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好戏值得等待

    即墨轩抱拳拱手,贱兮兮的:“我要恭喜你啊,今日之后,即墨家的家主之位,就跟你无关了。哈哈哈……”

    即墨泽阳眯起眼睛,冷冷的:“我好歹还曾经拥有过,你呢?连边都没摸到过。”

    “你!”即墨轩气得脸色铁青,“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他一甩袖,往外面走去。

    即墨泽阳来到前厅之后,四下扫视一周,又往里面走去。

    即墨家,非常的安静,前所未有过。

    有种暴风雨之前的宁静。

    书房里。

    即墨老家主沉稳的坐在那,福叔则站在一边。

    书房中间,站着十二个护卫,全部都是元皇等级的高手。

    即墨老家主阴沉着脸,厉声道:“今天的事情,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是!”

    十二个护卫气势很足。

    为首的人,忽然问了句:“若是孙三少爷抵抗,那我等……”

    即墨老家主眼底掠过一道寒光,“先抓墨九,若是他依然不受威胁,拼死抵抗的话,斩草除根!”

    又狠又毒。

    不能为他所用者,杀无赦。

    十二个护卫心头一凌:“是!”

    福叔有些不忍,“家主……”

    即墨老家主抬起手,制止了他,“做大事者不拘小节。”

    福叔又把话咽了回去。

    希望无溟少爷能够看清局势,不要一条死路走到底啊!

    叩叩!

    两道敲门声。

    即墨泽阳推门而入,恭恭敬敬的:“爷爷,一切已经安排妥当。”

    即墨老家主微微颔首,看向即墨泽阳的眼神,充满了欣慰:“泽阳,若是无溟再不识好歹,你便莫要再替他说话了,即墨家就是你的了!”

    福叔略微皱眉,无声看了即墨泽阳一眼。

    这段时间下来,他总觉即墨泽阳不像是表现出来的那般顺从。

    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可能如此无怨无悔的帮助一个竞争对手。

    心里再怀疑,即墨泽阳从未表现出过异样,无从考证。

    或许,是他想太多了吧。

    即墨泽阳眉眼低垂,语气挺无奈的:“爷爷,我相信这次之后,无溟肯定会懂事的,不会白费爷爷一番心思的。”

    即墨老家主叹了一口气,“他要是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

    呵呵……

    再懂事又有何用?他还不是选择墨无溟!

    即墨泽阳眼底也浮起了讽笑,淡淡的:“爷爷这次寿宴没有大办一场,过两日再补上吧。”

    丧事一起办。

    即墨老家主绝对是个精明的人,但是再精明的人也有纰漏的时候。

    他自己全心全意都是为了即墨家,便以为这些年轻一辈也会提即墨家着想。、

    全然忘记了自己以前是如何对待墨无溟的父皇墨子砚的。

    墨子砚当年不论是天赋还是血脉,对于即墨家未来的发展,都是极好的。

    他还不是设计陷害,把墨子砚逼的退出神武大陆!

    如今让即墨泽阳把即墨家拱手相让,几乎是历史重演。

    即墨泽阳离开了书房,脸上的表情瞬间就阴鸷了下去。

    属于他的即墨家,绝不会让给其他人!

    一场战争,即将拉开。

    *

    墨无溟,苏九,颜花犯三人是护卫带进去的。

    路过的下人见到墨无溟都无比的恭敬,仿佛他从未离开过即墨家一般。

    护卫带着他们,直奔着后面的饭厅走去。

    家里虽然没有太热闹,但是行过之处都挂着红绸。

    饭厅里,即墨家所有人都在等着。

    即墨老家主,即墨同,即墨舟,即墨轩,即墨泽阳,就连即墨家的女眷也到场了。

    虽然是鸿门宴,但是今日的确是即墨老家主的八十大寿。

    桌上菜色挺多,摆满了圆桌。

    即墨老家主在瞥见苏九的刹那,眼底是抑制不住的冷意,却又只能强压下去,笑着:“坐坐坐!”

    和蔼可亲的跟看见亲孙子似的。

    墨无溟淡淡的颔首,给面子的喊了声,“爷爷。”

    即墨老家主站起来,抬了抬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快坐吧!”

    墨无溟一向是挨着他右手边坐着的,今日也不例外。

    苏九自然是坐在他身边了。

    颜花犯顺势坐在苏九身边。

    即墨泽阳拎起酒壶,来到他们身边,一一倒了一杯酒,在颜花犯身边之际,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今日是爷爷八十大寿,之前的恩怨和矛盾,希望大家可以一笔勾销。”

    即墨泽阳站在颜花犯身边,朝着苏九他们说道。

    墨无溟和苏九都没有出声。

    即墨泽阳就这样被晾在一边。

    即墨老家主端起酒杯,举了举,“爷爷之前太过冲动,没有顾及你们俩的颜面,也实在是吓到了。爷爷自罚一杯!”

    装还是要装到位的。

    这次墨无溟和苏九纷纷端起酒杯。

    即墨泽阳压着怒意,转身坐回位置上。

    饭桌上,很快传来了关怀的寒暄声,两个姐姐不停地在找墨无溟说话。

    基本上聊得一些话题,都是墨无溟这段时间在即墨家做过的事情。

    苏九有些无聊的,靠近墨无溟:“饭菜味道不怎么样,啥时候开始唱戏啊?”

    墨无溟唇角翘起两分,又压了下去,“好戏值得等待。”

    苏九挑眉,这倒是真的。