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把他当死人吗?

    墨无溟将苏九护在双臂之间,不善的视线扫向不速之客,那双眼睛结着冰,带着刀。

    戴思绮还是没看见,就是觉得周身凉飕飕的。

    苏九抬眼望去,狄子凡和聂席霖走了过来。

    祁绍垫着脚尖,跟螃蟹似的横移,溜之大吉了。

    苏九也没拆穿他,手肘抵在墨无溟肩头,笑着跟狄子凡他们打招呼:“好久不见。”

    狄子凡和聂席霖上前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赶紧把戴思绮往后扯了扯。

    “干嘛!”戴思绮差点跳脚。

    狄子凡和聂席霖把她给拦在了身后,笑呵呵的看向苏九面前的男人。

    “即墨少爷也在啊。”

    墨无溟冷着脸,没理他们。

    苏九淡定的接过话茬:“现在只有墨家了,他现在是墨家家主。”

    狄子凡:“墨家主!”

    聂席霖:“墨家主!”

    两人反应挺快。

    他们在进四九城的时候听到过不少关于即墨家和墨家的事情,本来还有点迷糊,这下就对上号了。

    “什么啊?谁呀?你们让开!”

    戴思绮用力的扒着两人的肩膀,却扒不开。

    就在快她生气的时候,发现左右两边都可以出去:“……”

    狄子凡和聂席霖还在互相挤着,防止戴思绮到前面来。

    戴思绮已经从旁边绕过去了,歪着头,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刚一入眼就愣了愣,男人双手抵着护栏将少年护在中间,少年手肘搭在他肩头,半倚在他怀里。

    “你们……”

    声音从旁边传来,狄子凡和聂席霖皆是一愣,连忙伸手:“思琦!”

    戴思绮往前两步,正要发飙,就看见男人微微转眸,看了过来。

    他的目光似毒蛇的黏液,冰冷地在她脸上淌过。

    戴思绮头皮一麻,半弯着腰,“墨,墨家主是吧?打扰了。”

    赶紧后退,藏在狄子凡身后,吓得瑟瑟发抖。

    聂席霖:“……”

    狄子凡:“……”

    早让她别看了,非要往上凑。

    墨无溟冷冷的收回视线,唇瓣贴在苏九耳边,语气危险的道:“清白的?都找上门了。”

    苏九先是一愣,而后想起那句“我跟戴思绮是清白的”解释。

    她差点都乐了,都多久的事了,还记得这么清楚?怕不是拿着笔记本一字一句记下来的吧!

    苏九强压着笑意,余光瞥向男人冷峻的脸庞,唇角掠过恶劣的笑。

    墨无溟并未察觉到,一想到连女人都跟他抢女人,他就非常的烦闷,抵在护栏上的双手,像是宣誓主权一样,环住了怀中人的细腰。

    苏九歪着头,朝着旁边的三人道:“上次跟你们说的未婚妻……”

    墨无溟额角跳了跳,心里隐隐感到一丝不妙。

    苏九歪嘴一笑:“就是这位,墨无溟!”

    “……”

    墨无溟忽然有种不是太惊讶的感觉,甚至想要欣然接受?

    不行!

    清醒一点!

    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啊!

    墨无溟使劲闭眼,一歪头,咬住苏九脖颈,但又舍不得用力,最终只能舔了下,就松开了。

    苏九:“……”

    会有感觉的好吗?

    旁边的三人已经懵逼了,这他娘的也太刺激了吧?

    戴思绮最夸张,红着眼睛,趴在狄子凡胳膊上嚎啕大哭:“呜呜……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狄子凡和聂席霖安抚的拍着她后背。

    狄子凡:“多看看就习惯了。”

    聂席霖:“反正是女人你也得不到,男人还好点对不对?”

    戴思绮抬眼看了看他们,哭得更凶了:“呜呜呜……我连男人都不如……我这辈子嫁不出去了……啊……”

    狄子凡:“……”

    聂席霖:“……”

    戴思绮哭的昏天暗地,事实上她都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可是越不知道哭什么,就越哭的厉害。

    就当是哭她没有结果的爱情吧!

    角斗场里面的擂台赛在对打。

    墨无溟把苏九又从护栏上抱了下来,主要是想利用身高优势,把她挡住,不给其他人看。

    苏九也不挣扎,挺顺着他的。

    他都能因为她去迎合别人,这点小小的要求,她还是可以满足他的。

    不过……

    “墨墨,你贴这么近,我会忍不住搞事的?”

    她靠在他胸膛,手开始不老实起来。

    墨无溟可不想当中表演一个低吟,赶紧往后退了退,给她留了个足够的空间。

    狄子凡和聂席霖摸了摸鼻子,只当没听见,没看见。

    这样的场面,一直持续到戴思绮哭完。

    狄子凡:“唉,你上辈子是水做的吧?”

    聂席霖:“都是爱情惹的祸,我也想要爱情。”

    戴思绮瞪了他们一眼,别别扭扭的看向苏九,闷闷的:“如果你还想要小妾的话……”

    话没说完,少年忽然被男人抱起,转身就走。

    再不走,墨无溟怕自己打她,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女人,竟然妄想进门当小妾!

    把他当死人吗!

    苏九也被戴思绮执着的想法搞得一愣,再瞥见墨无溟那黢黑的脸色,顿时笑的趴在他怀里。

    墨无溟郁闷的要命,威胁的说了句,“不许笑!”

    “噗……咳咳,好,我不笑。”

    苏九红唇紧抿,肩膀止不住的耸动。

    墨无溟:“……”造孽!

    *

    狄子凡他们是被姬芙蓉带进去的,想也知道是苏九让她出来的。

    姬芙蓉脸上扬着笑,心里还挺好奇的,到底发生了何事?惹得那人抱着九爷不肯撒手。

    即便是出来看见这三人,她还是没有理清楚原由。

    这两个男人长得还不错,但是对那位绝对没有威胁。

    在她心里认定了苏九喜欢男人,所以率先排除狄子凡他们,并没有想到戴思绮身上去。

    这大概就是相处久了,潜移默化的心态。

    拍卖场。

    此时此刻,安静如鸡。

    所有人都瞪大双眼,偷偷地看向那个抱着他们家墨老大,坐在拍卖场首位的男人。

    这张脸他们不熟悉,但是这个身形就特别熟悉。

    这几天他们没少在角斗场看见过,但是对方一直规规矩矩,每次都跟他们家墨老大并肩而立。

    正因为如此,眼下的画面,才让他们如鲠在喉。

    厉旻苍手里握着晶石,站在拍卖台上,正在跟姬芙蓉讨论晶石摆放的位置,就看见这两人进来,又叫姬芙蓉出去接人。

    反正他就在这里愣头吧唧的,呆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