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即墨家易主

    苏九脸埋在他怀中,嗅着他熟悉的气味,感受着背上缓慢的节拍。

    前厅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唯有六个元皇双目圆睁,吓得魂不附体。

    停滞了片刻,苏九缓缓地抬头,眼底的血色稍稍褪去,余下眉宇间浅淡的戾色,“无碍。”

    安抚了墨无溟一句,她转眸看向六个元皇,“欧阳家主被即墨泽阳所杀,墨无溟及时动手,你们才留下一条命。”

    能混到家族依傍的存在,六个人绝对不是傻子。

    “对!欧阳家主是即墨泽阳所杀,我们亲眼所见!”

    “多谢墨少爷救命之恩!要不是墨少爷,我等肯定已经被即墨泽阳那贼子暗害了!”

    六人脸上沾着血,为了活命,嘴上连连附和。

    苏九朝着尸体抬抬下巴,“还不快把你们的欧阳家主带回去。”

    墨无溟略微皱了皱眉,最终没有多说些什么。

    六人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起身,捡头的捡头,抬尸体的抬尸体。

    就在他们弯着腰,经过苏九身边之际,对方忽然侧目,朝着身旁的男人轻声道:“我下次尽量不这么血腥,吓到你了吧?”

    “不会。”墨无溟长睫低垂,心尖泛着淡淡的疼,声音低沉的:“以后我动手。”

    六人面色惨白,刚才压在他们身上的威压,那种恐惧感已经深深地刻进骨头里了。

    此刻,六人吓得差点把手里的尸体给丢出去。

    就这么颤颤巍巍,抬着血淋淋的尸体离开。

    两人暗戳戳的恐吓,无疑是生效了。

    苏九转身,望着他们的背影,眸光又沉又冷。

    墨无溟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下巴搭在她头顶蹭了蹭,“我刚才不是说笑的,以后我会动手。”

    苏九睫毛轻颤,敛起了眸中冷色,抬起头,“我刚刚也不是说笑。”

    墨无溟垂着眼睑,再次认真的回答:“我不怕,我只怕你把自己藏起来,不给我靠近。”

    苏九心头一软,伸手搂住他精瘦的腰,趴在他怀里,深吸了一口气。

    “唔……我家墨墨真香!”

    “只给你闻。”

    门口的护卫:“……”齁人。

    *

    墨无溟手下的人,行动非常快,下午就把即墨家的门边换成了墨家。

    起初没多少人发现,渐渐地就有人感觉得到不对劲了。

    原先即墨家对面是“墨府”,今天两个都是“墨府”了。

    “嘶……我这是鬼打墙了吗?”

    路人挠着头,看了看两家的护卫,除了相貌不一样,穿着变成了一样的了。

    莫不是门匾质量差,掉了一个字?

    兴许他这一提醒,还能拿到赏钱呢。

    路人撑着胆子,走到即墨家原先的门口,问:“这位爷,你们不是即墨家吗?”

    护卫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很有威严:“正是。”

    路人:“……”

    我耳朵瞎了?

    这是即墨家?

    路人抬头又看了看,纠结的看着护卫,却不敢再问了。

    护卫瞥了他一眼,有心把事情透露出来,便压着声道:“即墨泽阳上午夺权,杀害了二爷即墨舟,还险些杀了老家主。是我们家主子及时出现,才救了即墨家。”

    卧槽??

    什么玩意??

    路人瞪大双眼,顶着一头的问号,颤声道:“你家主子是……”

    护卫站的笔直,冷冷的丢出三个字,“墨无溟。”

    轰隆——

    路人脑袋炸开了,连为何改墨家他都没理智问了。

    横在门口的大路上,聚集了不少人。

    见到他跑下台阶,还差点摔了一跤,忙问:“陈子皮,你听见啥了?吓成这副鬼这样子?”

    陈子皮就是刚才的路人,他抱着头,喊道:“你们知不知道即墨家易主了!!”

    众人先是一愣,而后翻了个白眼。

    “谁问你这茬了?那即墨泽阳继承即墨家不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吗?”

    “嘶,不对啊,前几天即墨无溟出现了,即墨泽阳能这么顺利继承即墨家?”

    “啧啧,这事还挺没谱的,有即墨老家主罩着即墨泽阳,即墨无溟能怎么样?他能反了天去?”

    “不是!不是!是即墨泽阳夺权!”

    陈皮子摇头摆手,就这么吼出来。

    “……”

    全场静默了几秒,似乎在考虑自己刚才是不是听岔了。

    “你说即墨泽阳夺权?图什么?”

    “还图什么?估计是即墨老家主改变心意,要把即墨家的继承人给即墨无溟了吧!”

    “不对不对,现在即墨家改成墨家了!墨无溟原先是姓墨吧?司马昭之心,还把这件事推到即墨泽阳的身上,太恶心了吧!”

    陈皮子脑袋有些晕,按照刚才护卫说的话,解释道:“即墨泽阳都把即墨家二爷即墨舟都给杀了,听说还差点把老家主也杀了!是墨无溟出来救场,要不然即墨家现在都没了!”

    “那你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即墨家改成了墨家?”

    “……我,我刚刚没问。”

    众人嘘声一片。

    偏向墨无溟夺权,又把即墨泽阳推出来当替死鬼的言论较多。

    直到欧阳家家主死讯传出,六个元皇一致指认即墨泽阳干的恶事,言论才慢慢地平息下来。

    欧阳家跟墨无溟从未有过来往,八竿子打不着。

    倒是即墨泽阳与欧阳家走近的消息,几个稍微有点能耐的家族,都是知道的。

    虽不知欧阳家主跟即墨泽阳产生了什么利益上的争夺,但对于这件事,他们是深信不疑的。

    至于赫连和轩辕两家,对此虽然有所怀疑,但都没多说什么。

    欧阳家主所做的一切,早就伤透了欧阳蕴的心,得知父亲死讯她甚至都没有回去。

    轩辕家本就跟欧阳家没有来往,更加没有场合的必要了。

    欧阳家主一死,欧阳家成了一盘散沙。

    欧阳骞还在床上躺着,各种丹药吃了不少,伤口也的确恢复了不少。

    家中除了他,便是那群手下了,没有一个能顶的起大梁的。

    欧阳家里里外外都在哭。

    有人哭是因为欧阳家主死了,可以捞到好处。

    有人哭是因为欧阳家主死了,再也捞不到更多的好处了。

    就连欧阳骞的哭也是在哭,欧阳家快要倒了,再也不能享受欧阳家带来的权利了。

    没有一个人是真心的。

    苏九望着欧阳家门上挂着的白布,单手负背,缓缓地往里走去。

    门口的护卫互相看了看,这两天来吊唁的人很多,他们也没在意。

    何况对方穿着一袭白衣,素雅的很,不像是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