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 宴会开始,好戏开场

    *

    天色还未亮,温家门外已经聚满了人。

    因为请帖上借助了苏九的名义,只要收到请帖的人,基本上都来了。

    温徽春风拂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今天娶妻呢。

    对比之下,王嫚的笑容比较牵强,毕竟是她男人的老相好,还带着一个女儿。

    更别提那些世家夫人时不时递过来的异样眼神了。

    最后她实在受不了那中眼神,干脆回了后院,眼不见心不烦。

    温徽倒是不觉得累,一直站在门口招呼客人。

    此举也是为了能在第一时间迎接墨九。

    他满心满眼就这一个想法,就连轩辕老家主和赫连家主来的时候,他都颇为有些怠慢。

    索性两人并不在意。

    轩辕老家主和轩辕欢是来看热闹的,赫连歌携夫人而来是为了看女儿。

    他们也没有进门,就站在门口两边等着。

    起初温徽还没注意,等了会,旁边的客人都不进去,集在门内,往外看。

    他这一扭头,才发现轩辕老家主和赫连歌站旁边:“呃……两位家主里面请!”

    赫连歌摆摆手,“不必,门口空气好。”

    轩辕老家主背着手,“是啊,空气挺好哈。”

    温徽拧了拧眉,心想他们不会也是知道墨九背后的大人物,所以过来拉关系的吧?

    思及此,他不免警惕的起来,“里面已经备好的茶点,各位家主也早早地来了,还是去里面坐吧!”

    正说着,前面忽然传来一声打招呼的声音,“大姐,大姐夫!”

    这声音让赫连歌与欧阳蕴同时皱起眉心,眼神也变冷了。

    欧阳耀舔着脸凑上前,“大姐,大姐夫!我是阿耀啊!”

    欧阳蕴看向他的眼神极冷,连声都没应。

    欧阳家主重男轻女,从小就把这个庶子捧上天,可惜欧阳耀资质差,不思进取,根本不是一块料。

    从小除了败家之外,一无是处。

    哦不,好歹他那一儿一女还不错。

    可惜,现在也全都没什么音讯了。

    欧阳耀被欧阳蕴看的很心虚,他打小对这个姐姐也不算好,“咳,听说温家有宴会,我这不就赶来了吗?”

    他厚着脸皮,凑了过去。

    他是真不想来这种场合,可是又没办法!

    几天时间,欧阳家就大不如从前了。

    花销多,收入少,快要活不下去了!

    再这样下去,欧阳家就要彻底的垮掉了。

    他厚着脸皮来到这,就是为了找出路,想说碰碰运气,也许赫连夫妇就来了呢。

    好歹他与欧阳蕴也是血缘至亲!

    瞥见欧阳耀过来,赫连歌无声把欧阳蕴往怀里搂了搂,然后把她视线给挡住了。

    欧阳耀像是没看见一样,挤在他们旁边站着。

    温徽没有给欧阳家请帖,但他给赫连家面子,也没有把欧阳耀轰走。

    门口堵了一堆人。

    宴会的主角,姗姗来迟。

    姬芙蓉扶着姬母,走在最前面。

    在她们身后不急不缓地跟着两道一高一矮的身影。

    苏九与墨无溟并肩而行,两人的相貌就是一种视觉冲击。

    尽管已经贴心的给姬母她们让路,还是吸引了人的目光。

    温徽很想直接绕过姬芙蓉她们,但是为了扮演好一个好父亲的角色,他连忙走向姬芙蓉,“芙蓉,你们总算来了。”

    他伸手,就要去牵姬母的手。

    姬母若无其事的避开了,抓住女儿的手,笑着道:“芙蓉,以后你就有家了。”

    本来温徽还有点生气,听见她这句话,笑容满面的:“走吧,我们回家吧。”

    姬芙蓉给了温徽一点好脸色,朝着他点头,“您请。”

    一听,还挺恭敬的。

    没人看见她垂下的眼底含着的冷光。

    温徽耐着性子,走的很慢,余光不住地往后扫。

    苏九步伐轻慢,根本不给他等到的机会。

    赫连夫妇已经忍不住走了过来,“你们来了。”

    欧阳锦已死,欧阳家也垮了,背后线索中断了,他们也不打算在这样避嫌下去。

    当然,苏九不愿意公开的话,他们也不会公开。

    轩辕老家主挑了挑眉,也跟着过去凑热闹,“小九儿,你现在的名声越来越响亮了,还有墨家主。”

    他笑呵呵的看向墨无溟。

    对于即墨家的遭遇,他心惊的同时是后怕,幸亏他没有胡乱站队。

    墨无溟的心机与城府比他想象之中还要深。

    能将即墨家收入囊中,绝非是一朝一夕就办到的。

    只怕从他来到神武大陆开始,就已经开始计划了!

    墨无溟冷峻的脸庞微抬,淡淡的:“轩辕家主说笑了。”

    轩辕老家主哈哈一笑,没再打趣他。

    倒是轩辕欢多了看墨无溟一眼,那眼神绵长的很,带着显而易见的情。

    优秀的男人与女人,总是更容易得到异性青睐。

    何况轩辕欢早就在第一次见面,就对墨无溟有意思。

    轩辕老家主察觉到了孙女若有似乎的眼神,只是叹了口气。

    若是旁人,他或许能撮合撮合,但是墨九的话……

    他绝对不是一个愿意跟人分享同一个男人的人。

    何况墨无溟也不喜欢女人。

    他们在后面说说笑笑,差点没把走在前面的温徽给急死,终于走到门口,他忍不住回眸,“几位贵客,还是先进去再好好聊吧?”

    众人互相看了看,往里面走去。

    欧阳蕴故意走在苏九的另一侧,轻声道:“下午有空吗?上次想请你去吃淮南的牛肉汤,但是你有事……”

    苏九略微皱眉,余光撇了她一眼,“我……”

    欧阳蕴察觉到她的心思,忙摇头:“没空也没关系,下次,下次……”

    像是生怕她彻底拒绝,说完就快走两步,跟鸵鸟似的。

    苏九看着她的背影,眼神闪了闪。

    老实说,赫连歌和欧阳蕴并没有对不起她。

    自从知道她被人掉包之后,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在考虑她的感受。

    他们养育赫连九多年,不可能半点感情都没有。

    赫连九的死,他们只怕也伤心难过的要命,却从未在她面前表现过。

    从头到尾,都是她自己过不了心里那关罢了。

    忽然,后背被人轻轻拍了拍,耳边传来墨无溟低沉的嗓音:“慢慢来。”

    苏九长睫轻颤,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一行人走进温家,宴会看上去特别重视,红绸挂的到处都是,还贴着喜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