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心意到了,墨某告辞

    偏院祠堂。

    棺材放在正中央,院子里来往的人不少,哭声挺大的。

    欧阳家主的儿子欧阳耀披麻戴孝,正在与前来吊唁的人说话。

    欧阳骞则与几个女眷跪在地上哭泣。

    看似到处都弥漫着悲伤。

    少年一袭白衣似雪,单单是这身装扮,很难引起他人注意。

    但是他那张脸实在是惹眼的不像话,令人忍不住侧目。

    “这少年是谁?有点面生啊?”

    “不知道,往灵堂里面去了,估计是欧阳家的熟人吧。”

    “嘶……我老感觉有点眼熟……”

    欧阳家主死后欧阳家的影响大不如从前,前来吊唁的人分量已经跟以前不能相比了。

    能认出苏九是墨九的人,就更加少之又少了。

    苏九脚步顿住,平静的等着前面上香的人走完流程。

    前面的人上完香,朝着欧阳家主的牌位鞠了一躬,就移步往旁边走去。

    点香的人是欧阳骞的母亲卢氏,瞥见有人影上前,便点了三根香递过去。

    苏九略微挑了一下,伸手接过。

    看见面前这个容貌美艳的少年,卢氏有些疑惑:“这位小少爷,不知你主家哪里的?”

    这长相她肯定对方没有来过欧阳家,这个节骨眼上还来欧阳家吊唁,家世好的话,以后还有能合作的地方。

    欧阳家家大业大,没有公公支撑,必定会被其他人瓜分。

    所以这两日看见面生的人,她都会多一个心眼打听一下,以便谋其他的出路。

    苏九殷红的唇上挑,余光往下扫:“我是神龙学院学生,与欧阳骞少爷是同学,”

    卢氏微微一愣,旋即露出笑脸,“你是神龙学院的学生?骞儿,你同学来了!”

    卢氏用脚踢了踢跪在地上闭着眼睛哭的欧阳骞。

    跟骞儿是同学,说不定以后还能替欧阳家办事呢!

    欧阳骞低着头,虽然在嚎丧,却没多少真情实意,就觉得嗓子干。

    听见母亲的话,他不耐烦的抬起头,“什么同学?谁?”

    卢氏朝着旁边使了使眼色。

    欧阳骞不以为然。

    心里想着他在神龙学院玩的好的那几个,都跟他伤的差不多,能下床行走几步错了,还能蹦跶到他家来?

    他们能有那个心来吊唁?

    如是想着,他扭头看了过去,“你是……”

    欧阳剑瞳孔一缩,吓得往后一仰,跌坐在地上之后,双腿蹬着往后退,“啊——!”

    好一道凄厉的尖叫声。

    祠堂瞬间陷入了安静。

    “吼什么吼!”

    欧阳耀就在欧阳骞身后不远,上去就踢了他一脚。

    老爹死了,不能吃喝玩乐,一上午都在跟人攀附关系,他心里快烦死了,这混蛋东西还在这里鬼叫!

    要是以往,欧阳骞这性子直接就跳脚了,此刻他浑身发抖,惊恐的看着前方。

    卢氏反应过来了,倏地看向苏九,“你不是骞儿的同学,你到底是什么人?”

    苏九抄着双手,斜着身子,就这么靠在了棺材上。

    此举绝对是对死者的不敬。

    欧阳耀虽然不是个东西,但是脸面还是知道要的,当即喝道:“来人!”

    自从欧阳家主死后,六个元皇就成了欧阳家最后的底牌了,时刻守在附近,等待调遣。

    六个人进来看见苏九的时候,表情有些僵硬,视线更是飘忽的不敢看过去。

    苏九手肘搭在棺材上,挺随意的:“我是来吊唁欧阳老爷子的,你们这作甚?”

    欧阳耀是被宠坏的典型例子,抬手就要让六个元皇动手。

    六个元皇哪里敢?连忙走到欧阳耀的身边低语,欧阳家主刚死,要是在灵堂打起来,那才真是大不敬。

    有了这个台阶,欧阳耀冷静了下来。

    这时,就听见欧阳骞颤声喊出一句,“爹……他他就是墨九!”

    墨九两个字,如雷贯耳。

    众人视线全部落在了容貌姝丽的少年身上。

    “我去,原来这就是墨九?可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长的的确好看,怪不得能把男人迷得五荤六道呢!”

    “咦,墨九来欧阳家做什么?欧阳家主生前跟他认识吗?”

    “嘘嘘,小声点,别看这墨九人畜无害,听说动起手来,狠得嘞!”

    众人瞬间噤声,生怕无意招惹到了这个小祖宗。

    欧阳耀一向花天酒地,对四九城布局不清楚,但墨九这人他是知道的,毕竟他儿子的伤就是拜他所赐。

    欧阳耀上下打量着面前的少年,不由得冷哼一声:“这么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东西,在四九城闹出那么大的风波,居然没有人拿他这么样?”

    众人:“……”

    沉默是金。

    明哲保身。

    卢氏还有点脑子,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僵,便道:“墨公子是吧?您一片好心过来,我们心里也很安慰。”

    欧阳耀眼睛一瞪,“闭嘴!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

    卢氏被骂的噤声,绞着手指,又无可奈何。

    苏九站直身子,捋了捋手中的香,“我先给欧阳老爷子上柱香吧。”

    弯腰鞠躬,便要将香插上。

    啪——

    欧阳耀快步上前,一把将她手里的三根香都打落了。

    苏九眉梢轻轻上挑,侧目看去:“我只是想给老爷子上柱香罢了,何必如此动怒。”

    六个元皇看见少年戏谑的眼神,没由来的后脊发凉,往后退了两步。

    生怕对方再次揪掉欧阳耀的脑袋,那血腥又残忍的画面,他们不想再看一次。

    欧阳耀甩袖,冷哼:“我们欧阳家不欢迎你,请你滚出欧阳家!”

    听听,多么嚣张又霸气的话。

    这要是三大家族里的某个少爷这么说,众人绝对会鼓掌叫好。

    可对方偏偏是失去顶梁柱的欧阳家不务正业的大爷,成天在女人怀里流连忘返,屁本事没有,就他娘的长了一张嘴。

    你说说看,这他娘的不是作死吗?

    众人就等着看他下场有多惨了。

    苏九却只是笑了笑,“既然心意已到,墨某告辞了。”

    少年潇洒的转身,离开前,指尖掠过棺材的边缘,瞥了眼里面的躺着的人。

    脑袋已经缝回去了,穿的人模狗样,为了颜色好看,应该是化了点妆。

    六个元皇在苏九走来之际,下意识的往后退,给他让道。

    在六人的注视之下,少年往前走去,走到转角,他们看见了少年唇瓣动了动:“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