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我很受伤

    白濯轻咳两声,昂着头,“是侄女,怎么了?你自己蠢,怪谁啊?”他恶人先告状,扭头看向苏九,“麟霄这个大哥真是太小气了,你等下啊。”

    他拿起自己的空间袋,掏出了几块石头,“这是元皇等级的爆元弹,以后打架遇到不要动手,丢过去,炸他!”

    掌心大的石头,里面收集着元皇的力量凝聚的攻击。

    麟霄黑着脸,盯着这个偏心眼的师父,“你怎么从来没给过我?”

    白濯啧了一声,挺有理的:“有为师跟在你身边,你这玩意作甚?”

    麟霄不想听他狡辩,看向苏九的神情,多了几分窘迫。

    “我……”

    “无碍。”

    苏九淡淡的打断他,看上去特别的大方。

    麟霄暗暗松了一口气,跟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说我要成为你的枕边人,还不介意你身边有别的男人。

    难怪她当时说准备杀了他。

    越想越觉得丢人。

    就在这时,少年抬眸,“礼物记得包大点,我这名声值不少钱。”

    麟霄先是一愣,而后看见对方眼底的揶揄,顿时嘴角狠狠抽搐起来。

    大方跟她不沾边!

    白濯一个没忍住,扑哧笑出了声。

    笑个屁!

    麟霄瞪了他一眼,从空间袋里掏出来一块玉佩,“这块玉价值连城……”

    话没说完,就被苏九接过去,丢进空间了。

    “……”

    麟霄捻了捻手指,仿佛留有玉佩细腻的触感。

    一块玉换一个妹妹,也值了。

    白濯一点儿也不耽误时间,等到见面礼给完之后,立刻把手中所有产业的票据拿了出来。

    甚至拿出来一摞账本,争分夺秒的说起来。

    原先他还担心苏九听不懂,毕竟没多大年龄,在生意上面也没有什么接触。

    但他似乎想多了,不论他挖哪个陷阱,这丫头都能找出正确的亏损。

    白濯说得越多,就越觉得心惊,“你们赫连家的人都是这么聪明吗?”

    别人他不知道,但是赫连歌和赫连聿这父子俩,猴精猴精的,就连赫连歌那夫人,也是非常狡诈。

    如今看见苏九这般的资质,他难免觉得不可思议。

    苏九手抵着下巴,翻了一页账本,“我爹叫苏圣。”

    淡淡的否认了他赫连家人的说话。

    白濯微微一怔,这才反应过来一个事实,“你不打算认祖归宗?”

    苏九略微抬眼,勾唇:“我是我自己的祖宗。”

    白濯:“……”

    话题终结者。

    两人在这边讨论着。

    麟霄站在窗边,往外面看。

    角斗场白天人不是很多,但是也有会有擂台。

    人流量比晚上少了一半。

    麟霄往下看,非常清楚的看见男人清冷孤傲的站在那,明明什么话都没说,甚至不曾动一下。

    旁边的人离他几米远,丝毫不敢靠近。

    麟霄抿唇,回眸看向苏九,灯光将她的侧脸轮廓柔化了,少了锋利多了美艳,更像女人了。

    这么漂亮的一张脸,他怎么就从来没怀疑过她就是女人呢?

    麟霄费解的摇了摇头。

    苏九却像是想起什么般,把账本往前推了推,“我还有约,下次再说。”

    今天能说这么多,白濯已经开心的找不着北了,何况他们俩还建立了叔侄关系!

    “成,往后这角斗场你想到哪就到哪,叔明天带你去其他的产业看看!”白濯拍拍胸膛,掩饰不住的笑意。

    苏九点头,对白濯多了几分尊敬。

    既然认了叔,她便会以长辈对待。

    麟霄目送着她离去,惆怅的叹了一口气。

    白濯斜眼看他,调侃的:“怎么着?后悔当初没有一开始就认出她女儿身吗?”

    麟霄白了她一眼,“我只是佩服她,一个姑娘居然敢上角斗场的擂台,不要命了吗?”

    “是啊,一姑娘上角斗场擂台,关键她还赢了,真没天理。”白濯毫不客气的补刀。

    “……”

    麟霄闭嘴了。

    白濯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缘分这种东西,该来的时候总会来的,你看为师这辈子清心寡欲,不是也挺好的?”

    麟霄冷幽幽的瞥了他一眼,而后走出包间,顺势把门给带上了。

    那姿态仿佛在说“您一个人好好待着吧!”

    白濯皱了皱鼻尖,“儿大不由爹,估计是思春了,得给他好好物色物色。”

    *

    墨无溟是跟苏九约好的,站的位置虽然看不见包间里的环境,但是能看见灯光。

    知道苏九在跟白濯讨论那些事,却也不免有所担忧。

    男人漆黑的双眸装满了浓浓地思虑,身上也不自觉染了寒意。

    忽然,一道身影,从他搭在护栏的双手下面,钻了进来。

    少年钻进来之后,伸出双手,搂住他脖颈,“想什么呢?”

    墨无溟低下头,抵在她的额头,蹭了蹭,“想你。”

    苏九往后仰,靠在护栏边,手指勾着他的衣襟,轻慢的,“关于四大家族的事情,你还有别的事情瞒着我吗?”

    墨无溟薄唇抿起,清了清嗓子,“九儿,你饿吗?”

    ——转移话题的方式要不要这么明显?

    苏九捏着他的下巴,换了个话题:“我认了白濯当叔。”

    墨无溟把她抱起来,坐在护栏上,总结道:“咱叔。”

    苏九红唇敛着笑,提议道:“等我爹醒了,我们就成亲吧?”

    墨无溟双眉立刻皱起,审视般的眼神盯着面前的人儿,薄唇更是抿成一条线。

    停滞了片刻,他抓起苏九的手指,轻轻咬了口,指控的:“你这个女人每次都要比我快一步,我很受伤。”

    苏九眉头高挑,坐直身子,抄着双手,抬着下巴,“你说。”

    那姿态犹如高高在上的女王。

    有那么一瞬间,墨无溟觉得自己是等待女王宠幸的妃嫔,他郁闷的脸都黑了。

    像是了证明自己不是妃嫔,他双手撑着护栏,利用身高的优势,压近她:“我……”

    “墨九!”

    忽然一声喊叫。

    戴思绮跟在祁绍后面进来,这个方向能看见的脸,却看不见墨无溟的。

    角斗场里面的光线还是有点暗的,但是对比晚上已经算亮堂了。

    苏九一抬眼,就看见了戴思绮,挺惊讶的:“你怎么来了?”

    戴思绮看见苏九,开心的像是一只小兔子,蹦蹦跳跳的跑过去。

    “嘿嘿,我是跟狄学长一起来的,我们是投奔你的!”

    她娇俏的脸庞扬着笑,双眼只有苏九一个人,还没有发现苏九面前的男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