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一锅大乱炖

    姬芙蓉已经气呼呼的跑走了。

    东方异还在原地愣着,连去问苏九这茬都忘记了。

    僵硬的转过身子,走回房间里。

    谢忱看着去而复返的人:“你干嘛?”

    东方异坐回椅子上,眼睛发直:“她说,她喜欢我……不对,她说以后不喜欢我了……那她到底喜不喜欢我……”

    谢忱:“废话,当然是喜欢,我要是姬芙蓉就换了个人喜欢,厉旻苍就不错。”

    东方异倏地扭头,“你怎么知道是姬芙蓉?”

    谢忱:“这事除了你之外,还有人不知道吗?”

    姬芙蓉平常的事情都处理的很好,但是遇到东方异就会低头,红脸,简直不要太明显。

    这时,祁绍倏地扭头,“卧靠!什么时候的事?”

    东方异:“……”

    谢忱:“……”

    谢忱伸手把祁绍嘴巴捂住,补了句,“他不算人。”

    祁绍被捂得翻白眼,这孙子反了天了!

    奈何在实力上略逊一点,就是搞不过他。

    东方异手扶着下巴,剑眉紧紧皱起一个“川”字,似乎挺为难的。

    祁绍眼珠一转,“你是不是不喜欢?不喜欢让给我……”

    谢忱:“滚!”

    东方异:“滚!”

    祁绍眯起眼睛,盯着他们俩,“你们俩什么时候穿一条裤子了?”

    谢忱抿唇没吱声。

    东方异扭头看了谢忱一眼,打量了一下,“你不会是……”

    谢忱眉心一跳:“不是!!”

    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祁绍眯起眼睛,“呵,叫我滚,自己喜欢姬芙蓉,真是不要逼脸。”

    东方异正在怀疑着,突然就被祁绍给带歪了。

    他眨了眨眼,甩甩脑袋,大概是墨九的取向把他搞傻了。

    那么一瞬间他居然以为谢忱喜欢祁绍?

    疯了疯了。

    他深吸了两口气,站起身:“姬芙蓉既然喜欢的是我,你们俩都没戏!”

    谢忱暗暗松了一口气,为了着实他们的误会,便故意说了句:“她不是打算不喜欢你了吗?”

    东方异就像是气球被放了气,蔫巴巴的缩成一团,坐了回去。

    双手抱头,又开心又惆怅:“我这破脑袋,怎么会以为她喜欢即墨泽阳呢?啊!她居然喜欢的是我……那,她以前是来看我的?”

    想起这件事,瞬间被打满了鸡血。

    谢忱又适时提了句:“你不是要去找九哥问事情?”

    东方异倏地扭头,眯着眼:“你是不是就等着姬芙蓉不喜欢我呢?”

    谢忱挑了挑眉,并不否认。

    幸好有姬芙蓉这个借口在,东方异这家伙对自己不敏感,对别人的事情倒是敏感的。

    谢忱瞥了眼祁绍嫌弃的表情,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开心没被看穿,还是该难过这个家伙半点也没察觉到。

    三个单身狗,就这么窝在房间里,异口同声的叹气。

    另一边。

    把衣服送给戴思绮的姬芙蓉,也坐在椅子上,有些出神。

    戴思绮换好衣服,扯了扯裙角,“你比我高,这裙子有点长了。”

    姬芙蓉收回视线,看了一眼,“挺好看的。”

    戴思绮见她情绪跟之前不一样,想要问吧,又觉得唐突,便找了个话题道:“我跟赫连聿真是不共戴天了。”

    姬芙蓉笑了笑,“你跟赫连少爷怎么会结仇?”

    “我……”

    戴思绮一口气顶到脑门,再生气也不能说她被摸过吧!

    她咬着下唇,郁闷的:“都是猿粪,不值一提。”

    姬芙蓉:“缘分?呵呵,那你可要好好把握,赫连少爷人挺好的,跟九爷关系也挺好的。”

    戴思绮一时无言。

    不过听说他跟墨九关系好,倒是多了几分好奇,“赫连聿有妹妹吗?”

    当时墨九是说他的未婚妻是赫连聿的妹妹来着,应该是有这个人吧?

    姬芙蓉略作点头,“有,跟九爷关系不好。”

    关系不好?

    戴思绮挠着下巴,满脸不解。

    如果关系不好,第一时间怎么会拿对方当借口?

    她摇了摇头,也没有多想,“行吧,反正墨九喜欢的人是墨无溟。”

    姬芙蓉起身把她理了理腰带,将裙子稍微往上整理了一下,以免她等会踩到裙角摔跤。

    戴思绮道了一句“谢谢”,跟在她后面往外走去。

    门一打开,就见赫连聿站在门口,眉眼直视前方。

    听见开门声,他微微侧目,迎面丢过来一件衣服。

    “总之,在背后说你坏话是我不对,对不起。我们俩扯平了!”戴思绮把赫连聿的外袍丢过去,挺大方的道了歉。

    赫连聿拿着外袍的手指摩挲,眸光闪了闪,突然扬起手,把外袍丢在她脑袋上,“你把我的衣服弄脏了,洗干净再给我。”

    戴思绮被衣服蒙头,等她扯下了的时候,只能看见他大步离开的背影,当即气得跺脚:“呀——!这狗贼!

    姬芙蓉忍俊不禁,“我们走吧。”

    两人往外走的时候,姬芙蓉瞥见某个房间门打开了,立马加快了脚步。

    戴思绮回眸看了一眼,就看见祁绍他们走出来,她挑了挑眉,像是发现了大秘密。

    原来姬芙蓉喜欢祁绍啊。

    这误会,还真成了一锅大乱炖!

    就在拍卖场如此热闹的时候,墨家则来了客人。

    温徽这几天也忙着从暗中刮欧阳家的东西,一时之间也没有安排到合适时机。

    这不事情一稳定下来,他就赶紧让人把认女儿的请帖发给各大家族了。

    姬母看见温徽的第一反应,恨不得拿扫帚把他的扫出去,但是想起女儿的叮嘱,她还是压下的怒意:“芙蓉不在家里,已经让人去通知了。”

    温徽瞥了眼门口的护卫,想要靠近姬母:“小裳,你马上就要回温家了,一定要对我这么冷漠吗?”

    姬母一甩手避开他的动作,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只觉得他这张脸虚伪的令人恶心。

    “我答应去温家,那是你欠我们母女的!”

    不知好歹的女人!

    等我踩着墨九找到他背后势力之后,你以为你们还有利用的价值吗?

    温徽眼底压着怒意,咧着嘴赔笑:“小裳,我知道以前都是我错了,为了我们的女儿,你也要装装样子,对不对?”

    这次宴会场合非常大,能好邀请的人他全部都邀请了。

    而且请帖的名义上还标注了墨九会到场,到时候人肯定不少。

    这女人要是半点颜面都不给,到时候他这张老脸往哪里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