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你有很多妈?够炸吗?

    墨无溟先是看了苏九一眼,而后微微侧目,并不是很习惯的开口:“死老头,你脑袋被驴踢了?”

    是的,他在骂人给苏九听。

    苏九差点笑出声,扭头看他,摇头:“你不适合这个画风,听话,别再用这个语调了。”

    没有得到夸奖还被嫌弃了,墨无溟薄唇紧抿成一条线,挺阴郁的。

    即墨老家主双目圆睁,不敢置信的看着墨无溟:“你这个孽障,你刚刚说什么?”

    墨无溟觉得刚才没有发挥好,有些不甘心的又想了一句:“说你脑袋有问题,没有九儿我要即墨家做什么?有金山银矿我也不屑,你就算跪在求我,我也不要。”

    噗……

    苏九直接笑出了声,实在是憋不住。

    墨无溟冷着脸,幽幽地眼神落在少年的脸上,满是控诉。

    “咳咳……不怪我,哈哈哈,你真的不适合……哈哈哈……”苏九歪着头,趴在桌上,笑的直不起腰。

    墨无溟自闭了。

    他跟颜花犯骂的差不多,怎么就不适合了?

    越想越不高兴,连带着看向颜花犯的眼神都比平时更加狠戾了几分。

    颜花犯:“……”

    你妈,你自己不会骂人,还怪我不成?

    两人无视他人的行为,彻底惹恼了即墨老家主,一挥手:“杀了他们!一个不留!”

    几个夫人和小姐起身便要离开。

    这种血腥的场合不适合她们观看。

    然而,就在她们起身要走的刹那,一股强悍的威压迎面袭来,将她们强行按了回去。

    这股威压若是平时即墨老家主是不放在眼里的,眼下他竟然感觉到了一丝丝重力。

    他抬眼,狐疑地:“做什么?”

    十二个元皇高手笔直的站着,并没有回他的话。

    即墨泽阳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身边跟着两个元皇高手。

    除了墨无溟,苏九和颜花犯之外,桌前的其他人都愣住了。

    包括即墨泽阳的父亲即墨同,他略微一惊,“泽阳,你做什么?”

    即墨泽阳朝着父亲点了点头,而后走到桌前的位置坐下,端起桌上的酒,抿了一口。

    这才缓缓地开口:“恭祝爷爷福寿安康,以后即墨家的一切孙儿都会搭理妥当的。”

    时机已到,无须伪装。

    权利令人迷失方向,也让人不择手段。

    众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即墨泽阳这是要夺权!

    一行人第一反应就是运转元气,但是身体乏力之余,又被威压克制住了。

    即墨同愕然的:“你下毒了?”

    即墨泽阳颔首,“为了保险起见,请父亲莫要责怪孩儿。”

    即墨同无言。

    夺权的事情,他不是没想过,但是实力相差太远,又顾及父子之情……

    他倒是没想过,他不敢做的事情,他儿子做了。

    即墨泽阳是即墨同的儿子,但不是即墨舟的。

    即墨舟脸色铁青,“即墨泽阳,你是即墨家的子孙,你竟敢残害亲人,你简直罪不可恕!”

    即墨泽阳满脸冷笑,“即墨家子孙?残害亲人?叔父此言差矣,你们只是暂时不能使用元气,我又没伤害你们?又何来的罪不可恕?”

    一向跟炮仗似的即墨轩,眼神开始寻找即墨青的身影。

    似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即墨泽阳微微抬手,“带进来。”

    两个护卫拖着浑身是血,昏迷不醒的即墨青,丢在了地上。

    即墨泽阳扭头看着,一脸可惜的表情:“即墨青是个衷心的好护卫,可惜跟错了主子,还拒不背叛你。”

    听见这话,即墨轩的眼睛都红了:“你这畜生!你还说你没残害即墨家的人!”

    即墨泽阳朝着他笑了笑,下一瞬强悍的威压甩过去,直接将他掀翻在地。

    即墨轩撞在后面的矮桌上,当即吐了一口血。

    即便即墨泽阳断了一条胳膊,修为上的碾压,想要动即墨轩,轻而易举。

    苏九一边看着,一边小声鼓舞:“打起来!打起来!”

    墨无溟将面前的碗盘,往里面推了推,拿出准备好的凉茶,“喝点茶,润润嗓子。”

    两人的互动,声音不算太低,足够现场其他人听见。

    即墨老家主脸色青白,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他怒视即墨泽阳,险些咬断压根:“你这个孽障,到底是何时开始图谋家主之位的?”

    尽管他元气受阻,那身家主的威严,却丝毫不减。

    即墨泽阳眯起眼睛,陡然提高声音:“我本就是即墨家的继承人,何来的图谋!”

    一股滔天怒火冲向脑门,即墨老家主怒喝,“既然如此,你现在这番作为,又算什么?”

    即墨泽阳忽然笑了起来,他起身,手指划过桌沿,来到了即墨舟跟前。

    “把即墨家的信物交出来。”

    即墨老家主眸光锐利,“你既然谋划了夺权,那也应该拿到了信物才对,你不会连信物都没拿到,就走这一步了吧?”

    语气里带着嘲笑。

    即墨泽阳冷眼回望:“即墨家上上下下我都找了,除了你身上。我知道,除非是你自己交出来,否则靠近你这个老头,必定死路一条。”

    即墨老家主脸上沉稳的笑容还没来得及露出来,就僵住了。

    只因,即墨泽阳一把掐住即墨舟的脖子,“你以为我为何会提议你举办八十大寿,而不是家宴?你有两条路,死守信物,亲眼看着儿子去死。”

    这个行为有点超纲了。

    即墨同震惊的喝道:“泽阳!你不要胡来,他是你叔父!”

    即墨舟也被他的举动搞的胆战心惊,先前的长辈姿态都没了,颤着声,“泽阳,你冷静一点!”

    即墨泽阳并不理会他,已经收紧了手指。

    这个举动让其他人白了脸。

    即墨兰和即墨诗直接吓哭了。

    眼前这个即墨泽阳是他们认识那个大哥!

    即墨老家主额头也浮起了一层冷汗,他吞了吞口水,眼珠一转,“好,我可以把家主的信物交给你,你,你去把墨九给杀了!”

    正在看戏的苏九:“……!”

    你有很多妈吗?

    够炸吗?

    即墨泽阳瞥了苏九一眼,薄唇紧抿,并没有接受即墨老家主的提议,已经开始收紧手指了。

    “我数三声。一、”

    即墨老家主神色一变:“你为了墨九,要杀你亲叔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