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九儿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这时,对面的即墨兰和即墨诗站了起来。

    “上次失礼之处,实在是抱歉!”

    “三弟,祝你们幸福!”

    两人纷纷举杯。

    装模作样谁不会呢?

    墨无溟和苏九也举起酒杯,轻微的扬了扬。

    两人就跟哑巴了一样,光是用表情来回应。

    偏偏你还挑不出刺!

    即墨兰和即墨诗有些郁闷的坐回原位,旁边的三个妇人,互相对视一眼。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五个女人一起都快两台戏了。

    一个妇人站起来,举起酒杯:“爹,儿媳祝您延年益寿!”

    随着她的话,其他几个也都起身敬酒,说祝词了。

    总算是有点寿宴的氛围。

    即墨泽阳端起酒杯,朝着笑吟吟的即墨老家主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即墨老家主笑容满面,余光扫过少年姝丽的脸庞,漫不经心的点点头。

    “我去后厨看看,寿桃有没有好。”

    即墨泽阳借口离开,扭头的时候看了颜花犯一眼。

    颜花犯若无其事的喝了一杯酒,而后低语,“九弟,我内急,出一下。”

    苏九挑起一边眉毛,淡淡的点头。

    颜花犯起身,守在旁边的下人便迎了过来。

    外面,走廊上。

    即墨泽阳背对着房门而站,听见动静,侧目看了过来。

    下人看见颜花犯走向即墨泽阳,便就站在门口,没跟过去。

    两人站在走廊下,互相交换了东西,很快颜花犯就回来了。

    饭厅里欢声笑语。

    颜花犯坐回原位,拎起酒壶,一边给苏九添酒,一边压低声:“看到好戏了吗?”

    苏九手抵着下巴,余光轻扫,“你看到了?”

    颜花犯眸光转深,勾了勾唇角,“一点点。”

    两人靠得很近,几乎头挨着头了。

    其他人看向颜花犯的眼神都带了几分疑惑,即墨老家主有些迟疑的:“这位年轻人从未见过啊?小墨,这是你朋友?”

    墨无溟面无表情的:“是我朋友。”

    颜花犯下巴一抬,出言否认,“我是墨九的朋友,我与她是八拜之交的好兄弟,生死与共的那种。”

    墨无溟冷冽的视线扫去:“要死你自己去死。”

    颜花犯心头一哽。

    即墨老家主捏着酒杯,目光沉吟打量着颜花犯。

    即墨轩皱着眉头,语气不善的开口:“爷爷八十大寿,你们在说什么死不死的?知不知道忌讳!”

    颜花犯看了他一眼,面生不认识,看他的模样,没有威胁性。

    即墨轩被他看的心里有些犯恶心,总觉得坐在墨九身边人都会中了跟即墨泽阳一样的邪。

    一双蓝眼睛,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如是想着,恶狠狠地瞪了颜花犯一眼。

    即墨舟暗暗地扯了扯他袖口,让他收敛点。

    想到等下的好戏,即墨轩哼了一声,看向门口的方向。

    即墨老家主微笑着抬起手,“吃,别客气啊,等过些日子,我亲自给你们俩主持一下,好给你们俩真正的确定了。”

    没有明说,但是那个意思到了。

    “谢谢爷爷。”

    墨无溟坐的笔直,左手端着酒杯,右手毫不避讳的身边的少年搂进怀里。

    苏九顺势靠在他怀中,小脸往里一埋,肩膀止不住的耸动起来。

    这番举动在外人看来,自然以为他是喜极而泣了。

    即墨同的夫人温柔一笑:“墨九这孩子长得是真没得挑啊。”

    即墨舟的夫人出声附和:“这孩子心思也是柔软的,这段时间也受了不少非议啊。”

    即墨兰和即墨诗对视一眼,眼底满是嘲讽。

    一个男人真以为自己能嫁给即墨家吗?

    白日做梦!

    就在她们几乎都要笑出声的时候——

    少年坐直身子,从墨无溟怀中出来。

    “多谢两位关心。”

    上扬的唇角,染笑的眉眼,熠熠生辉。

    喜极而泣,根本不存在。

    好几个女人表情都僵了僵。

    即墨老家主也抿了抿唇,捏着酒杯,再度看向墨无溟:“你们俩人之间我并不反对,但是你有没有考虑过即墨家的未来?”

    墨无溟微微抬眼,挺惊讶的:“爷爷不是将继承人给了大哥吗?”

    即墨老家主眉心微蹙,语气发沉:“你是清楚地,爷爷心中最属意的人选就是你。我对你的要求也不高,你们俩可以在一起,但不能公开。”

    这一点几乎跟轩辕老家主当初所说一般无二。

    即墨老家主心里还有其他的算盘,这段时间他也想了很多,墨九背后的势力,说不定还能帮到即墨家。

    只要他们愿意给即墨家留点面子,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最后都是即墨家得利。

    墨无溟静静地听完,去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侧目,将决定交给了身边的少年。

    “九儿,你愿意吗?”

    一股火气往脑门上顶,即墨老家主差点把酒杯捏碎,仍然装作无事的:“小墨,爷爷还是挺喜欢你的。”

    啧,好戏终于开场了。

    苏九眉眼轻抬,两指捏着酒杯转动着,犀利的挑出关键点:“维持即墨家颜面的前提,是不是说墨无溟必须再去一个正派夫人回来?”

    内心所想被拆穿,即墨老家主也不觉得有什么,反而点了点头,“那是当然了。”

    苏九玩味的勾起唇角,戏谑的开口,“老爷子,您什么好处都想吃,胃口是不是有点太大了呢?”

    即墨老家主捏着酒杯的手指一紧,眯起眼睛,“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愿意了?”

    苏九淡淡的点头,“嗯,不愿意。”

    即墨老家主沉默的看向墨无溟,闪过一丝狠戾:“无溟,你的意思呢?”

    福叔一直远远地站着,忍不住朝着即墨无溟挤了挤眼。

    我的无溟少爷啊,你千万不要犯傻啊!

    墨无溟漠然的看向即墨老家主,一丝一顿,“九儿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即墨老家主老脸紧绷,“啪嚓”捏碎了手中酒杯。

    欻欻欻!

    数道身影,前前后后,里里外外,将饭厅包围。

    十二个元皇进来之后,就把圆桌全部围住了。

    即墨老家主阴沉着脸,盯着墨无溟:“只要你动手把墨九杀了,从今以后即墨家就是你的。”

    这句话无疑是触碰到了逆鳞。

    墨无溟与即墨老家主的关系,早就不知隔了多到代了。

    若正要论尊卑,从血脉上来讲,他本就是高于即墨家这些人的。

    称呼他一声爷爷,不过是给他面子罢了。

    现在他不要这个面子,他自然也不会硬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