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墨老大是个妻管严!

    直到姬芙蓉进来,把人带到苏九跟前,而后走到拍卖台上,“投放晶石放在这面墙的右上角就好了,试试吧。”

    厉旻苍使劲眨了眨眼,猛地回神,“我去放。”

    姬芙蓉拿了一块晶石的,点头:“好。”

    厉旻苍一跃而起,跳到右上角位置,将晶石塞进墙角本就留出的空位上。

    姬芙蓉拿着另一块对应的晶石来到拍卖台边,研究了一下位置,放进去。

    两个角度,一个俯视一个仰视。

    厉旻苍靠近姬芙蓉,忍不住问道:“那个人是谁啊?”

    姬芙蓉看了一眼,回眸,“九爷的爱人。”

    厉旻苍,“……”

    周围竖着耳朵偷听的人,“……”

    墨无溟心情不错地扬了扬唇角,罕见的主动开口,“眼力不错。”

    苏九:“……”

    这需要眼力吗?

    她就坐在他腿上!

    众人眼梢抽搐,忍不住多看了墨无溟几眼。

    别说,单从容貌上来看,这两人在一起太养眼了!

    “那这么说,上次那个男人不是墨老大的正宫了?”

    “所以说,上次两个男人都是假的啊?”

    “嘶……”

    众人摇头又点头,声音很低,但是架不住某人耳力好。

    苏九舔了舔干燥的唇角,双脚落地,要从他怀里出来。

    墨无溟一只手摁住她的腰,一只手缓缓地摩挲着她的脸颊,亲昵的贴在她耳边:“两个男人?何时的事?”

    轻柔的嗓音之下,带着危险的甜腻。

    苏九倏地回头,食指抵在他的唇上,“这件事真的跟我无关,墨墨,你得相信我。”

    无比端正又严肃。

    墨无溟忍着将她手指咬住的冲动,微微移开唇,眼神上下瞄了一下,下定决心,要好好敲打一番。

    凉凉的开口:“你上次说你跟某人清白,结果人家追来四九城了,还要当你小妾。”

    苏九:“……”无言以对。

    戴思绮这茬还真是狡辩不了,呸!是解释不了!

    墨无溟见她不解释,鼻息间发出一声冷哼,“我猜对了?”

    苏九干巴巴的动了动嘴角,“我解释你也不信……”

    墨无溟脸上所有的表情都不见了,目光冰冷,语气也很冷:“你不解释你怎么知道我不相信?”

    苏九:“就是他们……”

    墨无溟:“我不听!”

    苏九:“……”

    特别想口吐芬芳。

    众人面面相觑。

    啧啧,原来他们墨老大是个妻管严!

    戴思绮看见他们俩吵架,故意凑过去,“其实……”

    就见男人将宽大的袖口一挥,将怀里人被遮住,斜着眼丢过去一个阴鸷的眼神。

    戴思绮:“……”

    吵架动作还这么快!

    狄子凡扯了扯她袖口,让她别添乱了。

    戴思绮还真不是想添乱,就是觉得这件事是自己挑起来的,想解释一下,不过看见对方这个架势,她觉得自己的解释是多余的。

    这男人爱墨九爱的挺深,嘴上斤斤计较,那动作恨不得把他藏起来。

    唉,自己没实力,也没人长的好看。

    戴思绮已经彻底把自己的说服了。

    心里放松了之后,她坐在椅子上:“赫连聿那个狗贼呢?”

    她跟赫连聿没深仇大恨,但她得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啊。

    反正赫连聿又不在这里,她就是骂死他,他也不知道。

    如是想着,就更加的放肆,“上次他逃得够快,要不然,狗头给他打爆了!”

    话音落地之后,现场气氛产生了那么一丝丝古怪。

    众人一致齐的看向拍卖场入口的方向:“……”

    那里站在正主,原本速度挺快的,从第一句“赫连聿那个狗贼呢?”步伐就慢了下来,直到听见后面一句,脑袋神经崩断了。

    “戴姑娘这背后嚼舌根的习惯还真是没变。”

    牙缝里挤出来的一句话,带着冰渣子。

    咦——

    戴思绮屁股一滑,从椅子滑到地上。

    双手抱着膝盖,缩在那当斑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聂洗脸:“……”

    狄子凡:“……”

    这愿望挺难的!

    周围光线挺亮堂的。

    众人属于被迫吃瓜,而且是一个接着一个的那种。

    自从欧阳家主死后,赫连聿经常来找苏九,当然还是想跟她拉进关系,各种想要帮忙。

    今天也是拉进关系的一天,刚来就撞到了这个粗鲁的女人说他坏话。

    走到苏九跟前,他余光扫了一眼装死的戴思绮,话是对着苏九说的:“小九儿,我来了。”

    苏九略微挑眉,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扫了扫。

    不等她说话,墨无溟忽然拽了赫连聿一把,“坐。”

    赫连聿被拉着坐下,就在戴思绮旁边,吓得她抱着腿,小心翼翼的挪屁股。

    赫连聿:“……”

    刚刚那股子豪横劲头哪去了?

    戴思绮歪着头,努力的往旁边挪,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离开的时候,忽然裙角一沉。

    咦?

    戴思绮皱着脸,悄悄回头看了眼。

    一只脚踩在了她大片裙角上,这只脚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赫连聿。

    他像是没发现一样,靠坐在椅子上,“拍卖场快好了,到时候我来给你撑场子。”

    苏九坐在墨无溟怀里,淡淡点头,余光扫向了那拼命用力拽裙角的戴思绮。

    戴思绮气得想把裙子给扯烂了,可这个位置一拽烂,裙子就两半了!

    她咬着下唇,用力抠了抠他的鞋底。

    这个力道怎么着也能发现了。

    结果,赫连聿一动不动,且道:“你们这拍卖场还有老鼠呢,挺大的一只。”

    戴思绮拽裙子拽的一肚子火,听见这话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狗贼故意的!

    她倏地起身,怒吼:“混蛋!你就是这么对你救命恩人!”

    刺啦——

    裙子撕成两半。

    “……”

    戴思绮眼睛一闭。

    完了。

    赫连聿也吓了一跳,没想到这裙子还能被撕开。

    不过他反应也很快,扯掉外袍,就把她包住了,“你这女人真是……”他顿了下,想了半天,想起一个形容词:“胸大无脑。”

    轰隆一下!

    戴思绮的脸着了火,奈何双手被包进了衣服里,“你说什么,你这个王八蛋,登徒子,你放开我……不要你假好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