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 实在不行多杀两个呗

    即墨泽阳并不理他,而是继续数:“二、”

    即墨老家主都被他气笑了,“你真是我的好孙子啊……你呵呵呵……”他笑着笑着笑容僵硬了,像是想起什么般,倏地看向苏九,“你也喜欢这个狐媚的脏东西!”

    肯定的语气。

    咔哒一声!

    即墨泽阳直接狠厉的扭断了即墨舟的脖子。

    “啊!爹——”

    即墨诗吓得尖叫,躲进了她娘的怀里。

    五个女人挤在一起,吓得瑟瑟发抖。

    “二弟……二弟!”

    即墨同瞳孔微缩,一把抱住了往后倒的即墨舟。

    即墨舟睁着眼睛,死不瞑目。

    “你……你这个逆子!”即墨同额角绷起青筋,朝着即墨泽阳怒吼,“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即墨泽阳却冷冷地道:“爹不是一直很赞同我继承即墨家吗?争权夺势,本就是你死我亡的场合。爹难道连这些都没想过吗?”

    即墨同白着脸,浑身发抖,却又无法反驳。

    即墨泽阳移开视线,将摔在地上的即墨轩拎了起来,“爷爷刚才没想好,就继续在想一遍吧?”

    “啊,小轩……”

    一个妇人冲了过来,跪在地上,抓住即墨泽阳的手,“泽阳,你要杀杀我,不要杀我儿子……呜呜,不要杀我儿子……”

    即墨轩被掐的直翻白眼,“唔……娘,你别过来……娘快走开……”

    即墨泽阳冷笑着看着他们这幅母子情深的模样,一脚就把妇人踹开了。

    他抬起眼,阴沉沉的:“把信物,交出来。”

    即墨老家主两眼发红,抓着桌角的手指关节泛白,“你,你这个畜生!我绝对不会让你这种心术不正的人继承即墨家!”

    “看来,您又做了选择了。”即墨泽阳冷冷的说完,就要用力扭断即墨轩的脖子。

    “轩儿!”妇人一口气没上来,晕厥过去。

    “等等!”

    即墨老家主终于松了口,他咬着牙,手指发抖,“我给,我给你。”

    即墨泽阳挑了挑眉,将人即墨轩丢在地上。

    “娘,娘……”

    即墨轩爬到妇人旁边,把她抱进怀里。

    即墨同抱着弟弟的尸体,忍不住低泣起来,“二弟,都是我对不起你……我从未想过害死你啊……”

    即墨同和即墨舟虽然时常针对,但是有一点挺好,双方从未真的动过杀意。

    两人年轻时候就知道自己继承不了即墨家,反而让两人感情没有产生裂痕。

    直到两人各自有了儿子之后,又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才有了明争暗斗。

    即墨老家主深吸了两口气,抬眼看向即墨泽阳,“玉牌藏在一个只有我知道的地方,你得带我过去。”

    即墨泽阳眯起眼睛,“真是老奸巨猾,都这个时候了还动歪脑筋!”

    扯开脸之后,他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即墨老家主了。

    即墨老家主只恨自己一辈子精明,临了了,被猪油蒙了心,糊了眼。

    他压着怒意,声音嘶哑,“我现在元气无法运转,哪里是你们对手?”

    啧啧两声,从旁边传来。

    苏九手底下巴,提出见解:“一般老奸巨猾的人,越宝贝的东西越贴身收藏,就算不在身上,也该在空间袋里。实在不行,你就再多杀两个人呗。”

    即墨老家主倏地扭头,那眼神仿佛能够把人生吞活剥了似的。

    苏九往旁边一缩,靠在墨无溟怀里,“我好怕。”

    墨无溟非常配合的拍了拍肩膀,还在试图挽回:“乖,别跟糟老头子一般计较。”

    苏九:“……”

    求你,放过我吧。

    即墨老家主怒极攻心,喉间一股铁锈味,又被他咽了回去。

    畜生!他真是养虎为患!

    即墨泽阳看见两人打情骂俏的模样,心里异常的恼怒。

    但是想起苏九刚才帮他说话,眼底浮起波动,瞥见颜花犯的身影,又忙把过激的情绪压了下去。

    顺着苏九的话道:“所言极是,你要是再拐弯抹角的动心思,我就断了你的双手!”

    “你敢!”

    这下即墨老家主无法稳住了。

    他叱咤神武大陆多年,掌管即墨家族,受到诸多的尊敬!

    若是双手被废,他还有什么威严!

    此刻,他似乎完全忘记了,他连能不能活还是个悬念。

    即墨泽阳冷冷的:“那就把信物交出来吧!”

    即墨老家主再不甘愿,也不敢拿自己的双手去赌了。

    之前还言辞凿凿,绝不让心术不正的人继承即墨家。

    双手受到威胁之后,他这不还是顺从了。

    即墨泽阳讽笑着,让护卫去把玉牌拿过来。

    即墨老家主抿着唇,盯着即墨泽阳,“从今往后,你就是即墨家的家主了,我以后再也不会插手即墨家的事情了。”

    这表态挺好的。

    即墨泽阳却眯起眼睛,一把抽出长剑,“即墨家继承人第一课,决不能心慈手软。”

    即墨老家主双目微睁,“你想干什么?我不是已经把信物给你了吗!”

    即墨泽阳慢吞吞地往他跟前走,语气冰冷,“年纪大了,果然连脑袋都不好使了,在这世上,只有死人的话才是最可信的。这也是爷爷教我的!”

    即墨老家主心头拔凉,扭头看见墨无溟,“你才是即墨家的继承人,你难道要看他如此抢走属于你的东西吗?”

    这老头还真是挺不要脸的,但不得不说这时候还能挑拨,也是够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