事不顶用了,所以才需要男人慰藉是吧?来来来,老子特别的在行!”

    说完,他还故意挺腰,做出非常羞辱性的举动。

    墨无溟面若冰霜,眼神又阴又沉,蕴起浓稠的红色,

    若非是苏九摁着他的手,他早就一巴掌把他掀飞了,哪里容忍得下他这些污言秽语!

    在场所有人都被欧阳耀这番话给惊到了。

    这是得多不怕死,才敢如此跟墨九说话?

    他们像是想起什么,同时看向了赫连夫妇。

    记得之前赫连夫妇对墨九的态度暧昧,并不像是关系很差的模样。

    出现这种事,也不知道赫连夫妇是帮墨九还是帮欧阳耀?

    转瞬众人又摇了摇头。

    他们可真是傻了!

    欧阳蕴自然是帮欧阳耀了,他们可是有着血脉牵连的姐弟关系呢!

    就在众人无比笃定的时候,欧阳蕴已经从愤怒之中回了神。

    她起身,一步并两步,冲上前,揪住欧阳耀的衣领。

    啪!啪!啪!

    一道又一道响亮的耳光。

    左边扇完扇右边,右边扇完扇左边。

    如此反复。

    欧阳蕴的手都打麻木了,压根咬的发疼,最后一巴掌直接把他打的一口血吐了出来。

    “畜生!”她开口骂了句,声音都是发抖的,“早知有今日,我就该把你剁了喂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