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1章 墨九就是赫连九

    墨无溟眸光清冷,语气淡淡地:“这么说,也有点道理。”

    即墨泽阳忽然冷笑了两声,跟着朝旁边的颜花犯看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

    嗖嗖两声。

    猝不及防手刀落下,又狠又准。

    扑通!扑通!

    两人趴在桌上的动静。

    那一刹那,即墨泽阳看见了墨无溟与苏九眼底的不敢置信。

    他抿唇,不赞同的看向颜花犯,“你不是喜欢苏九吗?为何还对她下手?”

    关于苏九的真实姓名,他已经从颜花犯哪里知道了。

    颜花犯站在苏九与墨无溟身后,负背而立,墨眉挑了挑,“九妹何等精明,若是让她清醒,时刻会被她翻盘的。”

    九,九妹?

    即墨老家主脸上神色骤然一变,“你说什么?什么九妹?”

    颜花犯凉凉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搭理他。

    即墨泽阳已经接过话茬,开始扎心了:“没想到吧?墨九根本就不是男人,而是女人。”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即墨老家主双目圆睁,激动地低吼起来,“如果她是女人,她为何不说?”

    颜花犯轻嗤了声,接过话茬,“还为何?看你这个老不死不顺眼呗!”

    他骂完,就瞥见一根大拇指在他左腿边竖起来,仿佛在说“干得漂亮!”

    ——那是!也不看看本少是谁!

    颜花犯眉梢飞扬,下巴高高抬起。

    忽然右腿膝盖一痛,被人用手肘重重的怼了一下。

    他站的这个位置,刚好能把中间的空隙挡得死死的。

    其他人全然没有发现异样。

    颜花犯恶狠狠地瞪了墨无溟一眼,伸手去揪他后领,“咱们还是把墨无溟的头先砍下来吧!”

    墨无溟:“……”

    苏九:“……”

    即墨泽阳抬眼望去,只当他跟自己一样,恨透了即墨无溟。

    他瞥了眼即墨老家主,冷笑了下:“不急,等会再解决掉他。”

    颜花犯:“……”你个傻逼!

    即墨老家主还在苏九女人的真相冲击之下,头晕脑胀,觉得无比的荒唐!

    “不可能……墨九不可能是女人…他是男的,你一定是故意骗我的,想叫我后悔!呵呵呵……我不会上当的!”

    他两眼赤红,恶狠狠地盯着即墨泽阳。

    本该动手杀了他的即墨泽阳,在提到苏九这件事情上的时候,忽然就来了兴趣。

    他主要是想看看这老头子后悔莫及的样子。

    伸手揪住老头子的头发,往后一扯,靠近他:“墨九本名苏九,她不仅是女人,还是真正的赫连九,赫连家的小姐!”

    即墨老家主瞳孔微缩,声嘶力竭的低吼:“你这个畜生!你已经得到即墨家了,还要编造这些事情来羞辱我,畜生!”

    见他这番失去理智的模样,即墨泽阳心里别提有多舒坦了,他笑着,“你现在已是垂死之人,我有必要编造这些事情来骗你吗?你也不好好想想,赫连夫妇为何在墨九伤到自家女儿之后,既往不咎,赫连聿为何跟墨九走的那般近。你真以为赫连夫妇上次去墨九的乔迁宴只是想去找茬吗?你不妨好好看看墨九这张脸像谁?”

    他抬眼,朝着颜花犯使了使眼色。

    颜花犯膝盖有点疼,横移两步,把苏九的脸托起来,朝着即墨老家主的方向。

    少年双眸紧闭,长睫盖在眼睑上,鲜明的五官,殷红的唇,但看着张脸就是一个女人。

    即墨老家主死死地盯着他的脸,像是为了找到不像的地方反驳,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出现了赫连歌那张脸,虽然不至于重合,但是带着心思的对比,却是越看越像的。

    他瞪大双眼,猛地佛开手边的碗盘,“不——不可能——!天下相似之人何其之多,你这个畜生,别想骗我!我不信,我不信——!”

    越是大喊,越是恐慌。

    如果墨九是赫连家的小姐,那么是他亲手毁了这桩婚事。

    是他亲手将即墨家作到了即墨泽阳这个畜生的手里!

    他不愿意相信,也不能相信!

    然而,即墨泽阳是下定决定要击垮即墨老家主,阴森的:“你猜?墨九为何一直带着抹额?”

    即墨老家主呼吸忽然变得艰难起来,目光狰狞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滚,滚开!”

    他挣扎着要推开即墨泽阳,奈何身体元气被毒素压制,根本使不上劲。

    即墨泽阳往后退了两步,他便狠狠地摔在地上。

    旁边的妇人连忙转身,扑在即墨泽阳脚下:“泽阳,你不要一错再错了,你现在已经得到即墨家了……你……”

    嘭!

    即墨泽阳一脚把他踹开了,“不要叫我的名字,恶心!”

    他像是怒极了,眼睛都是红的。

    即墨同回眸望去,愕然的,“即墨泽阳,你在做什么?她是你姨娘!”

    即墨泽阳冷眼扫过去,“姨娘,又不是我娘。”

    妇人脸色一白,低下头没说话。

    即墨同怒了:“你这畜生,你娘亡故之后,你姨娘哪里对你差了?她把你当成亲生儿子对待!”

    即墨泽阳冷嗤了一声,“需要女人的是你,我不需要娘。不过你放心,你是我爹,一辈子都是我爹。”

    丢下这么一句话之后,他弯腰,又把气得快要晕过去的即墨老家主拎起来,朝着颜花犯看去。

    颜花犯伸手去解开抹额,犹如刀锋的抹额尾端,轻轻浮了两下,并未攻击他。

    抹额扯下来之后,金色的凤尾花,活灵活现的映在额头。

    那是赫连九的身份证明!那是赫连家血脉的证明!

    即墨老家主眼神飘忽,受到了极大地刺激,喃喃的低语起来:“墨九……赫连九……赫连九……”

    颜花犯将抹额又扶正,带了回去。

    弯腰侧身之际,桌底下的脚尖,被人狠狠地踩一下。

    ——你妈!

    颜花犯感觉脚趾头差点碎了,表情更是扭曲在一起了。

    即墨泽阳手掌凝聚元气,朝着即墨老家主的头顶打了下去。

    “爹!”

    即墨同一下子冲上去,却因为旁边的威压,双腿狠狠地跪在地上。

    即墨泽阳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手上动作并未停歇。

    元皇等级的他,这一招下去,必死无疑。

    就在他手掌快要落地之际——

    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