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翻车了

    动作幅度轻极了,可是六人就是看见了。

    不等他们回过神。

    轰!

    一股淡蓝色火焰窜起,像极了冰冷而幽暗的深渊。

    吞噬棺材的同时,也朝着整个祠堂蔓延开。

    火势来的又凶又急,黑烟冲向天际。

    众人只来得及往外跑,身上燃了火苗根本扑不灭,直接将衣服给撕烂了。

    场面不是一般的混乱,到处都狼狈不堪。

    祠堂就这么在人眼前,化为了一片废墟。

    除了六个元皇之外,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但心里已经猜出了答案。

    这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

    墨九刚走,这边就着火,更别提他离开前摸了一下棺材。

    总之,经此一事,没人再敢来欧阳家了。

    *

    艳阳高照,晴空万里。

    两个墨家对门,众人渐渐地也习惯了。

    但是来到墨家门口的狄子凡一行人,有些懵逼了。

    他们赶了几天的路,来到四九城就听见了各种关于墨九的事情,经人指路好不容易找到的。

    戴思绮左右张望:“怎么两个墨家穿着都是一样的?”

    聂席霖:“我刚刚好像听说,两个墨家,一个以前是即墨家,现在改姓了。”

    戴思绮:“那我们现在该进哪个门?”

    狄子凡斜了他们一眼,“知道什么叫好事多磨吗?现在就是!你,去问问。”

    他指着戴思绮。

    戴思绮柳眉一皱,“为什么又是我!”

    聂席霖:“美色诱之!”

    狄子凡:“少走弯路!”

    异口同声,跟排练了不知多少遍似的。

    可不是,这一路上两人遇到这种问题,都是找脸面担当的戴思绮办的。

    经验所得,同样的问题,男人问男人,就跟女人问男人,结果是不一样的!

    戴思绮白了他们一眼,都有些后悔跟过来了,闯荡什么闯荡,小妾又不给我当!

    她跺着脚,往原先的即墨家走去,到跟前小脸扬着笑:“这位大哥,这里是墨九的家吗?”

    护卫看了她一眼,冷硬的点头:“是。”

    戴思绮忙朝着路边的两人招手,“就是这里,快过来!”

    聂席霖和狄子凡赶紧上前,笑眯眯得:“我们找墨九,我们是墨九的朋友。”

    护卫往对面抬抬下巴,“墨公子在对面住。”

    戴思绮:“……”

    聂席霖:“……”

    狄子凡:“……”

    尼玛,确定不是在耍我们吗?

    三人暗自腹诽,又往对门走去。

    对门的护卫让他们稍等片刻,就把他们三人带进去了。

    接待他们的人是祁绍,看见他们挺惊讶的:“你们怎么来了?”

    一路上过来,总算见到了一个熟脸。

    戴思绮眼珠一转,左右看了看,“墨九呢?”

    聂席霖:“……”

    狄子凡:“……”

    这孩子没救了。

    祁绍是回来拿东西的,他跟谢忱在暗中接收欧阳家以前的势力,包括各种商铺之类的东西,反正挺多的。

    不过他对这些不太感兴趣,都是谢忱忙前忙后,偶尔会跟东方异一起讨论。

    “你们算是赶巧了,早点或者迟点,你们都白跑!”祁绍一边说,一边把东西收起来,扬起手,“走,我带你们去角斗场,九哥见到你们肯定也会很开心的。”

    很开心?

    三人对视一眼,虽然知道苏九不会迁怒他们,但是之前的事情还是挺不好意思的。

    “走吧,就算你们俩不去,那戴姑娘不是还要?”祁绍没安好心的道。

    冥王大人,你的小情敌来了,哈哈哈!

    什么叫看戏不嫌事大,大概就是这样的。

    戴思绮撇了撇嘴,嘴硬道:“什么话啊,说得好像我多缠人似的……我,我来四九城是为了……报仇!对,那个什么赫连雨赫连雪的,我是来打爆他狗头的!”

    头一扭,挺横的。

    祁绍:“……”

    聂席霖:“……”

    狄子凡:“……”

    三人对视,一言难尽的摇了摇头。

    *

    角斗场,包间。

    苏九坐在椅子上,手里端着茶杯,平静的看着窗外。

    白濯侧目看着她的侧脸,终于还是没忍住先开了口:“我们第一次谈话说过的事情,依然还有效,只要你喊我一句师父,角斗场全部送给你了。”

    苏九余光轻扫,冷淡的:“我的确说过可以再谈一次,但是前提是你坦白。”

    白濯咬着下唇,有些无奈,白家所遭受的一切,他心里不想牵连到别人,但是现实却是不得不。

    这女孩太聪明了,不搞清楚事实,根本不吃这套。

    白濯叹了一口气,声音缓缓地传了出来。

    说得不多,全部挑的是重点,四大家族的白家,神兽血脉,以及他为何在这的原因。

    苏九是一个合格的倾听者,不问不语,耐心的听他说完。

    事实上,这些事情前两天墨无溟已经跟她说过了,而她之所以要再听一遍,不过是想看看他的诚意罢了。

    说实话,如果她身为赫连家神龙血脉,从一出生就被人设局,且牵连在其中,那她帮不帮白濯,都没区别。

    他们有共同的敌人。

    角斗场不过顺手而已。

    苏九手支着下巴,提及另一件事,“拍卖场重开的消息濯前辈应该知道,我的师父已经压到了三品丹药上面了,自然不会再叫你师父。”

    白濯眉心微微一皱,无奈的目光看向外面。

    苏九侧目,淡淡的:“如果濯前辈不介意的话,我倒是可以认下你这个叔。”

    叔?

    白濯眼睛一亮,倏地扭头,“真哒?”

    苏九淡淡的点头。

    有地位有实力,她又不亏本。

    白濯像是捡了大便宜,朝着门口喊道:“麟霄!麟霄!你快进来啊!”

    麟霄守在门口,听见喊声,推门进去。

    “怎么了?”

    白濯伸手就去扯他的腰间的空间袋,拿到手里仿佛才想起来,非本人不可打开,忙道:“快快快,给我掏两个宝贝出来,以后苏九就是我的侄女了!见面礼啊!”

    麟霄额角滑下一排黑线,“你侄女,凭什么拿我的东西……等等……侄……侄女?”

    他错愕的看向苏九,舌头有些打结了。

    呃……翻车了。

    白濯心虚的揉了揉鼻尖。

    由于麟霄没发现苏九是女子,他这几天也故意误导他,所以他还对苏九是男子深信不疑。

    还在琢磨怎么勾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