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气氛甚好,适合搞事

    温徽走在姬母的身边,有心想要去牵她的手,跟她亲近一点。

    奈何姬母侧着身,一直靠在姬芙蓉怀中往前走。

    压根没给他亲近的空隙。

    温徽心里有些担心,但看见母女俩脸上挂着淡笑,便又放宽了心。

    他答应让姬芙蓉当温家的继承人,又答应让姬霓裳做温家主母,她们当然不会再有意见了。

    天气炎热,温家的宴会场地在前厅后室。

    桌椅以四面位置摆放,正中间是一张石台,摆着一盆巨大的红珊瑚,十分美观。

    看见温徽一行人进来,早前进来的客人们,纷纷看了过去。

    温徽带着姬母和姬芙蓉到主位坐下,左右看了看,才发现王嫚不在。

    这种场合她在不在都无所谓,但是温徽觉得这是树立相亲相爱的好形象,赶紧让人去找王嫚了。

    王嫚当然不想出现,但是两人前一天都已经说好了。

    想想即将成为四大家族的主母之位,她咬了咬牙去了。

    他们夫妻俩什么都想到了,就是没想到通知温雪妮!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再说王嫚出来以后,很自然的就成为了大家关注的对象。

    王嫚走过来之后,便想要去牵姬母的手,“回来就好,以后我们姐妹俩,要好好地相处。”

    姬母看了她一眼,并没有避开,沉默的任由她的牵着。

    她并不恨王嫚,甚至觉得她挺可怜的。

    温徽自私自利,只要能利用的他都利用,就算没有王嫚还有其他的女人。

    姬芙蓉瞥见母亲平静的样子,略微皱了皱眉。

    与姬母不同,她很讨厌王嫚,因为她跟温雪妮长的太像了!

    温徽看见姬母没有搞事,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起身:“温某非常感谢诸位赏脸前来!温某今日要宣布两件喜事……”

    众人齐齐抬眼,特别的给面子。

    温徽开始声情并茂的说了起来。

    大致内容就是他找到了失散多年的未婚妻。

    他与姬母订婚之后,姬家突遭巨变,姬母一夜之间失踪,就此了无音讯。

    现在突然出现且带了一个女儿,温徽非常高兴,夫人王嫚也心地善良的接纳了她们,并且愿意对方当平妻。

    姬母将会成为温家的主母,再三强调这是夫人王嫚的决定。

    还有就是温家的继承人也将成为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儿,姬芙蓉。

    此话一出,鼓掌声立马不绝于耳。

    只是大家面上的神色,就特别的耐人寻味了。

    想当年姬家败落,温徽就立刻将目标换成了天赋较好的王嫚,以便稳固他在温家的地位。

    再者说,姬母在妓坊曾经也是出了名的,为了养育女儿,才委曲求全在妓坊的。

    说一句现实又残酷的,在场还有几个眼熟的,曾是姬母的塌上客!

    所以这件事真正因果,他们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

    尤其是知道姬芙蓉的背后是墨九,温徽来这一套,简直不言而喻。

    不过这并不损害他们的利益,他们甚至能因为这场宴会而喝点肉汤。

    何乐而不为呢?

    东方异左右看了看,“真虚伪。”

    东方家主侧目看了他一眼,“你想要继承东方家,这些事都是必经之路。”

    东方异看向了对面,抬抬下巴,“他们就不用。”

    东方家主抬眸一看。

    苏九和墨无溟坐在一起,两人一句话也没说,好像完全隔绝了一样。

    尽管如此,周围的人也没有半句二话,而是谄媚的朝着他们的笑。

    东方家主抿了抿唇,手落在儿子的肩头,“儿子,为了像他们那样,你要努力的发展东方家,变成四大家族之一!为父看好你!”

    东方异:“……”这是什么爹?

    也没见他把东方家做成四大家族之一啊?

    对面。

    欧阳蕴咬着筷子,偷偷看苏九在吃什么,然后默默地记下。

    事实上苏九喜欢吃的也就那两样,除了肉就是酒。

    她杵了杵旁边的赫连歌,“我们以后开个饭馆吧?”

    赫连歌微微一愣,转眸看向旁边低头吃肉的苏九。

    他抿了抿唇,抚了抚夫人的头发,“等我看看角斗场附近有没有合适的店面。”

    听完他们对话的苏九:“……”

    这俩夫妻的毅力可真不是一般的强大。

    墨无溟唇角轻微的挑了挑,拎起酒杯给她添满酒,低声道:“我是不是得去开个酒馆?”

    苏九斜了他一眼,“你敢开,我就敢去。”

    墨无溟眉梢轻扬,手支着脑袋,还真考虑了起来。

    轩辕欢坐在那,手指捏着酒杯,眼神不由自主的往旁边看。

    轩辕老家主看了她一眼,怕她走歪路,便轻轻说了句:“不属于你的东西,不要觊觎。”

    轩辕欢睫毛颤了颤,无声将杯中酒喝完。

    周围人虚伪的祝词,丝毫影响不到这几个人。

    温徽憋了很久,总算是把该走的流程给走了,他端起酒杯,站起来,“今日,我要着重的感谢墨少爷,若非是他从中劝和,我与小裳和芙蓉也不能重圆啊!”

    苏九被点了名,给面子的抬起头,举起酒杯,散漫的:“温家主。”

    温徽喝了不少人敬酒,脸色有些红,“墨少爷!温某感激不尽啊!”

    苏九微垂眼睑,笑的邪气。

    气氛甚好,适合搞事。

    转了转酒杯,才淡淡的开口:“方才听说温家主不但让芙蓉姐成为温家的继承人,更是让姬姨掌管温家大小适宜,墨某真是佩服。”

    温徽被一夸,有点飘了,“哈哈哈,这都是应该的!小裳在外受苦多年,我想尽力的弥补她们娘俩啊!”

    王嫚脸上的笑容有那么一瞬间的僵硬。

    就算她跟温徽说好了,听见他这么说,也难免会产生怀疑。

    苏九自然将她那一丝不自在收于眼底,继续暗戳戳的搞事,“等到芙蓉姐继承温家,我一定会尽全力帮她。”

    王嫚一品这味道,就不对了。

    温徽也愣了一下,还真不至于喝昏了头,忙笑着推托:“哈哈哈,那温某提前谢谢墨少爷了,温某尚且还……”

    姬芙蓉瞥了他一眼,直接打断了他:“九爷,只要我爹不嫌弃我,我一定会帮忙的!”

    几乎是瞬间,王嫚就松开了挽着姬母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